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燕鹏博士以华北与闽南为例谈区域社会史研究

 

在这崭新的一年,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的「闽南文化研究组」继续本着推广国内闽南文化研究的宗旨,陆续举办及推动闽南文化研究的学术活动。18日这天,闽南文化研究组迎来了2014年第一场精彩的演讲,来自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目前在马大中文系担任访问学者)的宋燕鹏博士受邀于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主讲《区域社会史:作为方法论的一种历史观――以华北与闽南为例》,并由张晓威院长担任主持。该讲座出席者包括本院老师、硕博研究生、马大中文系本科生及马来西亚陈嘉庚纪念馆馆长邹璐。

 

主讲人宋博士表示,中国有七大方言,而其中四种(即客家话、福建话、福州话、闽北话)就在福建。而来自北方的他,一过长江就是方言,倘若不会说普通话,沟通上就成了问题。因此,他说马来西亚华人一定要学华语,以解决区域方言上的沟通问题。

 

宋博士首先以区域(Region)及地方(Local)的差别,简单却明朗地带出今天的主题。宋博士指出,区域是讲一个界限,可大可小,因此区域立足点更全面及客观。

 

其讲座纲领如下:(一)作为区域的「华北」和「华南」;(二)区域历史发展的比较――华北和华南;(三)华人民间宗教形成机制的比较――以华北二仙和闽南妈祖为中心;(四)闽南历史文化的演变特点。

 

宋博士表示,年鉴学派对他的影响甚大,其中包括布罗代尔《15-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及勒华拉杜里的《蒙塔尤》。马克·布洛赫(Marc Bloch1886-1944)《历史学家的技艺:为历史学辩护》。该书阐述了历史学家需要具备几个技能,即历史感、史料分析的能力、考证的能力、整体观及因果观。

 

宋博士认为,「区域」是经常被当做地理范围的概念来处理,无论是以自然地理的山脉、流域、盆地、平原,还是以人文的族群分布、信仰覆盖的人群、语言风俗的传播,抑或是乡村、城市等人群聚居为标准,总归是可以用一定的标准划分出不同的地理范围来供研究者来处理。他认为,学者必须有「为什么划分为这个区域?这个区域现在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形成的过程是什么样子的?」而最终回答的答案是「是什么样的外在和内在的动力使得这片区域最终形成现在的样子?」

 

针对华北与华南的差别,宋博士作出了以下的比较:

华北

比较之处

华南

民族融合

民族

少数民族的逐渐汉化

比较少,神灵历史悠久

神灵数量

比较多,神灵多为唐宋以后

朴实

庙宇外形

豪华

暗地化

巫的存在形态

重巫鬼

以「二仙」为例

宗教形成机制

以「妈祖」为例

 

除此之外,宋博士亦为闽南历史文化的演变特点进行说明与分析。他指出,闽南自唐代开始出现文风,北宋开始形成士人阶层。那是由于山多,农业资源少,形成了一股读书风。闽南的人口增加的速度加快,而漳州、泉州地区的发展也显差异。他表示,在国家大一统的文化意识形态下(儒家礼法),允许地方上存在差异,存在着大传统与小传统。

 

宋博士亦以槟城――乔治市――威省为例,例举区域认同的差别。他强调,当离自己的祖籍越远,身份认同的区域越大,反之亦然。

 

总结而言,宋博士认为中国南北区域所体现出来的差异基于汉文化同质的基础之上。在大一统的中国,地域广阔,如何维持这个统一的局面,强化中央的权威,削减地方势力,就成为秦汉以降各个朝代的重头戏。然而要维持并不容易,因为中央无法照顾到各个地域的利益,而各个地域有没有足够的实力来达到稳定,因此「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他补充,维持大一统的儒家礼法,强化中央集权,最后往往国家战胜了地方,使大一统的局面占主流。此外,他强调,区域社会史所要关注的是各个看似不同的区域,因何能够维持大一统的局面,并且不同区域之间的差异能够最终共存。

 

在马来西亚待了将近一年多的宋老师,认为马来西亚遍地都是研究的题目,许多课题可待详细研究。他建议,区域性的社团、庙宇、新村课题都可以做;而有关槟城古迹区的题目,由于太多人研究了,大可省略了。本院张院长表示,这一次很荣幸能在宋博士回国前,有机会与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师生进行交流。希望日后能有更多机会进行类似的学术交流。

(摄影/报道:侯慧雯)

 

 

 

 

Last updated: 15 Aug 2014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