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岁记昔年岁末学术事(三):台湾交通大学客家网络工作坊

客家情缘与客家研究推手

一直很想将自己心中有关与台湾交通大学客家文化学院的客家情缘写一篇小文,无奈有感觉的时候却没有闲暇,有时间的时候,却被更重要的事情所占据。乘学期末,将去年还未处理的学术事情作一个历史记录,特别是我与交通大学客家学院的情缘。

 

自从认识台湾的张维安教授后,我与客家的情缘就有增无减。这要感谢他的不断地穿针引线。“客家”对我而言是个亲切的名词,因为我的祖父母是客家人。自加入拉曼大学,我也因为研究吉隆坡社区的形成而写了一篇有关社区形成与客家甲必丹的小文,但我一直没有把客家研究变成我的马来西亚华人研究之专研范围。

缘分是件巧妙的东西,自从认识张维安教授这位被誉为“台湾客家大伯公”的学者后,他总是创造因缘条件给我,让我与客家的关系愈来愈密切。当然,我没有拒绝客家研究主要还是这项研究能让我怀念起小时候与祖父母相处的记忆与情感。

201110月至20124月,我有机会到台湾国立清华大学访问,主要是参与人社研究中心的“季风亚洲”大计划下的“台湾与周边客家”的子题计划。当时,张维安教授是清大文学院的院长,这个子题计划也是由他主持的。自参加了张维安教授的客家计划后,我们的往来变得比较密切了。一年后,他离开清大,转入交通大学客家文化学院担任院长。碰巧交通大学与拉曼大学也变成非常要好的姐妹学校,交通大学对我们学校特别照顾,领导层又是理工科出生的同道,故我与一些同事也间接又与该大学的客家文化学院联系上。

 

中华研究院与客家文化学院交流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与交通大学客家文化学院因此也变成关系密切。在我还没机会到交大客院拜访时,张维安院长已经连续两次派了该院同仁随交通大学领导层前来我校拜访,一次是潘美玲副院长,一次是蒋淑贞教授。为了“礼尚往来”,我们特别促成于20131025-27日在金宝校区举办的两院校的客家文化学术工作坊。除了联合举办了「族群、认同、文化及地方社会:国际客家文化工作坊」,我们也安排该院同仁到金宝及怡保的客家会馆交流,又主办客家山歌演唱晚宴及带大家到双溪古月客家新村作田野考察。这一次的交流,让我们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两院也完全打破彼此之间的隔阂。

 

客家网络工作坊

   

2013119-11日,我也受邀到该客家文化学院参与研究计划成果发表会及客家网络工作坊。我交流会上发表了《客家人的移居与生存:马来西亚霹雳州金宝镇增龙会馆的案例》,主要探讨客籍增龙人的移居、增龙会馆的特色及该会与金宝社区互动的角色。十九世纪末华人会馆对开拓一个城镇、经济及安顿新移居者所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此外,会馆也在国家独立后持续扮演着扶助族人,并对民族教育、文化习俗及慈善福利等所作出的贡献。

      

这次来前来汇报客家计划成果的学者特别多,除了交通大学客院外,也包括中央大学客院及联合大学客家研究所等同道。台湾以外的学者,还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的学人。我也在会上碰见黄贤强、黄子坚及Daniel Chew等教授。

见到交通大学客院的个案研究已经含盖东南亚各国、香港、印度、南美洲及澳洲,非常惊讶及佩服他们的学术魄力及国际视野。

 

马来西亚客家田野探查工作坊

  

工作坊与研讨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即20131111日在客家文化学院副院长潘美玲教授的邀约下出席她筹办给研究生的「马来西亚客家田野探查工作坊研究生论文发表会」,并担任讲评人。此外,罗烈师教授也是另一位讲评人。出席这活动让我一惊一喜;惊讶的是原来还有这么多马来西亚学生在这里读书及从事我国的客家研究;喜的是见到在台大念研究所的拉曼大学毕业生也来发表有关马华文化与文学的论文。

也许我是从马来西亚来得学者,主办单位本着「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而邀约我来讲评学生的论文。虽然在仓促的时间挑灯夜读每一篇文章,但见到学生的认真,心里感到无比的欣慰及喜悦。我在会上说,在台湾及客家文化学院念书的马来西亚同学是幸福的,因为这里的老师特别关心大家的学习,不是每一位学生都有这样的机缘,我对潘美玲教授的用心安排非常感动,也希望马来西亚同学们能珍惜在这里读书的机会。

(撰文:黄文斌)

 

Last updated: 15 Aug 2014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