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州百年著名锡矿家国际学术研讨会(1848-1957)》报道

 

为感念锡矿业先贤对这片土地的付出与贡献,并填补学界对华人锡矿家研究的空白,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马来西亚华人与文化研究组)在霹雳华人矿务公会的赞助下,对霹雳州内的著名锡矿家展开了调查与资料收集,并以完成一部锡矿家传记为目标。此研究计划预计于2017年结案,但率先于20161022日,在金宝大酒店锡矿(Timah)会议厅主办《霹雳州百年著名锡矿家国际学术研讨会(1848-1957)》,因此本研讨会也说得上是研究计划的初步成果发布会。另一方面,为唤醒人们对锡矿业的关注,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霹雳华人矿务公会与近打锡矿工业(砂泵)博物馆曾于2015年举办第一届“锡矿节”;在以上三造的配合,加上生力军拉曼大学软技能部的努力下,“锡矿节”再次于20161023日举办,而本研讨会亦为锡矿节系列活动之一。

 

研讨会发表人来自海内外,各针对一名霹雳州锡矿家发表文章。详见下表:

 

 

发表人

人物

1

黄文斌副教授(拉曼大学)

郑景贵(1821-1901

2

叶汉伦先生(策略分析与政策研究所)

陈亚炎(?-1899

3

陈爱梅博士(拉曼大学)

黄务美(1854-1921

4

张晓威副教授(拉曼大学)

梁廷芳(1857-1912

5

黄建淳教授(淡江大学)

胡子春(1860-1921

6

庄仁杰博士(新加坡国家图书馆)

胡重益(1871-1944

7

利亮时副教授(国立高雄师范大学)

余东旋(1877-1941

8

杜忠全先生(拉曼大学)

郑大平(1879-1935

9

陈中和博士(拉曼大学)

刘伯群(1894-1971

 

 

本研讨会获得霹雳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医生拨冗担任开幕嘉宾,其他嘉宾尚有拉曼大学副校长(学生进展与校友联系事务)锺志强教授、霹雳华人矿务公会顾问丹斯里丘思东局绅、会长拿督陈联忠局绅、马来亚华人矿务总会会长锺天权先生,以及近打锡矿工业(砂泵)博物馆馆长丘宏义先生。

 

 

 

研讨会筹委会主席黄文斌副教授致词时称,希望通过此研讨会让有着百多年历史的锡矿业得以转型,并纳入文化创意及推动历史文化经济效益以吸引年轻族群留在地方打造“文化经济”。副校长锺志强教授则指出,由于以往的锡矿业研究大部分由英殖民时期的官员从本身的角度撰写,内容不免有所偏颇,因此在马来西亚独立后,应该用我们的眼光来解读祖先所做的一切。接下来,大会邀请开幕嘉宾拿督马汉顺医生致词。拿督马汉顺透露,2017年乃霹雳州旅游年,而州内亦有许多与锡矿业相关的景点及历史资源,故州政府将设法重新“再开采”历史,让它成为吸引游客的卖点。纵观嘉宾们的致词,锡矿业曾是我国上世纪的最大税收来源,但人们却对它所知不多。由此可见,在锡矿业渐渐没落、上一代渐渐老去的今日,锡矿业研究已是非常急迫的工作。

 

 

在开幕典礼结束之后,研讨会的第一场次正式开始,发表人分别是黄文斌副教授、张晓威副教授、陈爱梅博士。黄老师指出郑景贵其一生最引人注意之处,乃他曾是霹雳州拉律(Larut)械斗时期(1862-1873)的海山党派的党魁;1870年代后期,英殖民官员也在郑氏建言下发出21年的矿场地契与颁布改善矿工福利等措施。至于梁廷芳的行踪则见于槟城与怡保,曾担任槟榔屿副领事,与清廷关系良好,并为中国把霹雳州开矿章程翻译成中文。此外,梁氏曾赴欧洲考察矿务,推进了马来亚锡矿业的现代化。富甲一方的太平锡矿家黄务美,事业版图从板厂生意横跨至锡矿业,其矿场在1907年已雇有4500人,实力不容小觑,发表人亦进一步针对黄氏何以没有被选为州议员展开讨论。主持人陈中和博士针对锡矿重镇的现况提出了疑问,其中包括了“锡米之都”怡保,大部分锡矿家及领袖皆是客籍人士,为什么现在怡保会变成讲粤语的地方。出席者罗淼祥先生表示,由于锡矿家都以客家人为主,早期客家话与粤语都是怡保的通用语言,不过客家话的地位目前已被粤语取代。依照推测,这种现象或与香港连续剧风行有很大关系。

