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辛亥激发学术火花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马来西亚华人及文化研究组)于2011年7月2日至3日假金宝校区主办了《辛亥革命百年:孙中山、近代中国与海外华人》国际学术研 讨会。此项研讨会由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协会协办。 与会学者来自中国、台湾、香港和马来西亚,其中包括:主题演讲的顾长永教授(台湾国立中山大学);发表论文的徐国利教授(安徽大学)、汤熙勇教授(台湾中 央研究院)、吴龙云博士(台湾国立师范大学)、陈中和博士(台湾文藻外语学院)、区志坚博士(香港树仁大学)、陈学然博士(香港城市大学)、安焕然博士 (南方学院)、黄文斌副教授(拉曼大学)、张晓威博士(拉曼大学)、郑文泉博士(拉曼大学);对谈人的莫顺宗博士(新纪元学院)、廖文辉博士(新纪元学 院)及叶汉伦(新纪元学院)。

 

      7月2日当天早上八点半始,嘉宾和学者们陆续抵达拉曼大学文遗堂(Heritage Hall)旁边的研讨会会场。现场气氛逐渐热络起来,大家互相问好及闲聊,或讨论各种学术课题,为冷清的星期六早晨注入了一股欢乐的气氛。研讨会于早上九 点钟准时开始。首先由研讨会筹委会副主席张晓威博士致欢迎词。

 

      随后,第一场次的研讨会正式拉开序幕。这一场的论文发表人是徐国利教授与陈中和博士,主持人是李国正教授,对谈人则是郑文泉博士。徐国利教授发表的论文是 《是民生史观?还是民本史观?----对孙中山历史观本质属性的新审视》,他认为孙中山先生的历史观是民本史观。陈中和博士的论文题目为《反帝国主义论述的建构:谈孙中山医生与马哈迪医生的亚洲观点》。对谈人郑文泉博士对两位学者的论文提出了一些个人的观点。他认为孙中山的历史观并非民本民生二选一的问题。此外,孙中山和马哈迪的反帝国殖民主义的时期不同,若归纳成欧洲中心主义未 免笼统。另外也有四位参与者在开放提问环节提问。两位论文发表人一一回应了众人的问题。第一场次的研讨会就在平和的学术交流氛围中结束。众人开始移步到图 书馆进行开幕仪式典礼。

 

      午餐后,第二场研讨会正式开始。这一场次的内容围绕在孙中山与思想之主题。发表论文的有:区志坚博士、黄文斌副教授和郑文泉博士,主持人是余历雄博士,对 谈人为莫顺宗博士。区志坚博士的论文《非党派与党派相异之处:以钱穆、戴季陶及陈伯达阐述孙中山的思想为例》,比较了钱穆、戴季陶及陈伯达三位学者对孙中 山思想的诠释;郑文泉博士的论文《辛亥革命与近代马、新朱子学的没落》则探讨孙中山思想在新马一带对朱子学术史的影响;黄文斌副教授则发表了《现代中国思 想家:钱穆论孙中山》,其文章的重点乃在探讨为什么钱穆将孙中山视为唯一的现代中国思想家。

 

      到了评论环节时,对谈人莫顺宗博士发挥了其幽默本色,成功地炒热现场严肃的学术气氛之余,也仔细地对每一篇论文提出尖锐的意见。他对区志坚博士把讨论的对 象分类成党派或非党派,是否妥当提出置疑。因为他认为这样的分类让人一看题目就已得知结论。对于郑文泉博士的论文,莫顺宗博士则认为构成朱子学没落的原因 应该还有很多方面必须加以考虑,而非怪罪于孙中山在本地提倡现代化教育之影响。此外,他对黄文斌副教授的论文提到钱穆认为孙中山是近五十年来唯一的思想家的动机是否有政治因素还有待加以说明。这一场次对谈人的评论风格幽默搞笑,但又一针见血, 可见评论者学术功力之深厚。现场笑声连连,大家精神为之一振,驱散了午饭后的睡意。对谈人与发表人之间的互动非常精彩,观点一来一往犹如流星箭,碰撞一出 又一出耀眼的学术火花。过程之精彩程度,实无法一一尽录。

 

      茶叙后,第三场次研讨会开始。这一场次的发表人有陈学然博士和汤熙勇教授,主持人是吴龙云博士,对谈人是陈中和博士。陈学然博士发表的论文是《庚子年孙中 山与各派的互动及其事业开展》,汤熙勇教授发表的则是《美国华人对辛亥革命爆发与民国成立的反应:以旧金山〈中西日报〉报道为中心》。对谈人陈中和博士认 为汤熙勇教授乃研讨会常客,因此论文内容简单扼要,不多不少,符合研讨会论文的要求,并且一目了然。反观陈学然博士的论文则论述了孙中山与他人一共有七层 关系,以研讨会论文而言过于繁复,或可分拆成三篇论文。而他建议这一次研讨会论文或可考虑以孙中山和李鸿章之间的关系为主轴。随后,顾长永教授分别对两位 论文发表人提出一些问题与意见。黄文斌副教授和郑文泉博士也相继提问。这一场次研讨会也在轻松的气氛下结束。

 

