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利良先生主讲《媒体与华人文化》

 

  

华人文化对华文媒体,尤其是纸媒的作业,到底带来了什么影响?在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马来西亚华人与文化研究组)的邀请下,《东方日报》执行总编辑陈利良先生于2014326日下午210分至435分,为拉曼师生演讲《媒体与华人文化》,主持人为文学院郑文德老师。经过简单的开场白与赠送纪念品仪式后,讲座正式开始。

陈利良先生开宗明义表示,其讲题的切入点为媒体与华人文化之间如何冲击,进而形成媒体生态或企业的文化。其演讲分成三个部分讲述:(一)华媒与华社之间的关系,(二)华媒与华人文化,(三)华媒的企业文化。由于马航失联事件仍是时下被讨论得沸沸扬扬的话题,因而陈先生也特别拨出时间,讨论马航客机失联事件中,港台媒体的华人文化与思想怎么影响他们的新闻报导,同时比较中西方媒体的处理手法。

「今天讲座的内容,基本上把华文媒体锁定印刷媒体。」陈先生这么说道。一般上,华人认为华文媒体是华人社会的三大支柱(华团、华教、华文报)之一,三者应相辅相成,负起了华社文化传承的责任与义务。「世界第一份华文报章《察世俗每月统记传》于1815年在马六甲印刷,创办最悠久的华文报纸是创办于槟城的《光华日报》。」华文媒体因应华人的精神需求与信息需求而产生,「但马来西亚华文报的责任,也包括了满足华人对政经、文化与精神生活的需要,形成了马来西亚华文媒体非常独特的结构,不仅中港台媒体觉得这种形态很难理解,连新加坡媒体也没有如此的形态。」

「华文媒体有不同的责任与包袱,社会对华文报的期待很高,当中有着历史因素。」陈利良先生表示,华文报承载着很多的社会责任,「华文报肩负了为学校筹款的重任,社会上各大小事也要靠报纸来发声。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变成华媒独特的形态。这样的背景形成了另一结论,即华文报是文化机构,也是文化堡垒。」反之,本地的英文或马来文媒体在社会上的地位却与华媒截然不同。

由于华文媒体是典型的华人企业的经营,因而与其他语言的媒体经营形态很不相同。「个人认为报业是一个公共事业,有自己的责任与范围,但不应把自己看得太清高或自我包装成文化人。」在不作是非或价值判断的前提上,陈利良先生表示华人文化有以下特色:(一)套交情,(二)讲面子,(三)重伦理,(四)大而化之。

他强调,「华人文化中有许多好的一面,但今天要提出来讨论的,是坏的一面。我们应该面对不好的一面,提出来讨论、作检讨」,因为以上的华人文化,实际上掣肘华文媒体的发展。首先是「讲交情」。登新闻讲交情,挖掘新闻也是讲交情,有了交情,什么都好办。「马来西亚媒体的文化,每个人都是朋友」,但陈利良坚持,每个新闻都要写,不能因为对方是自己的朋友而包庇他,「若媒体为了应酬别人而决定是否刊登新闻,是不像话的。」

次之,为「讲面子」。对外而言,若无意中开罪读者或重要人物,不仅会被投诉,也会因而被刻意排挤而得不到新闻。对内,有些新闻从业员不允许别人或自己犯错。「写错新闻要澄清,对一些人而言是很难的。作为文化人,最大的致命点在缺乏安全感,相当多的人有这样的问题。」陈利良先生补充,「实际上,应允许犯错空间,前提是曾作分析判断,非有意为之;追究责任的目的,不在惩罚某人,而是以合理适当的惩罚提醒别人,以免重蹈覆辙。」

「西方媒体上下平等,一些公司甚至连总裁都没有专属停车位。」华人注重辈分伦理,希望能衬托出自己的地位。华人的文化很难接受不讲情面、不重伦理,只看道理的人。「但是,如果我在报馆中不能用理由说服同事不刊登某些新闻,而是用权威来处理,对报馆而言是一种灾难」,陈利良这么表示。他说:「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在管理上应没有辈分、交情。应先讲是非对错,再讲友情,否则机构就会被搞得一塌糊涂。」