 

第二场次的发表人为叶汉伦先生、黄建淳教授与庄仁杰博士。因拉律战争而崛起的陈亚炎,在第三次的拉律战争爆发期间领导义兴党人将人数占优势的海山党人打败。经英国居中调停后,陈亚炎和郑景贵的身份从竞争对手,变成携手为霹雳太平和华人的民生福利共谋出路的官委议员。继之,被誉为“锡矿大王”的胡子春,16岁即学习探勘锡苗,其于1901年设立“端洛矿务公司”被《马来邮报》誉为东方规模最庞大的矿场。本场次第三位锡矿家为胡重益(与胡子春同乡,皆福建永定人),在第二次南渡时才跟随族人学习锡矿场事业,并于之后成为实得力公司(锡矿买卖公司)的代理,对其生意帮助颇大。胡重益的锡矿场包括复万隆与复万和,同时也与其他人合股投资其他生意,发迹后对同族子弟照顾有加。由于在场出席者提出了福建籍永定客家人的身份认同问题,主持人利亮时副教授也在场次结束前特别说明,早期中国人南来的时候并没有客家的概念,“客家”这个概念是经过胡文虎(1882-1954)与学者罗香林互相推动与强调后才出现的。

 

 

第三场次的发表人为利亮时副教授、杜忠全先生与陈中和博士。将“余仁生”发扬光大的余东旋,在1892年才从佛山回到出生地槟城,1908年在霹雳州近打、雪兰莪及森美兰三地拥有九座矿场。余氏的投资眼光独到,让企业业务多元化,后来也成为马来亚树胶业重要的投资者。随后,第二位发表人针对郑大平的事迹发表研究心得,他说受西方教育的郑大平为郑景贵四子,参照西方矿家的采矿方式并引进昂贵的采矿器材,经营手法有别于父亲,基本可见两父子的不同风格。至于霹雳华人矿务公会创办人之一的刘伯群,并非霹雳州最富有的矿家,但却是霹雳州华团第一人,也是锡矿家梁燊南之后的重要领袖级人物。本场次结束前,主持人叶汉伦先生补充,近打谷连同太平一带,都是靠锡米建构起来的,锡矿家撑起了这个世界级的锡米生产区域,也带动了这个区域的发展。如果把本研讨会视为研究计划的中期报告或检讨来看待的话,接下来的书写应该努力围绕“锡矿”主题来撰写或修改。

 

所有学者发表完毕后,本次研讨会也进入了尾声。筹委会主席黄文斌副教授到台前为研讨会成果作总结,“这是第一个以锡矿家传记为主题的研究计划,但应该不是最后一个。至于后续如何,当看后续发展的因缘”。黄老师继而说明以上锡矿家入传的原因,以及传记的撰写方向,并提醒各位学者从史家的角度来撰写文章与补充史料的论述,“本地锡矿家的史料的确很难找,希望大家不要灰心,共享资源,并把文章调整至以‘锡矿’为主轴”。

 

由于出席者皆是锡矿业或本地历史的关心者,因此大多逗留到研讨会结束方才离开,有者则进一步与发表人联系交流,并热心提供相关资讯,冀望协助完善锡矿家传记的书写。在时局变化极大,人们渐渐淡忘锡矿业的这个时代,本地锡矿业研究肩负着极大的意义与使命。希望在一代人,或是两代人的努力研究下,能让锡矿业成功转型,也让昔日记忆长留在人们的脑海中。

(陈慧倩报道)

 

 

Last updated: 06 Jan 2017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