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中推手胡万铎先生老驥志千里








 

翻开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发展的历史页面,必定可独中复兴运动历史栏见到胡万铎先生之名。胡先生乃是1973年马来西亚华文独中复兴运动的发起人,这场复兴运动让当年许多独中从濒临关闭边缘重回正轨,改写了华文独中在本土的命运与历史。胡万先生曾于1991年任董总主席,其为华文教育付出受到华社极大的肯定,并于2010年获得林连玉精神奖。拉大学中华研究中心属下的马来西亚华人与文化研究组于2011615日有幸邀请到胡万先生前来金宝拉曼大学校园,进行一场以《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复兴与发展(1970─2010)》为题的讲座,以回顾华文教育的历史及展望其未来。此讲座于当日下午2EDK4讲堂举行。随胡先生到金宝拉曼大学的还有昔日与胡先生一同捍卫华教,并在教育界服务多年的战友李荣德先生与张树钧先生。

 

健谈的胡万先生希望此次讲座能以较随性的方式进行问答讨论,随手展示史料,与在场听众交流华教课题。胡先生回顾了本地华文教育的历史。

 

五十年代参与钟灵学校的学潮运动,抗议当时政府欲将华校转为英校。七十年代,发起独中复兴运动乃因当时国家奉行『一种语文政策』的教育方针,导致华文教育被排挤,华校学人数骤降,其中4所华文独中更因此而倒闭。

 

他說,眼见华文教育面对此等悲凉之境,而华社却鲜少成功商家愿意站出来承担这份民族事业,当时在采矿事业上取得不俗成就之際,意识到民族事业之重要,毅然担起复兴华文教育的重任。回顾起1973年发起的独中复兴运动,胡先生表明此运动的力量多来自乡区的华社,它不仅唤醒华社捍卫母语教育的重要性,更提醒了当时的马华公会勿忘捍卫民族权益的宗旨。

 

当年独中复兴运动始于1969513种族冲突事件之后,当时的华社备受强调单元的国家政策所压抑。此外,华人亦对政府的诸多政策不满,独中复兴运动成了华社抒发民怨的管道,故受到华社的热烈回响与支持。胡万先 生以显赫身家发起独中复兴运动激励了乡区华社维护华教之心,最后以一人一元捐献华教之口号筹足一百万元基金。这笔由民间一分一毫慢慢筹集而成,象征了华社 强大的民间力量,更惊动了当时的政府。在师生的提问下,胡先生透露了其在领导华教期间曾面临政府不愿更新其矿业执照的窘境和政治压力,所幸一切在他的坚持 与不畏惧之下获得化解。

 

胡万先 生在回应师生们提问时,亦透露了自身对华教的想法。胡先生认为办华文教育除了重视母语教育外,同时也要注重中西文化的贯通和中英双语的掌握。胡先生指出英 文已是国际语言,并非单一代表英国文化而已,此外,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度,无论在语文学习及文化汲取上都需多元化。胡先生多元化思想使其提出既然华 社反对政府的单元化教育,为何独中亦走向单元化的诘问。胡先生曾在领导华教期间,赞成双轨制的独中教育制度。然而,胡先生却不赞成用英语来号召华社选择华文独立学校,他认为华校应不忘捍卫母语教育的初衷,并鼓励华人家庭坚持用中文及方言与孩子沟通。

 

在回应学生有关华文教育可否不用悲情的方式取得华社支持的问题时,胡先生表示当年局势促使华文教育必须运用悲情的方式,以激起华社维护自身文化和语文的热情,然而,现在情势已有改变,故当重视办学素质。张树钧先生亦补充此为当时环境使然,华教必须应用民族悲情号召才能成功激起华社的支持,而现时的华文教育若要立足于本土,不应单有悲情,还要以本身的学术水平与文化内涵方建立起自己独有的品牌。

 

与会者亦提及有关中南马独中兴盛而北马独中衰弱的问题。胡万先生认为北马独中不如中南马独中兴盛,也许因槟城为一商港,故重视英文相关。另一情况,因北马国民型中学亦非常重视中文,故造成北马独中失去国民型中学的中英双语并重的优势。在座学生询及现代马来西亚华人捍卫华文教育是否还是一种风险挑战的情况,胡先生认为时至今日中国逐步崛起,华语的国际性地位也渐渐提高,捍卫华文教育在本土已不是风险,况且现时国内也有许多马来人为了生意和经济上的需求,而随世界主流学习华文,因此华文教育在本土的情况已不似当年受到的巨大挑战。

 

针对在场师生提及的独中师资和教师待遇课题,曾任独中校长的李荣德先生表示至今独中教师的待遇确实仍不如国中教师,而本身之前任职校长期间的薪金也不多于二千令吉,这样的一种境况看似印证了独中校长不是人做的论调,但却也体现了独中教师的民族热情和不计较地为华文教育付出的真 诚。张树钧先生也补充说独中的教育方针不应单注重考试成绩,亦应关注学生人文知识及品德方面的教育。是故,独中之人文科目将成为独中传承和体现中华文化的 筹码之一,而独中传统与现代管理理念之冲突和教师待遇问题则是独中在传承中华文化上所面对的一大问题。倘若独立中学无稳固的经济基础,将无法给予教师生活 上的保障,独中传承中华文化便成了遥遥无期的目标。为使华文独中扮演好传承和体现中华文化这一角色,华文教育未来尚需华社各造给予经济上与精神上的支持。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存在于国中的华文教育多年来默默为本地栽培华校师资却一直备受忽略的状况,胡万先生表示这是华社值得关注的一点,未来自己亦会尽己所能推动华社对国中华文教育的关心,而不会只流于同情的眼光看待之,更不会落于冷眼旁观,张树钧先生则表示这种现象为独中复兴运动遗留下的后果,使华社对华文独中的关注力远超于对国中的注意。

 

虽然胡万先生已年届77岁高龄,但其对维护华文教育工作仍是雄心勃勃,甚至认为若未来华文教育还需要他,本身必定会义不容辞站出来扶助。胡先生更以搞华教的人来形容自己,其对于华文教育的热情一如他对爬山运动的热情,成为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张义君报道)

 

 

左起:张晓威师、许文荣师、何启良师、胡万铎先生、黄文斌师、张树钧先生与李荣德先生

 


Last updated: 16 Jul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