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控诉,沉冤仍待雪」――峇冬加里屠杀惨案讲座

尽管天堂崩塌,但愿正义伸张(May justice be done though heaven falls)。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马来西亚华人及文化研究组邀得郭义民律师在416日(星期二)傍晚530分假LDK4向拉曼大学师生讲述《「越洋控诉」――1948年峇冬加里屠杀惨案》讲座,主持人为黄文斌副院长,而出席的老师们有中华研究院的林志敏副院长、陈明彪师、杜忠全师;文学院的Ms Tang Ying Ying、梁家恩师、郑文德师及等。由于该讲座在前一天才正式敲定,并在社群网站上发布紧急通知,而讲座的时间及地点则是借用杜忠全师的上课时间。尽管如此,现场仍然有不少同学自愿出席讲座,显然对这个历史课题非常感兴趣。

郭义民律师是已故「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主席郭仁德的长子,他在讲座上分享了两个故事:

二战后,英国人重返马来半岛继续殖民统治。但38个月的日本统治对马来亚人民冲击甚大,要求独立的声音越来越多,马来亚共产党在此时崛起,以游击队方式对抗英国殖民统治。英殖民政府在1948620日宣布紧急法令,并在715日正式实行。为了打压马共份子,英国在国内及殖民地到处征兵,而卫兵在未经受任何及格训练之下就被委派至马来半岛的森林与游击队作战。

同年12月马共武装份子攻击连连,造成局势紧张日渐升温。在1211日,一批苏格兰卫队为了追击两名武装游击份子,而进入雪兰莪州峇冬加里(Batang Kali)的双溪乐莫(Sungai Rimoh)村庄。村子里住着在橡胶园工作的华裔及其家属,多数来自乌鲁音附近地区。

英军把男村民、女村民及小孩隔开,两组人被分别关在不同的宿舍,然后再审问是否看见马共份子,并开枪恐吓村民。村民纷纷否认是马共或支持马共,英军审问无果,此时有卫兵在一名20岁学生的口袋中搜到采集榴梿的准证,让他们误以为与共产党有关,成为英军射杀村民的借口。该学生马上遭卫队指挥官从后射三枪,他倒地未死,在地上挣扎时遭另一名军官以「人道主义」为名将他射毙。

英军将男女村民分开禁锢,次日清早,一辆载送村内工人及粮食的罗里入村后被截停,司机工头经审问后遭到扣留。英军把妇孺赶上罗里强行遣走,并将手无寸铁的男村民分成几组,在橡胶园附近的小溪各处将他们射杀,然后放火烧村。一夜之间,至少有15个家庭自此家破人亡。事件中仅有一名男村民幸存。

1213日,英国《海峡时报》首页大标题以「紧急条例颁布以来最成功的剿匪行动」作报道,报道称英军在追击两名武装份子而进入峇冬加里村庄,村民在审问后纷纷自首,警方在村内发现一个被褥下有大量弹药,后来「疑犯」试图逃跑才开枪射杀。该报道显示英殖民政府刻意将村民形容为「盗匪」,使死者在成为枪下冤魂后又在官方记录上被诬蔑成马共份子,永远无法脱罪。

人间自有道义。这起冤案早在事发后一个星期便已开始有人要求公正与平反,然后在1970年、1993年皆出现有心人愿意出面平反事件,只可惜上述平反行动皆因英国政府从中施压或干预,导致调查被迫终止,平反行动也不了了之。

说到此处时,郭义民顿了顿,开始说起第二个故事。2007年,一名搬到乌鲁音休养的退休老人却重新唤起人们平反冤案的意识,并促成罹难者家属及英国政府对簿公堂的局面。这位老人就是郭仁德。

郭仁德1941年在柔佛新山出生,1956年学潮爆发,这位热血的宽中学生因为参加「反对《拉萨报告书》运动」而被逐出校园。壮年时期他参与政治,专注于本地华裔及马华党史研究。过了五十知天命的年龄后,他又积极撰写及出版抗日反英事迹,并发起多项社会运动。

