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历史研究青年培训计划(四):历史档案与田野调查

2015122日(三),金宝拉曼大学邀请了陈爱梅博士讲述“历史档案与田野调查”,这也是华人历史研究青年培训计划系列中的第四场活动。到场人数约40位,出席者都是中文系的师生,而这次演讲则由黄文斌博士主持。

 

主持人黄文斌博士作开场白

黄文斌博士认为中文系的学生,必须有能力在没有文献的情况下做研究。基于中文系阅读文本的训练,再学习人类学与社会学实地考察的训练,以此弥补作研究时面临文献不足的欠缺。他还提出约95%中文系毕业生不会继续升学,其中的50%-60%从事教育业,剩下的毕业生较难与其他领域的毕业生竞争。透过培训后,中文系学生若能够自如运用自己的文化底蕴,加上对华人研究的认识,将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陈爱梅博士演讲

陈爱梅博士开始就生动地用“洗琉琅”来比喻做历史研究的方法,她认为洗琉琅必须先知道哪里有锡米(哪里有材料),再进行过滤(材料怎么用),最后才得到锡米(成果)。在前言中探讨了进行历史研究的重要性就是争取发言权,而历史的价值来自于史料基础上,因此一手资料(Primary Sources)至关重要。

随后陈博士介绍了三种马来西亚华人史的书籍,教导学生需透过阅读中文、英文及双语资料以获得更全面的观点与知识。陈博士介绍了东南亚许多有助于做本土研究的图书馆与档案局,其中较注重的是马来西亚国家档案局(Arkib Negara Malaysia)及各州属分局。陈博士也告知了档案局的运作模式、档案/资料的形式、及影印文献的价格,“对一名普通学生而言,到国家档案局影印资料的成本相当高”。据了解,影印历史文献的收费是RM0.30一张,普通文献的收费则是RM0.10一张,历史照片的收费更高,但调阅资料或文档则是免费的。陈博士同时提醒同学们,不要为了省钱而偷拍资料,“一旦被抓到,场面是很难看的”。不过,研究者或同学可以携带电脑,在档案馆的研究大厅(dewan penyelidik)自行摘录本身需要的资料重点,再把文档归还。

到了田野调查的部分,陈博士注重的是调整研究者的心态。她认为无论研究者的志向多么崇高,研究对象并没有义务接受采访。即使是接受了采访,研究者的工作也只是聆听,而非教育或教训对方。最后她介绍了数名田野工作者、基本本土研究成果的书籍、两个全影像档的网络报章资源和一个奖学金来源。让有兴趣投身作本土研究的中文系学生,对其进行方法有更进一步的了解。陈博士在演讲中频频提到,“做,就对了”,借此说明从事田野调查不能犹豫或考虑太多,若没有人把握时机进行研究,很可能就会错失良机。她举例,2008年间,金宝的SEK矿场还在经营中,但目前已经停运,后来的人也没办法看到有关场景了。

黄博士总结,从事任何研究,尤其是历史研究,不能有歪念头,“心正,得到的助力也会多”。他也强调,训练中文系学生查找档案馆找资料已到了势在必行的阶段,将来计划组织学生一起到档案馆,学习查找历史文献。

(刘竞仁报导)

Last updated: 14 Jan 2016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