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亚独立前霹雳州锡矿家――李桂和》讲座报道

位于近打谷的怡保一度是世界锡米之都,因此也曾经造就了不少锡矿家,最负盛名的当为梁碧如(1857-1912)、姚德胜(1859-1915)、胡子春(1860-1921)与梁燊南(1878-1970)等人。实际上,怡保的锡矿家又何止以上数人?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与金宝近打锡矿(砂泵)博物馆为让公众了解其他锡矿家的事迹,特于2016101日下午2时举办《马来亚独立前霹雳州锡矿家――李桂和》的讲座,主讲人即中华研究中心主任黄文斌博士。

 

 

黄老师先交代此讲座的缘起:“怡保有一座花园住宅区与一条马路皆以‘李桂和’命名,因此李桂和算是一个名人。在机缘巧合下,我于两年前遇到了李桂和年逾90岁的儿子李元章先生,并获得李元章先生赞助一笔经费进行研究计划,因此本场讲座亦是《李桂和父子研究计划》的成果汇报会。”

 

 

 

李桂和(1880-1953)为嘉应州人,年少时南来怡保当矿工,后经营矿场致富,与霹雳州闻人刘伯群(1894-1971)、胡重益(1871-1944)等人同期。“李桂和刚开始的时候到万里望当矿工,基本上没有靠他人的帮忙,而是靠自己的努力发展事业。跟同一个时代的刘伯群比起来,其从事的生意看起来比较保守,都是投资房子和橡胶业。不过,保守也有好处,待会会再讲讲保守的态度给李桂和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李氏发迹之后,从家乡五华带了很多同乡过来,其中一个比较有名的叫魏松(?-1961)。魏氏之后到芙蓉采矿,也曾是森美兰梅江五属会馆的会长。至于李桂和本人,则在霹雳州Ulu Kinta一带成立了新广和、广和昌等锡矿公司,工人共有500多人。至于以其名字命名的“桂和园”,则是怡保第一个花园住宅区,英文则称“Canning Garden”,纪念当时在此地段上的“Canning Estate”公司。之后,黄老师重点讲述李桂和一生的贡献。“第一、怡保有一条李桂和路,和一条小径。这个人一定要对地方&#26#26377;贡献,地方上的路才会以他的名字命名;第二、他回乡捐款,建了一条街;第三、抗日的时候曾捐款,也曾担任筹赈会的财政。因此日本人来的时候,李桂和曾被抓去拷问。据其儿子的口述,李桂和被拷打至中风才获得释放,当时的住家也被日军征用;第四、李氏在马来西亚担任的社团职位,大多跟客家族群有关,因此他也有很浓厚的客家情意结;第五、慷慨捐款给学校与慈善事业。”

 

 

李桂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事迹是在六十一岁寿宴(1940)时,捐出国币五万元抗日救灾。李氏此举,感动其他单位相继购买爱国礼券贺寿,共襄盛举,筹得的款项达一千多元,国民党主席林森也于此时送了“积善余庆”牌匾给李桂和。发迹后,李桂和也曾发展故乡五华,曾有一名学者形容“客家华侨建屋筑街以繁荣乡镇,可以马来亚华侨李桂和为典型”。李氏在当地建有一百间店屋,还有一座类似祖屋的“锡庆楼”,有60多间房子。“我们推测,‘锡庆堂’可能是以李氏父亲的名字命名,因其父亲的号为‘锡堂’。这猜测是有根据的,因李桂和曾于1930年代,在怡保替远在中国的母亲办寿宴,说明李氏极有孝心。”另一方面,李桂和也曾捐建五华的学校宿舍和科学馆,并数次捐钱回乡救灾,换算成叻币达五十万元,对故乡仍有浓厚的情怀。与上一代的锡矿家如郑景贵(1821-1901)、姚德胜等人比较,李桂和是爱国的,而与李氏同时期的刘伯群(1894-1971)等人则鲜少发展故乡。可惜的是,李桂和在家乡的房子,最后没办法完整保留下来,“他的儿子李元章先生曾于1960年代回乡一次,发现故乡的建筑已被红卫兵破坏了,觉得很伤心。因此之后再也没有回到五华。”

 

除捐助故乡与爱国事业,李氏也捐助本地学校单位,如怡保育才中学、霹雳女子中学,以及槟城鐘灵中学等。身为马来亚未独立前的锡矿家,李氏捐款回乡的同时,又大力资助本地华校的作为,除了体现锡矿家的贡献,实际上也蕴含着一些深意,而李氏其人其事,也更有了研究的意义。至于李桂和本人的生活轶事,在今日看来也具有十足的传奇意味。“以前采矿的人基本上会囤积锡米,等到锡米有价格的时候再出售。可是,日本人来了以后,要华人交奉纳金,华人矿家只好把埋在地底下的锡米挖出来交给日本人。”但是,李桂和在二战前已经把手上的锡米卖给英国人,而且也已拿到收据。这种保守的经营手法,让李桂和得以在日本人离开后,凭着收据向英国人拿回共八十万的货款,再用这笔钱来投资产业。

 

在本地社团活动方面,李桂和曾任霹雳嘉应会馆的董事、会长(1952-1953),也是嘉联会创办人之一。不过,李氏最常担任的职位不是会长或主席,而是财政。“据我们的统计,他曾担任社团的财政达14次。李氏或许并非当时的一线领袖,但却是当时最可靠的人。李桂和与其他锡矿家的不同点,也在于他会让儿子李元信陪同出席社团活动,或由李元信代表出席活动。”李桂和在社团方面的另一轶事,是为人大方。“闲真别墅是早期有名的矿家俱乐部,提供搓麻将等休闲活动,并从中抽取费用。李桂和曾出钱让人打麻将,输了就自己垫,赢了就让对方带走。”李桂和的儿子李元章成为别墅会长后,也曾出钱维持闲真别墅多年,展现出两代人的大方个性。不过,年纪渐长后,李元章已卸下别墅会长一职,目前已经由拿督丘才干接任。

 

“李桂和南来后靠自己的努力而成功,因此他的故乡情意结比一般人浓厚,也会回到家乡建设,参与抗日。”在所有的社团活动中,也可见其客家情意结比较强,参与很多客家的组织。“李桂和是白手兴家,然后慷慨回馈社会的其中一个个案。这种人,可以用什么理论来形容他,该怎样去解读这样的一种行为?”李桂和的个案,也说明了积极回馈社会后却没有广为怡保人所知的锡矿家也仍大有人在。怡保以锡矿家命名的马路还有张珠路(Jalan Cheong Chee)、郑大平路(Jalan Chung Thye Phin)、胡曰初路(Jalan Foo Nyit Tse)等,没有留下路名的锡矿家也仍有胡重益、潘敬亭(?-1950)等人。主讲人口中的“理论”,看来也的确有待进一步的研究成果来建构了。

 

(陈慧倩报道,沈忠量摄影)

 

Last updated: 06 Jan 2017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