      7月3日,星期天早上,晨雨后,云雾萦绕的金宝山城中,然拉曼大学旁的湖水依然清澄。九时许,学者们陆续抵步。第四场次的研讨会于九时半准时开始。这一场 次的主题是针对马来西亚华人研究的本土议题。论文发表人分别是:吴龙云博士、张晓威博士和安焕然博士,主持人由叶汉伦先生担任,廖文辉博士为对谈人。安焕 然博士发表《柔佛治华政策及柔佛革命志士》,讨论的是孙中山同盟会在柔佛治华政策的限制下,如何发展。张晓威博士发表《清季驻槟榔屿副领事对辛亥革命的影响》,他认为领事 的态度有助于革命,领事们实际上是隐形的革命资源。吴龙云博士发表《际遇不明与功成身退:民国后槟城阅书报社及其成员》,论述槟城阅书报社成员的内心想 法。对谈人廖文辉博士作出点评后,郑文泉博士、区志坚博士、汤熙勇教授和林家乐先生也分别提出问题与意见。现场参与者热烈讨论,各造深得启 发。

 

      闭幕仪式在悠扬的二胡声中,闭幕仪式开始了。演奏了两首马来民谣----Rasa Sayang和Di Tepi Payung,还有一曲金玉满堂,共三首曲目。随后,安焕然博士、徐国利教授、陈学然博士、汤熙勇教授联合发表总结感 言。

 

      马来西亚的代表安焕然博士说他之所以收到邀请函后马上答应前来参加是因为对辛亥革命百年有所感触。他希望海外华人在辛亥革命研究课题中能够呈现新的视角和议题,非仅写出海外华人捐了多少 钱、贡献有多大之类。他认为学术研讨会应该有更精致的呈现。纵观此次研讨会,无论发表人、对谈人的表现都非常精彩,整个研究视角都扩大了。好比顾长永教授 的专题演讲就是一种宏观视角,会议内容所涉及的领域从哲学思想涵盖至区域研究。他希望拉曼大学将来能成为现代中国研究与本地华人研究的基 地。

 

      香港代表陈学然博士则表示从收到研讨会邀请开始,他感到所有的安排都非常贴心,让他具倍觉感动。他对郑文泉博士的评论和提问的犀利印象深刻。此外,他认为开放提问环节是多数研讨会少有的,此环节值得鼓 励,好让与会者也能参加讨论。他说此研讨会对他有所启发,对未来的研究有很大帮助。

 

      来自中国大陆的徐国利教授则表示,他接到邀请后把手边的其他文章都暂搁下来,从三月至六月份间专注撰写此次研讨会文章,希望呈现出最好的作品。他 说此次会议非常愉快,内容丰富多彩,不仅谈及学术问题,还看到马来西亚许多基层生活。在严肃的研讨会中,对谈人、发表人和主持人的风趣幽默让他感到很意外,但他们提出的问题却又一针见血,这样一来一往有助对方思考。他形容研讨会既学术又文化,既紧张又愉快。所谓既学术又文化,意即除了研讨会之外,还有孙中山历史图片展、二胡演奏、诗歌朗诵等;所 谓既紧张又愉快,意即行程安排紧凑、效率很高。他也认为宽裕的提问时间这个环节很好,可让更多人参与交流。随着大陆的逐步开放,马来西亚可以跟大陆有更多 的合作与交流,达至互惠互利的效果。

 

      台湾代表汤熙勇教授表示在何启良院长默默地领导和黄文斌副教授与张晓威博士的协助下,研讨会办得非常成功。在此,他透露了三项未来的展望。其一,希望能举 办研究生交流研讨会。其二,希望大家能多加利用台湾外交部、中央研究院的各种档案资料,因为这些资料汗牛充栋却乏人问津,实属可惜。其三,希望马来西亚的 华人研究资料与研究成果得以电子化,好让台湾也能够参考。汤教授第一次前来马来西亚但却对这里留下深刻印象。

 

      接着,由筹委会主席黄文斌副教授致感谢词。黄副教授首先感谢诸位学者远道而来,让金宝这小镇增添了学术气氛。他表示目前在马来西亚使用中文从事学术研究者,经过这十几年来的耕耘,已有了一批新生代可以互相 讨论、激荡。我们相信未来的十年,中文学术界会做得更好。另外,他对研讨会工委们的辛劳付出表示万分地感激,也希望外地远道而来的朋友对主办单位招 待不周的地方多多包涵。最后,黄文斌副教授邀请默默办事的何启良院长针对此次研讨会发表谈话。

 

      何启良院长甫上台即赞美此次研讨会水平很高,对谈人很认真去看论文,手上的论文似乎翻阅好几十次的样子,笔记斑驳无论是发表论文者或评论人及台下听众的发言都非常切题,争锋相对,又不失幽默及认真同学们应以老师们的治学风范作为学习榜样。何院长也发表了他个人对研讨会的看法,他认为研讨会的重点应该放在学术的讨论,不需要过于 搞大排场。这一看法与筹委会主席黄文斌副教授不谋而合。他重申研讨会不一定要大型,但程度、水平要够高,而此研讨会邀请的对象多为中生代学者,大家都很认 真,达到非常好的学术交流效果。

 

      《辛亥革命百年:孙中山、近代中国与海外华人》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与会者的高度赞扬声中,于中午12时正式圆满落幕。(孙小惠报道,黄文斌师审阅)

 


Last updated: 16 Jul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