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宝会馆研究系列(八):和丰增龙会馆交流行

                   

延续自务边增龙会馆与霹雳增龙会馆交流之旅,黄文斌老师继续北上探访霹雳州内的其他增龙会馆,以了解金宝附近的各增龙会馆之概况,以及这些组织与金宝增龙会馆的互动关系。在两多月前的星期六早晨(2013430日),黄文斌师与研究助理陈慧倩、张爱荃,以及毕业生钟微婷和连爱玲踏上和丰(Sungai Siput)之旅,探访和丰增龙会馆。

在还未与和丰增龙会馆交流前,由出身自和丰的钟微婷同学带领黄老师一行人考察和丰的旧街场、华侨医社老人院、约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师爷庙、新村、老会馆及老学校等,适逢探访当日是全国大选提名日,和丰的街道上挂满了形形色色的政党旗帜、布条和广告牌,有时还看见挂满政党旗帜的车子在街上喧嚣,为平静的和丰社区增添不少紧张的大选气息。

由于我们前来之前已经与和丰增龙会馆作了联系,因此抵达会馆后即获得会馆核心理事们的盛情欢迎。据和丰增龙会馆会长钟联友表示,会馆记录显示1927年该会馆有34位信托人在会馆旧址搭盖亚答屋(当时为集善堂集中地),至1939年时,有3位先贤廖镜清、钟炽焕和黄振相重组增龙会所,后经由一名妇女象征式地出售会所以成立增龙会馆。从1939年至今,和丰增龙会馆共经历过1213位会长。

当黄文斌师问及和丰增城人早期从事何种行业时,钟联友和赵水福同时表示早期和丰的矿工都是惠东安人及增城人,一般相信这些客家人是从太平南下到近打河流域其他地方开埠。增龙先贤钟炽焕在怡保和和丰都有矿地,算是和丰早期的矿家。和丰自1970年代以后,进入橡胶及油棕种植业时期,在1985年全球锡价大崩盘后采矿业逐渐没落。和丰目前获私人机构设置了一些工厂,但在工厂内工作的却大多是外劳。

和丰增龙会馆目前有384位永久会员。该会馆常年活动有新年团拜、春祭及秋祭,其春祭当晚设有宴会,在宴会上会颁发会馆子女奖学金及孝亲敬老活动,即免费招待70岁以上之会员参与宴会等;秋祭则不设宴会。该会馆也有组织旅行团到本地、外国、增城等地旅游,但一般情况是会员出席同乡会宴会时,顺道在当地旅行。该会馆在50年代曾经设立互助会,主要负责会员们的丧事,在会员的父母或会员去世时,互助会就向其他会员征收2令吉互助金,再交给办丧事的家庭成为帛金。直到1964年后,该互助会一如其他地区的互助会,因涉及金钱问题在社团注册局的介入而逐渐结束。

由于人口往外移,老化现象也发生在和丰增龙会馆中。该会馆长久以来缺乏年轻人参与,所以没有青年团,但设有妇女组。由于和丰社团很多,当中多数社团也设有妇女组及举办许多活动,因此活跃的妇女们一般都会被其他社团活动吸引。相比之下,较少活动的和丰增龙会馆自然是相形见绌。该会馆妇女组平日的活动是承办一些烹饪班及讲座等。

署理主席赵水福表示,在和丰增龙会馆的章程中,只要丈夫是增城人,就算妻子不是增城人也可以入会隶属于妇女组,但不算是基本会员;相反的若妻子是增城人,丈夫不是增城人的话,妻子可以如常加入会馆成为会员,而该丈夫则无法加入会馆。

会馆如今的会所在1994年开始筹建,并于199633日落成,共花了约50万令吉建成。黄文斌师表示,该会馆的地理位置或设备都很不错,可以考虑跟学校或其他单位共同合办活动,如考试讲座、假期一日生活营、学习班等,让会员的小孩能自幼在会馆中成长,有了小时候的记忆,这些孩子长大后才会对会馆有感情。钟会长回应指出,这个提议很不错,实际上却难以实行,主要是和丰每个新村学校都有礼堂,所以活动场所对他们来说不是问题。该会馆行政书记卢先生表示,目前的会所固然设备齐全,却因为会所位于4楼,而理事们大多是50岁以上,在没有电梯的情况下登上4楼会所对他们而言是件苦差。

和丰增龙会馆从未出版特刊,该会馆在明年迎来75周年,故黄文斌老师鼓励他们出版一本纪念特刊。卢先生表示会馆中暂时找不到可以整理会馆史料的人才,而会馆中的会议记录只可以追溯至1973年,更早前的资料都找不到了。黄老师表示,对于会馆空白的部分,可尝试寻找会馆内7080岁的前辈作口述历史,以便留下早期会馆事件的记录予后代参考。

此次与和丰增龙会馆理事们交流非常愉快,黄文斌老师强调历史文化的重要性,其诚恳之心也打动了理事们,使他们留意到历史记录对后代的重要性。此外,他们也反思会馆将如何继续生存等重要课题。

交流结束后,我们感到心情愉快,然而,钟微婷同学却深感感叹,如今的和丰为了发展经济而没有保留什么历史建筑和文物,使百年老镇失去特色。和丰最老的会馆是惠东安会馆,但该会馆与当地其他会馆一样平日大门深锁、死气沉沉,使人不禁忧心,究竟会馆如何才能再度发挥其往昔辉煌的功用?我们带着一喜一忧的心情离开和丰增龙会馆,踏上归途。

(张爱荃报道、陈慧倩摄影)

 

 

 

Last updated: 31 Oct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