然而,郭仁德的健康状况却每况愈下。他在2003年因肾衰竭到中国进行肾移植手术,之后经常驱车到峇冬加里温泉泡脚治疗。2007年,他索性搬到离温泉约5公里的乌鲁音新村,打算在该处养老。但一次茶余饭后与村民聊天时,听闻1948年发生的惨案,大为震惊,继而结合当地华团朋友与志同道合者成立非政府组织「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下称工委会),要为罹难者家属讨回公道。

2008年年初,他致电给长子郭义民表达其意愿。郭义民是一名年轻的执业律师,郭仁德希望他能义务提供法律服务。两个月后,不谙英文的郭仁德将要呈交给英女王的备忘录传真给儿子,还问了好几个法律专业词、大字报标语等。刚开始时父子立场各异,郭义民当时指出过去多次翻案皆没有结果,他认为父亲此次翻案将会徒劳无功,但郭仁德择善固执,拒绝放弃计划。

2008325日,郭仁德率领乌鲁音村民到位于吉隆坡的英国最高专员署呈交备忘录。郭义民知道已无法说服父亲,于是扛起案件的法律责任,并在之后从被动转为主动,积极承担这项平反工作。

201012日,病重的郭仁德在医院骤逝,郭义民继承其遗志,成功将案件推上英国法庭,让罹难者家属与英国政府对簿公堂。郭义民忆述表示,过去4年平反峇冬加里案件牵引出他们的父子情,但父亲临终前在士拉央医院的一个月才让他真正的让他更了解父亲。提及此处,郭义民不禁哽咽:「它让我感慨,在我真正认识父亲的时候,父亲却要走了。」

此次运动获得国际各界人士帮助,工委会决定从社会舆论(媒体)及法律途径双管齐下进行。此案件获得英国媒体和本地媒体的大肆报道,也获得多个资深媒体人的协助,引起英国及大马社会的关注。在法律途经方面,控诉方结合了本地及英国人权律师备战。201258 ,家属远赴英国伦敦高等法院出庭聆审。

201294月,英国高庭针对司法审查诉讼作出裁决,接受10项无可争议的案情,包括罹难者是无辜、手无寸铁的村民;推翻「华裔嫌犯因逃跑而被射杀」的官方说法等。但法官采纳低于欧洲人权法院的标准,并以受到英国最高法院案例的制约,认为英政府没有义务针对峇冬加里案件展开听证会。所以这一场超级战役算是输了,但同时也有所得。

同年1212日,英政府代表最高专员石羽出席了工委会在乌鲁音广东义山大伯公庙举行的追思大会,这也是英政府首次以低姿态对峇冬加里惨案表示遗憾,并对罹难者家属表示同情,但仍然没有道歉。此案目前已入禀上诉庭,预料将在今年5月或6月可获悉裁决。

郭氏父子著作的《越洋控诉――峇冬加里屠杀惨案》一书已在近日出版,书中详述峇冬加里屠杀事件及事后的司法审讯全过程,向世人清楚说出这案件在60多年来的曲折离奇。

郭义民在讲座尾声时表示,他和工委会会继续这场正义的战斗,直到英政府对事件表示道歉、赔偿罹难者家属、以及在峇冬加里为罹难者立碑为止。这个事件牵涉了亲情、家庭、历史及政治,让他受到莫大的启发,他希望在场同学能签署支持这场平反运动的明信片,工委会将收集明信片后集体邮寄至英国首相府,表达大马年轻民众对事件的关注。

因讲座准备仓促,该讲座以黄文斌师向郭义民律师赠送一瓶「友情水」,并与出席讲座的林志敏师、杜忠全师等人合照留念。讲座会结束有许多听众及讲师与主讲人进行自由交流。值得一提的是《星洲日报》记者王慧芳小姐获悉有此讲座后,特别致电黄文斌师要求前来采访。(张爱荃报道)

 

 

Last updated: 31 Oct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