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历史研究青年培训计划(六):《档案与历史研究》讲座

“档案”在历史研究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作为历史的证据,档案不仅具备原始性与可靠性,甚至是了解社会发展过程的重要凭借与参考。

由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马来西亚华人暨文化组)筹办的“华人历史研究青年培训计划”的活动系列,于201646日(星期三),下午三时正迎来了第六场讲座。此次讲座由张晓威博士主讲,讲题为《档案与历史研究》。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主任黄文斌博士致辞时表示:“今天由张晓威老师来给这场《档案与历史研究》讲座是最适合不过的,因为他的三个学位都是历史系培训的,他在台湾三所不同的大学念书,即政台湾大学、中央大学以及治大学,是历史研究专业毕业的。因此,我们感到荣幸能邀请到张老师在百忙中抽空前来为我们演讲。”

 

     《档案与历史研究》讲座主要是针对“档案”与历史研究的密切关系进行讲解,并且介绍与马来西亚华人研究相关的档案。张老师指出“历史”的意义可分为四层,由表层到深层,分别是:

  1. 过去所生的事实;
  2. 历史记录与历史遗迹所表达的过去;
  3. 历史学者对过去的研究成果;
  4. 社会大众心目中的过去(研究成果的普及化)。

     与此次讲座主题相关的历史层面则是第二层的“历史记录和遗迹所表达的过去”。

张晓威老师说:“历史是无所不在、无所不包的,历史呈现于人们眼前的方式便是透过‘史料’。‘历史记录’与‘历史遗迹’便是史料的一环。”此外,“没有史料是不能进行历史研究的。”张老师随即针对“史料”以及其使用限制进行了一番简介。他说,随着科技发达,历史记录已由纯粹的文字记录,发展出许多不同的记录方式,如摄影、录音等;而历史遗迹则是小至桌椅,大至楼房皆可算数。

    “档案”属于文字记载的史料。这一类史料的使用有其限制:

  1. 现实条件之限制(造纸技术与印刷术的发展);
  2. 社会条件的限制(社会组织的教育水准);
  3. 记事者只会记录感兴趣的事;
  4. 记事者的表述能力;
  5. 史料流传过程中发生的变化(政治因素、天灾、抄写错误)。

 

除此之外,张晓威老师还针对实物史料进行简介。这类史料的例子有建筑、坟墓、山河景观等,而它在使用时会面对的问题则有史料因为新旧更替遭遇破坏,使到史料出现残缺,而山河景观也会因为地质变化而改变。由于档案是历史的证据,因此档案的特点便是原始和可靠,在历史研究中是非常重要的依据。此外,档案也包含了多样且丰富的知识,对于历史研究工作者以外的人们,档案也可提供额外的知识。

 

档案分成两类,一为国家档案,二为机关档案;前者的价值高,因此会被永久保存,后者则是各机关自行归档保存,以备日后作为参考的档案。

 

了解“档案”后,张晓威老师便为大家讲解“解读档案的方法”,其方法便是依照历史研究法处理。首先必须收集材料(史料),之后针对材料进行全方位视角的分析与鉴定。由于历史记录会因为记事者立场的变化而出现偏差,因此分析与鉴定是必然的。张晓威老师对此指出了三个不同的立场:

  1. 官方立场(如政府组织、政党的立场);
  2. 学术立场(单纯的学术资料);
  3. 民众立场(民间利益、民众情绪的表达)。

 

不同的立场所呈现的史料,虽会造成史实偏差,但是亦可反映出一方看待事件的方式。因此,张晓威老师提醒,在解读档案时必须谨慎注意记事者的立场,以免出现不客观的判断。

 

若从事马来西亚华人历史研究,研究者可以使用中国与英国的政府档案”。中国政府档案中,清朝的档案提供了相对丰富,以及与马来西亚华人相关的资料,而且这类资料也容易被检索到。其中有部分档案可于网络中检索获得,如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的《外交档案》,当中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档案》(1901年后更名为《外务部档案》)便是记录各国外交事宜的档案。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也有收藏《宫中档》与《军机处档摺件》。这些档案中也有关于马来西亚华人的记载。此外,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也有《军机处档》、《内阁档》等等的档案可以使用。

 

张晓威老师还推荐研究者使用誊录档案,因为此类档案字体工整,方便阅读,然而此类档案却会出现抄写上的错漏。此外,《清代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关系档案史料汇编》一书也是可作参考的书籍,“此书是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中,与东南亚相关的档案进行整理后编成的,其中的第一册便是与马来亚相关的档案。”

 

另一方面,台湾国史馆中有两个可用档案,一为《国民政府档案》,二为《外交部档案》。前者的外交与教育类中有许多关于海外华人的记录;后者则是关于马来亚华商与中国政府关系的记载。

 

英国档案馆(Public Record Office)的殖民部(Colonel Office)中,有关海峡殖民时期华人的资料,可以在CO144CO273CO276等的系列中找到。阅读英国政府档案会面对一些困难,如字体潦草导致不易辨识,以及读不懂古英文等问题。

 

     张晓威老师的演讲结束后,便开放现场问答。问答内容大致如下:

  1. 为何马华公会党徽与国民党党徽如此相似?答:已有学者访问到马华公会党徽设计师,两位设计师皆表示与国民党无关。
  2. 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档案馆中是否有英国CO档案?答:有,而新加坡的档案相对齐全。
  3. CO档案可否购买?答:可以,而且已被整理、影印成书。
  4. 官方档案以官方立场撰写,人们该如何辨别真伪?答:官方档案所记载的是确实有发生的事实,可以为依据。此外,研究者可以以从另一种角度看待官方档案,即为何官方要如此诠释某些历史事件。
  5. 翻阅官方档案时,是否可以从档案中没有记载或简单略过的部分看出官方的立场?答:翻查档案前,必须要先对所要查找的事件资料有基本认识,才可以做出这种判断。
  6. 如果档案的字体潦草,难以辨识,该如何解决?答:将档案影印出来请教相关人士,也可以将疑惑放上网络,开放公众讨论以获得解答。
  7. 要研究马六甲王朝历史,可否使用荷兰、葡萄牙的历史档案?答:这是可以尝试的,只是掌握古荷兰文以及古葡萄牙文是一个难处。此外,以荷兰、葡萄牙的档案进行马六甲王朝研究是有的,但是以荷兰、葡萄牙的档案进行马来西亚华人研究,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进行过。

“华人历史研究青年培训计划”负责人黄文斌老师于讲座前的致辞中表示,“华人历史研究青年培训计划”于2016年将把重点放在户外实地考察活动。他预告了培训计划接下来的活动,如419日将会带领同学们参与增龙会馆的春祭活动也仍在安排同学们参观锡矿博物馆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于金宝遗留下来的战壕,并抓紧机会呼吁大家参与10月举办的一场锡矿街活动以及锡矿家研讨会。除此之外,配合7月份与台湾交通大学客家文化学院的交流活动,培训计划将会针对金宝老社区的多元宗教进行田野调查。

 

黄文斌老师更对参与培训计划的同学预告,2016年将有两次出国游学的机会,一是到香港树仁大学(历史学系),二是到台湾交通大学(客家文化学院)。对于黄文斌老师的一系列计划,张晓威老师表示支持,并且赞扬其对推动历史研究的热忱与毅力。张晓威老师亦表示,中文系的课程偏向文学,因此中文系的学生能够得到文字表达的训练,再加上培训计划的一系列训练后,便可以弥补中文系学生在历史研究这一块的不足与限制。

甄蔚宁报道

Last updated: 06 Jan 2017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