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华人社区历史建设团田调工作(一):初见务边镇

在百年历史的余广街上,看着街上僅存的木造店面,让人忍不住想搭时光机回到百年以前的余广街,见证它曾经的繁华景象。2014年4月14日,星期日的早上,九位拉曼大学马来西亚华人社区历史建设团团员与拉曼大学中文系文化研究组主任黄文斌博士来到了霹雳州务边(Gopeng)老镇进行实地考察工作。

走在拥有百余年历史的务边镇上,看着街道旁仅存的战前店铺,以及历尽百年沧桑的单层木造店铺,让我们仿佛搭上时光机;穿梭于百余年前的务边镇,见到古老的建筑,披上岁月的痕迹,让我们遥想它当年的车水马龙、夜夜笙歌的繁华景象。

 

2014414日(星期日)早上九时三十分,九名参加拉曼大学「马来西亚华人社区历史建设团」的团员和中华研究中心之马来西亚华人及文化组组长黄文斌老师,一同来到霹雳州务边(Gopeng)进行实地的考察工作。这次的考察活动可说是让第一次走访务边的团员们受益匪浅。

 

我们这为数十人的「马来西亚华人社区历史建设团团员」也将偕同于今年七月份到来的台湾国立清华大学志工团,进行一项「华人社区历史建设」文史典藏活动。这第三届的活动将着重于务边两个华人新村的考察。 

 

七十五岁的彭西康先生是务边文物馆义务秘书,也是我们今天务边考察的向导。他带领着我们到务边的两个新村,即拉湾古打(Lawan Kuda)和新咖啡山(Kopisan)进行实地考察。首站,我们来到拉湾古打国民型华文小学(SJK (C) Lawan Kuda)。彭先生与我们分享了「拉湾古打」的地名由来及历史故事,也讲述这所学校的特色。


其后,彭先生带领我们游绕拉湾古打新村、马华公会会所,以及创建新村后而设的篮球场等地方。听他叙述在紧急法令时期,英殖民政府为对抗马共分子,将散居郊外的居民强制搬迁至新村,以及新村建立后,居民们如何适应新的生活环境。听闻早期新村艰苦的生活与条件恶劣的环境,让我们心中对当时的村民产生同情与敬佩之情。 

 

随后来到了务边的新咖啡山(Kopisan),彭先生带我们到瓊美茶餐室,一边品尝白咖啡,一边为我们讲述咖啡山为了进行锡矿开采而曾三次搬迁、中国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有三位义士来自务边的历史事迹等。至今务边的两个新村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即村里都尚有在紧急状态时期建立的老木屋。简陋的老木屋与周遭现代的砖瓦屋形成强烈的对比,不禁让人感叹时代的变迁。 

 

大约上午十一时,我们回到坐落在务边余广街的务边文物馆。文物馆内挂有许多有关务边开埠以来的历史图片及简介。馆内也摆放了不少文物,如织布机、相机、时钟、碗碟等生活用品。尔后,我们到位于文物馆不远处的怀古楼,里边也摆满了不少早年先辈们使用过的文物、家具和日用品,摆设的场景仿佛让我们重回旧时代的生活现场。 

  

在文物馆及怀古楼的文物之中,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不外乎是摆在文物馆木架上的打字机。随着科技的蓬勃发展,科技产品的日新月异,这古老的打字机已被遗忘,取而代之的是携带方便的平板电脑。而过去那个年代的打字机,已沦为这时代的「古董」,就像是务边的历史故事一样,被年轻一代的人们所淡忘,只留下少数像彭西康先生这样年迈的退休人士,继续努力不懈地去捍卫及保存务边的过去及历史,而后辈的我们,对其所作所为肃然起敬,他的努力让我们有机会衔接上一代人的历史记忆。


                                                   

时光轮转,岁月无声,文化历史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一蹴而就的,它需要时间的酝酿与累积。在这过程中,不少文物、古迹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与科技的蓬勃发展而逐渐消失。正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如今的我们或许从来就不曾想过,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够站在文物馆及怀古楼放声地侃侃而谈,全是前人努力的成果。而享有安逸生活的我们应尽点绵薄之力,在这些古迹及相关线索历史文献和记忆消失以前,共同参与发掘及整理史料的工作,抢救那些不该被遗忘的历史。

(文:李如意)

 

 

Last updated: 15 Aug 2014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