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兰教授谈金门商帮与闽南商人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闽南文化研究组,本着扮演推广国内闽南文化研究的推手角色,续在913日于八打灵再也校区主办了闽南文化研究讲座系列(四)。此次的讲座很荣幸邀请到中央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暨亚太区域专题研究中心执行长朱德兰教授主讲《金门商人研究:金门商帮1862-1961》,并由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张晓威院长担任主持人。

 

朱教授对金门人的海外活动、日本华侨中的金门人,以及对于长崎泰昌号与泰益号金门商业活动,与金门移民网与泰益号交易圈进行解说与分析,最后以商帮结合理论的再思考作为结语。该讲座图文并茂,所呈现的文献,有助于出席者在短时间内更容易吸收资讯。

朱教授说,郑成功为了反清复明,1646年占据金门,当时为筹足粮饷、给养军队,由金门航往东亚的船舶很多;海上交通遍及各大港口,贸易活动相当活跃。而1920世纪,华南地区出现前所未有的移民潮,其实与内忧外患的种种因素有关。与此同时,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在南洋势力的增长,需要众多华工在其殖民地从事开垦、建设等,也给闽、粤沿海居民提供了谋生机会。故此,金门人在推拉作用下,先后在海外建立了侨团据点。其中,以金门人在日本经商为例。福济寺后面有一片坟山,建造了300余座墓碑。其中刻有金门籍的超过50座。这正是金门人移民日本的证明。

1871年中、日签订修好条约、通商章程后,移民身份得以合法化。然而,移居日本的金门人与移民东南亚的华侨不一样之处是在日本的华侨并不是从事苦力工作,而是从事有一技之长的技工为主,俗称三把刀(剪刀、菜刀、剃刀)

由于金门的地理环境欠佳,不利于捕鱼业,而只能在岛上栽种地瓜、花生等;但常遇到苦旱歉收。岛民因物产的缺乏,常依赖商船通贩,由于生活所逼,以致不少当地男子出海谋生。金门人靠着自己的毅力与勤力在日本打拼出一片天,建立起强大的商业网络。即便常年生活在日本,但是日本华侨依旧是保留着乡土文化。朱教授补充,从衣食住行中可看出长崎华侨的文化认同为传统中国。甚至华侨给小孩的教育也是故国的认同,学习儒家的中庸之道,背诵《三字经》等。她亦指出,华侨有了钱就捐官,或衣锦还乡在家乡建大屋,实行两头家。然而,移民东南亚的华侨所建的房屋却与移民日本华侨的有些差别。由于在东南亚的华侨受到殖民地的影响,故此其所建的房屋比较洋派;而保留着中华文化熏陶的日本华侨则是保留着中华的建筑特色。   

在日本金门帮之发展史中,朱教授以长崎泰昌号、和昌号与神户复兴号为例,进行说明。近代东亚由于各地港市设施、海陆交通、金融、保险、工商业、贸易的快速发展,致使大众化的消费市场日益扩大。而泰益号连结了为海产品的重要产地长崎、下关,以民生用品之集散地出名的神户等地,掌握其商机,建立通商网,扩展海陆物产贸易业。而移民日本的华侨大都以贸易为主,大都有不小的成就。其中著名侨领兼泰益号创办人陈世望,为人诚信、乐善好施,在日本可说是显赫之人物。除了捐官拥有同知、福建省咨议员、中国红十字总会名誉赞助员等头衔外,同时亦担任「长崎中华商务总会董事」、「长崎福建帮董事长」、「长崎时中华侨小学董事」、「长崎中华总商会会长」等职务。

朱教授认为,金门商人的通婚圈扩大,其宗亲、姻亲与移民网等,形成了网网相连的优势,自然对其商帮贸易活动产生了推进的作用,带来了综合性的效益。她亦指出,金门商帮的结合要素有本身带有经济功能不同程度的九个缘。金门商人跨越了血缘、地缘界限,以开放性的态度链接诸缘之结果,自然有助于金门人推展商业活动,扩大商品交易网。其中,通过血缘性、业缘性、地缘性与语派商帮互助,经商比较容易。

恰巧中华研究院不少老师正进行闽商研究,故此,讲座亦引起出席的师生们纷纷加入讨论的行列,分别提出一些个人看法,以及向朱德兰教授请教一些有关闽商和客商研究的课题,把握难得的相互交流机会。

(摄影/报道:侯慧雯)

       

 

 

 

 

Last updated: 01 Nov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