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会馆考察行(三):甲必丹资料收集

时隔三个月后,黄文斌老师再次到马六甲考察,本次目标乃收集马六甲甲必丹及其血缘会馆的资料。需要一提的是,本院硕班毕业生阮湧俰至中国厦门深造时,结识了马六甲第二任甲必丹李为经(1614-1688)族人,因此本次的考察行也联同厦门李氏族人一行三人一起进行,而黄老师也从李氏族人手上,得到了珍贵的李氏族谱电子档。

 

2014721日,李氏族人先在八打灵校区进行一场交流与资讯分享。会上,阮湧俰同学报告了本身的发现――第三任甲必丹曾其禄(曾耀及,1643-1718)夫人李淑惠(李为经女儿),也被称为李成金;而李氏族人也在会上提出了本身的疑问――李正壕(1662-1708,李为经儿子)的神主牌上,不知为何并没有刻上儿子李朝公的名字。与会的中华研究院老师们积极参与讨论,怀疑李朝公可能早夭,这么一来,李正壕这一支的香火可能到了李朝公就结束了。交流会结束时已超过下午四时,黄老师及李氏族人各别驱车前往马六甲,约定翌日早晨再碰面。

  

尽管如此,黄老师的考察行并没有到此告一段落,而是继续收集第三任甲必丹曾其禄的资料。我们在沈慕羽长公子――沈墨义先生的带领下,造访马六甲龙山堂(曾氏公会)管理人曾先生。龙山堂位于马六甲海山街,是一所保有古旧设计的建筑物,早期由峇峇商人曾西聘(1838-1925)捐出,曾西聘同时也是青云亭理事。在对面的建筑已纷纷改建成酒吧或餐厅的情况下,入夜的龙山堂不失其气势,建筑外观看来已获后人悉心打理。

 曾先生透露,该会早期招收的会员包括曾、邱二姓。会馆常年活动在每年的清明节,只有在这一天,会馆才会开放让人们进入,同时也会去祭拜曾其禄,视其坟为龙山堂之祖坟。当天也会举办晚宴,出席者约有百多位,其中会员有26人,理事7人。除此之外,会所内也供奉了曾氏先辈的牌位,每逢有关先辈的忌日,都会有人过来祭拜。目前会所内可见最老的古文物志明1928年。 

 

2014722日一早,黄老师与李氏族人,以及随行的阮湧俰、侯慧雯及陈慧倩同学一行人前往拜祭李为经。李为经的墓地原本属三宝山一部分,随着时代的发展,其墓地四周已改建成住宅区。李为经的墓园目前由青云亭打理,单独座落于住宅区中,也可谓李为经墓园的一大特色,墓地的石狮造型特殊,但已开始风化,可证此墓的存在的确有一段时日了。李氏族人虔诚上香祭拜,还在墓前行三拜九叩之礼,李氏族人中年纪最长的李永昌先生还用心书写了一幅字赞颂李为经的功德,同时念念不忘李为经的心愿乃落叶归根,希望能有一天把李为经回国,了其心愿。


接下来的行程,乃前往宝山亭及三宝山拜祭曾其禄。按照惯例,黄老师先带领大家到宝山亭膜拜大伯公,再往三宝山上走。曾其禄墓地的规模比岳父李为经来得大,李氏族人也在其墓前祭拜。发生在三宝山上的另一小插曲,乃阮湧俰同学怀疑李正壕的墓地就在附近;我们在曾其禄墓地周遭走了一圈仍一无所获,最终放弃寻找,离开三宝山前往青云亭。

     

青云亭的立功立德堂挂有李为经的画像及供奉李为经的牌位,堂内一个碑文也记载了薛文舟为李为经立神主牌,原来是李为经托梦所致。为大伙导览了立功立德堂内的一碑一物之后,黄老师带领李氏族人拜访青云亭管理处,与他们进一步交流。李氏族人先移交一份赞颂李为经的纪念座,再向管理处展示其电子档族谱,获得了管理处的真诚回应,表示青云亭目前需要的,正是来自原乡的资料。

时间所限,本次行程相较以往稍显行色匆匆。然而,经过数次考察,黄老师开始思考:马六甲血缘性会馆的成立,是否远远迟于地缘性会馆?这有待更多的史料来证实。

(陈慧倩报道)

 

Last updated: 26 Mar 2015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