中西文化的落差,在于对「法」、「情」、「理」排序的不同。西方文化的排序为「法、理、情」,而华人文化则为「情、理、法」。「在马航客机事件上,西方媒体根据事实来分析,中国媒体却取角不同,报导家属的反应与情绪,属情的一面。」陈利良继而批评一则披露家属被从北京直接载到印度的中文报道。「民航有其组织与规则,这么做是不可能的,曝露了中文媒体专业知识的不足。」

「企业中最理想的是中西文化汇合,但中文报业中,却没办法这么做。该讲理的时候讲情,该讲情的时候却讲理。对自己有好处的就拿来用,对自己不好的就不谈。」这么一来,媒体是否还有明天?「有。关键在改变企业的经营模式,资讯的提供者需更高的专业。西方媒体,就能从事实出发,具备了专业。」

来到这个时代,不仅报业需具备专业,每个行业对专业的要求也更高。「人们可以混日子过,但终究会被淘汰。」他语重心长表示,「批评友族不认真,我们又有多认真?在国际平台上,我们失去了原有的竞争力。关键点在不够认真,而语言的掌握能力,也影响一个人的自信。」 

 

在将近四十分钟的问答时间中,陈利良先生也针对出席者的问题,一一给予回应。「华文报没有客观的条件让记者只跑一类的新闻,但记者要有基本的常识。以航空业而言,就有一套十分严谨的作业标准,记者必须掌握有关资料,否则就会影响判断。」他感叹面子书对现代人的影响太大,白白浪费时间挂在线上刷新网页阅读不专业、不负责任的贴文,却没有主动去寻找正确的资讯充实自己。「知识要有面,有点。你不懂,但有没有花时间去搞清楚?事情发生后,就要去了解,要做功课。在马航失联事件上,我们过滤了很多新闻,确认了的新闻才登。不求有功,只求无过,不能不负责任,因为错误的讯息会影响很多人的心情。」

被询及《东方日报》怎样与其他报章竞争时,陈利良先生表示,「应平衡社会公众的利益与报馆的利益。看报纸是因为新闻,而不是因为内容在应酬别人。我们希望透过长期的工作培养有素质的读者。教育读者是媒体的责任,而不是跟在读者后面跑。」由于社会与报纸会互相影响的,因而办报应有理想、底线,要努力把社会的素质拉上来。「《东方日报》的方针,是努力经营一份能把社会往上拉的报纸,也不能闭门造车。」

另一方面,报纸的整体水平跟过去相比,明显往下拉。陈利良常提醒记者,若写不出评论,就不是好记者。「评论是磨练判断力的最好方式,若连评论都写不出,是有问题的。」在早期,一般负面的刑事案件通常不会被安排刊登在封面,但目前却很普遍,代表着目前读者的阅报口味已趋向越来越血腥、暴力。这让陈利良不禁反思:严肃的新闻会不会没有生存的空间?「《南方都市报》、《纽约时报》、台湾《联合报》、新加坡《联合早报》不会这么处理新闻,严肃的报纸要有自己的看法与立场,也要严谨把关、过滤每则新闻。媒体需重新定位自己的功能,报业需要有深度的人一起努力。」

被询及报馆应怎么拿捏、平衡「立场」与「客观」时,陈利良表示报馆应刊登不同的声音,记者本身也可以另外写一则评论,要有良知的判断与取舍。

陈利良先生表示他愿意担任讲座讲员,重点在于能与社会互动,接触各年龄层的人,「除了让自己知道社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包括他们对媒体的看法,让媒体有机会调整。我们会接受批评,虽不能满足所有人,但可以调整的一定调整。」这一席话,就这么结束了这场超时,同时诚意十足的讲座。临时加入讨论的马航客机失联事件,对出席者而言,更是一个可贵的机会教育。

(陈慧倩报道)

 

 

Last updated: 15 Aug 2014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