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历史研究青年培训计划(五):马来西亚华人历史重构――以马六甲青云亭为考察案例

 

 

     2016318日(五),金宝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邀请黄文斌博士分享其在马六甲青云亭的田调研究心得,这是华人历史研究青年培训计划系列的第五场活动。


黄文斌老师指出,目前研究马来西亚华人历史遇到两个问题,那就是马来西亚的华人与中国传统文化脱离不了关系,所以古代的经典必须要研读,以奠定民族文化素养的底蕴。另一个,马来西亚华人历史要靠华人自己建构,丰厚我们祖先移居马来亚的历史,借鉴历史以开展民族的未来。

至于他选择研究青云亭的原因,则是因为官方论述马来西亚历史,皆以马六甲皇朝为主轴,况且马六甲曾经是历史上重要的国际商港,因此,马六甲是非常重要的历史地域。虽然如此,至目前为止,华人移居到马六甲的历史记录是不足的。他在马六甲三宝山上发现了1614年和1622年(明末时期)的墓碑,并于2014年到厦门作研究时,发现李为经(马六甲甲必丹)在郑成功战败后逃到马六甲生活,清兵入主厦门三十年后,他再排侄儿回厦门重盖家庙及重写族谱。由此可见,明末时期马六甲已有华人社会了。

青云亭的外形属于闽南式的建筑,当时的马六甲华人多属漳州及泉州人。其主祀神为观音、有道教旗幡、设有宗祠,是融合儒佛道三教的寺庙。青云亭不只是宗教场所,还是政治场所,因为当时的甲必丹都在青云亭管理行政及办公。青云亭以甲必丹为领袖,目前记录到的三位甲必丹,包括郑芳扬(明弘)(1632-1677)、李为经(君常)(1614-1688)及曾其禄(耀及)(1643-1718)都是在明朝末年出生,在清兵入主后,社会动荡而移居至马六甲。依据李为经与曾其禄的颂德碑曾说“明季有祚”、“遭沧桑故避地甲邦”及神祖牌有“避难义士”的形容文字记录。他们在这里从商,是华人社会的领袖,管理治安问题及协助无钱而有能力做生意的人等。与中国不同的是,当时的马六甲华人社会领袖,都是商人,并非“仕人。他们赚钱后作慈善,建学校以办教育,买义山让移居华人得以安葬,入土为安。

虽然我们见到的碑文资料多提到郑芳扬及李为经是青云亭的创建人,但黄老师认为青云亭于1673年重建,最可能涉及而有贡献的是李为经及曾其禄。依据碑文李为经的颂德碑有“捐金置地,泽及幽冥”,同样的,曾其禄有“死丧无依,买山为之葬”的记录。此外,青云亭有李为经的肖像挂在“立德立功堂”,而曾其禄有“青云古迹”的题字,但没有见到郑芳扬的遗迹。况且,李曾两人是岳父与女婿的关系。他们两位是泉州厦门人,来自邻村。郑芳扬来自漳州文山。

依据黄老师到李为经及曾其禄的家乡,即厦门的“曾厝港”观察,青云亭内所拜的神灵,如主位拜观音、右位拜保生大帝、左位拜妈祖,与其原乡一样。寺庙里自1801年就有僧人居住,据文献记载最早捐款者是一位叫悦成的和尚。青云亭&#3#30340;僧人都来自莆田的龟山福清寺,但悦成和尚是否如此则暂无法获知。

依照第二任亭主薛文舟所刻的碑文,青云亭应该是在1673年建立的,而青云亭的命名在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说法,而这些说法,都仍有青云亭保留的碑记为证,可见历史文物对从事历史研究的重要性。第一种说法是商人到马六甲行商,事业顺利“如青云之得路”,取平步青云的含义,称青云亭。第二种说法则较倾向于宗教观,以观音菩萨“想其青眼旷达,随在寻声救苦,慈云远被……”来解释青云亭名字的由来。

青云亭的社会功能不仅是宗教祭祀活动,还维持华人社会秩序、解决华人纠纷、谋求华社福利、主持婚姻、提供墓地安葬逝者。青云亭的管理层在1641-1824年共由11位甲必丹管理,1824-1957年则由6任亭主管理。1957年至今,青云亭已变成纯宗教场所,其管理层则改为“四大理”的制度,但近几年来已加多两位理事,成为“六大理”。

  

黄文斌博士结束演讲后,即开放问答时间,现场反应热烈。问答内容大致如下:

1.如何判定早期的马六甲华人多是漳州人或泉州人?答:荷兰人文献提到Kampung Cina,里面有漳州人的记载。最早的甲必丹、亭主及三宝山的墓碑皆可找到他们是漳州人。

2.所谓华社的福利,其花费由谁承担?答:应该都是甲必丹或领袖所出钱的,因为是他们都是商人。这点从许多碑文捐款芳名录可以看出。亭主时代,有向大众募捐进行普度的记录。

3.甲必丹多从事什么生意?答:目前还没发现这些资料,须再研究。依据碑文记录,有厦门洋行的捐款,估计与海上贸易有关系。

4.甲必丹延续葡萄牙统治的制度,甲必丹是传子嗣吗?还是推举制?答:甲必丹之间是有血缘性关系的现象,如传给儿子,或有亲戚关系,如女婿等,大概当时只要大家公认某人可以担任他就可以似的,没有固定的传承模式。

5.华人信仰和当地信仰会不会有冲突?答:当时种族之间各有不同的甲必丹,包括马来人及印度人,但没有实际的法律权力,都靠长者管制(自治)及社会礼俗契约来管制,除非是杀人之类大事,才交由洋政府处理。青云亭四周是有基督教堂、回教堂,印度庙,这是治理者为促进宗教和谐的用心,没有听过宗教之间没有过什么冲突,反而有融和,例如印度庙游神,华人抛椰子。

至此,讲座也宣告正式结束。现场约30位出席者,大多是中华研究院师生,余者来自文学与社会科学学院、资讯与通讯科技学院、理学院。值得一提的,乃2016年度的青年培训计划也获得了文学院、理学院、资讯与通讯科技学院学生的参与。黄老师对此很有感触,他说:“很多学生中学毕业后,对中华文化仍有兴趣,但出于对未来的考量而选择了别的科系”,欢迎中华研究院以外的学生一起参与华人历史研究青年培训计划,为华人历史及文化研究尽一份力。

(刘竞仁报道)

 

Last updated: 06 Jan 2017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