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荣老师赴台湾参加「通俗文学与雅正文学」國際學術研討會

20141025-26日,许文荣老师应邀赴台湾出席“第十屆通俗文學與雅正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語言與文字:”。该会议主办单位为台湾国立中兴大学中国文学系,合办单位是日本东京大学人文社会系研究科。有三十多位来自台湾、日本、韩国、香港、马来西亚等地的学者参与并发表学术论文。


 

许老师发表的论题是《當正統中文遇到異言中文:謝冰瑩與鍾梅音的個案》。论文以兩位從大陸遷台而又具有南洋生活經歷的女作家謝冰瑩與鍾梅音為個案,探討究竟當正統中文遇到異言中文時,會以怎樣的心態去面對,如何去吸納這不規範的語言,並如何在作品中化為文學的元素。謝冰瑩與鍾梅音雖然創作的風格不同,但是他們卻有著一些共同之之處,尤其是在大陸的成長經驗,這樣的經驗使她們在認知上掌握了所謂的正統/規範中文。遷台後她們第一次面對語言的衝擊,但這衝擊對她們的語言意識有怎樣的影響,不是许老师的論述範圍。许师的论文的焦點集中在她們的另一個共同點,即她們共有的南洋經歷,而這樣的經驗對於她們一向以來的語言習慣,以及她們的文藝創作,有著怎樣的衝擊與調適。

 

如果沒有使用這些異言中文,她們或許無法清楚傳神的談論南洋地方的風土民情、飲食文化等特徵,例如沙蓋、噴筒/吹筒、阿答屋、沙籠、油鬼子、紅毛樓、撈魚生、沙爹等概念,要如何尋找相應的正統中文詞彙來表述,即使找到了也是隔靴搔癢,搔不到癢處。況且她們住了幾年下來,也會慢慢被同化,改口使用了這些異言中文,以便能夠更好與當地人溝通,因此在她們的作品中也就自覺或不自覺的使用了這些南洋中文。另外,關於這些詞彙的運用,也讓本地研究的學者,特別是研究飲食文化的學者,在文獻上找到南洋華人飲食文化習慣的踪跡。例如鍾梅音寫於1973年的《吃在新加坡》時就提到『撈魚生』,讓我們知曉在1970年代初期的新加坡,撈魚生已經非常普遍。還有比如謝冰瑩與鍾梅音都有提到的『沙爹』,證明196070年代這種馬來小吃已經普遍被華人所接受,成為華人所喜愛的食物之一。

 

從台灣遠赴南洋居留的謝冰瑩與鍾梅音,在南洋期間,她們正統中文的背景與思維,不得不在某種程度上讓位給異言中文,以便能夠更好的融入本土,更重要的是完成他們的遊記寫作。她們主動吸取相關詞彙去表達南洋的風土民情,才能準確的詠物談理說情。處於對語言的興趣使然,她們或者臚列了一系列的南洋詞彙與慣用語清單,或許在寫作中融入這些異言中文,成為台灣最早理解南洋中文的橋樑,溝通了兩地的人民與兩地的文學。纵使他們所列舉的南洋中文並不完整,比如目前很流行的娘惹(華人與馬來人混血兒)、甘榜(鄉村)、嘛嘛檔(伊斯蘭印度人的茶館)等並無在清單中,但作為初步的介紹與運用南洋異言中文的作家,她們的努力與表現仍然是值得推許的。

(马峰报道)

 

 

 

Last updated: 07 Aug 2015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