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宝会馆研究系列(六):与务边、霹雳增龙会馆交流记

   

华人祖先早期从中国南下至马来亚霹雳州发展,多数从事矿业及务农。为了照顾随后而来的中国同乡,各籍贯、姓氏会馆纷纷建立,以解决其住宿需要、谋生计及办理身后事等。全马共有9间增龙会馆,其中7间就位于霹雳州,分别位于怡保、务边、金宝、和丰、端落、甲板和太平,另两间则位于槟城及马六甲。

为了了解金宝附近的增龙会馆概况,以及与金宝增龙会馆的交流关系,黄文斌老师在330日(星期六)带领毕业论文学生陈锦华、廖筱慧、张裕恒、温宏量,以及助理张爱荃到访务边增龙会馆,以及位于怡保的霹雳增龙会馆进行交流。

众人于当天早上10时抵达务边增龙会馆会所,由会长黄润松及几位理事们热情接待。黄润松会长表示,务边增龙会馆是成立于1888年,是务边目前最老的会馆,如今有约3000名会员。该会馆是为了照顾南来马来亚的增城及龙门同乡而设立。他说,务边的增城和龙门人早期多数从事务农,但种植何种植物却已无从考究。他指出,务边拉湾古打(Lawan Kuda)新村目前住着最多增龙人士,而他们如今大多从事养殖观赏鱼及种植业。此说弥补了我们认为务边为开发锡矿而发展起来的空白。

务边增龙会馆的常年活动为春秋两祭,由于务边增龙会馆今年担任马来西亚增龙总会,所以今年的总会纪念晚宴也将在务边进行。该会馆也是全马唯一拥有大旗游行准证的民间团体,该准证在马来西亚独立前由英殖民政府所颁发,准证每年更新至今。舞大旗游行一般与春祭同日举行,游行路线从增龙会馆出发,行至增龙义山为止。今年的舞大旗游行在48日举行,届时由会馆老前辈指导后辈一齐上街舞大旗。

由于务边增龙会馆近日没有计划出版特刊,黄文斌师鼓励会馆在来临的120周年编出特刊。他认为会馆应该留「文化遗产」给后代,记载先贤历史的特刊便是其一。黄老师也提议会馆可以要求大学在籍学生到该处实习,以帮忙整理会馆的历史。

会后,我们一行人随后驱车至怡保,由于正值清明时节,一路上车龙不断,直到下午2点才抵步霹雳增龙会馆。此行获得霹雳增龙会馆核心理事们的正式欢迎,会长魏锡泉在致词时表示,霹雳增龙会馆于1939年成立,共有74年历史,目前有498名会员。会馆成立初期,曾在后头设置房间,暂时安顿南下马来亚的增龙人士。他指出,怡保早期有相当多增龙人士,但很多都不参与会馆活动。早期的增龙人士多数从事矿业、种菜、养鱼或橡胶园等此类苦工,经商者比其他籍贯来得少。

霹雳增龙会馆计划在来临的75周年出版特刊,并定于明年下半年完成特刊。该会馆的常年活动是春秋两季及颁发会员子女学业奖励金等,今年将特别举办75周年宴会,届时将邀请各个增龙会馆及其他华团派代表出席,共襄盛举。黄文斌师在交流时,向理事询问为何该会馆名字使用「霹雳增龙会馆」而非「怡保增龙会馆」?魏锡泉会长表示,由于霹雳增龙会馆会员遍布整个霹雳州,因此使用「霹雳」为名比较全面。

副会长李利华也在交流时提及会馆面临的一些难题。原本会馆理事会曾通过修改章程让12岁以上的孩童、青少年也能成为会员,却因社团注册局明例规定社团会员合法年龄为18岁,无法批准该项修改而作罢。有鉴于此,黄老师建议理事们可以将18岁以下的青少年孩童列为学生会员或附属会员,并办生活化的讲座,如亲子讲座等。其本意是认为年轻会员若从小参与会馆活动,长大后对会馆将有记忆及感情,才会再回到会馆服务,使会馆得以代代延续。此时,李利华副会长点头笑说:「我也是这样,从小爸爸就带我来参加会馆活动了!」

此次交流会开拓了同学们的视野,也让他们对会馆未来的发展感慨万千。务边增龙会馆和霹雳增龙会馆同样面对缺乏年轻人参与而会员老化的现象。如务边增龙会馆目前有妇女组没有青年团,而霹雳增龙会馆更是在10多年前早已解散青年团和妇女组,老化现象可见一斑。另一方面,拥有悠久历史的会馆也面对一个棘手问题,即先贤没有在历史进程中为会馆留下文献记录,或历史资料没有获得妥善保存,导致早期历史资料散佚,使后代都无法了解会馆早期的历史,也让整理历史的工作增加了难度。

年轻一代大多为了工作选择离乡背井,使会馆在现代化社会普遍面对老化、青黄不接、文献散佚等现象。若老化和历史缺乏整理的问题持续不断,一旦会馆老会员离世、历史记忆也将随之封尘入土。会馆如何继续传承及如何重新活化将是华团组织面对的一大重要课题。(张爱荃报道)

   

Last updated: 31 Oct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