「中西艺术的区别――兼谈文学与绘画的关系」讲座报道

 

 

一幅画作出色与否,画者的文化底蕴占据了很大的比例,中国画的情况尤为如此。在此前提上,被公认为中国美术批评第一人的中国人民大学陈传席教授一再强调,“文化”不能被舍弃,“传统”也应该被保留,因这都是中国画的卖点。

 

陈传席教授于2017222日,下午230分至430分,于LDK2讲堂主讲「中西艺术的区别――兼谈文学与绘画的关系」,而此讲座亦吸引本校与金宝培元独立中学师生踊跃参与。在主持人黄文斌老师为主讲者背景与讲座渊源略作介绍后,陈教授以三幅中国汉画为本场讲座掀开了序幕

 

 

汉画乃两汉时期装饰于墓祠等建筑物上的作品,而陈教授展示的三幅汉画,分别以《二桃杀三士》、《范睢受袍》、《荆轲刺秦王》为主题。解说以上汉画的过程中,陈教授给大家传达了一个重要观念――美术系的同学可以不了解以上汉画的内容,但中文系的同学一定要懂,同时强调“搞文学的人头脑要灵活、知识面要广、要能沟通”,否则即使看到画作也不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陈教授继而说明中西艺术风格的区别:(一)中国画以“线条”为主,西方画以“面”为主;(二)中国画不必太写生,西方画绝对真实。不过,造成以上两点区别的根本原因,实际上在于物质材料。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丝织品的国家,但丝织品很柔软,因此只能用毛笔作画,颜色也是淡淡的墨。在丝织品上作画时,人们尚未有衣服的概念,只是在丝织品上画一道道的横杠,再挂在人们的颈项上,用以表示官员的职别以治理天下。西方人则在丝织品出现了1500年之后,才生产亚麻布。这种亚麻布材质很粗很厚,只能用粗刷子在上面画画。两者的绘画工具与材料不同,呈现出来的作品,自然也大异其趣了。

 

 

此外,中西的审美观也有差别,一在神遇,一在目视。举例而言,中国画以石头、梅兰竹菊最美,西方绘画以红花绿叶的玫瑰花最美。石头的美,是因为它代表了“气节”、不倚不靠,但它的美不是靠眼睛看出来的,而是蕴含在石头本身所代表的意义之中。至于中国画纯用水墨,是道家思想所带来的影响,随后再通过文人作画得到了进一步的展现。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文官治政”的国家,但同期的西方国家里头,贵族的地位却依然是世袭的,因此西方人没有所谓得意或失意的心态。中国有着“文以载道”的观念,文人有使命感,他们不管失意或得意,都表现在作品中或绘画中,因此中国画中也有一类“文人画”。中国的文人都懂得书法,画作中有“书法用笔”,赋予中国画另一种新格调。

 

文化内涵,对中国画来说,是个大问题。“以前的画上必须题诗,但是现在很多画家基本上都不会题诗,也不懂平仄,反映不出文化。”在画上题诗,绘画的内涵、用笔等,都表达了文人的内涵,是中国文人画最高的卖点,而中国古代对画家的要求也包括了须具备文化素养。这是工匠画与文人画的差别。

 

黄文斌老师总结,古人的文化素养、诗词,基本上是融为一体的,并认为陈教授最精彩的言论,是“我们的画可能不如工匠,但因为我们懂得书法,有文化素养,画出来的画也跟工匠不同了”。中华艺术组组长林志敏老师与现代文学组组长李树枝老师则分别提问中西文化是否有交集点,同时应该如何掌握画作中的文化内涵,并针对某些画家的画风,询问陈教授的评价。

 

 

陈教授回应的重点,仍在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中国画的最大卖点,“中国画很容易学,但最难理解,主要还是在个人的学问与文化基础上。”即便要采用西方的方法,也仍要以中国画的技巧为主体。很多现代派的创新,都让人看不懂,因此中国画不应抛弃传统文化。在黄老师要求下,陈教授也以数幅画为例,说明评价书画的标准,随即平空示范“一波三折”的笔画技法,虽无纸笔在手,依然功架十足,流露出画家的风范。

 

诚如陈教授所言,习字画要有文化作根基,而讲座中没有提到的,是文化涵养要靠平时多读书累积而来。陈教授曾在某个专访上说过:“好作品有一股清气在里面……这种有清气的画家必定是有文化的人,清气一半来源于天赋,一半来源于读书。”在其概念中,勤读书与个人的学养,对书画境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勤读书,是一个必经阶段。

 

(陈慧倩报道,部分照片由叶蕙老师提供)

 

 

 

 

Last updated: 25 Jan 2018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