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泉师:汉都亚兵法vs关云长兵法

2014122日,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郑文泉老师应语文出版局之邀,前往参加Bengkel Projek Kajian Perbandingan Karya Agung Melayu-Cina: Hikayat Hang Tuah-Hikayat Tiga Negara,并在会上发表了〈汉都亚兵法:《汉都亚传奇》与《三国演义》之兵法比较――以“三十六计”为据〉的学术论文。

 

本工作坊也是语文出版局资助的“《汉都亚传奇》与《三国演义》的比较研究”计划之成果汇报会,其它成员除郑文泉老师外,还计有Ruzy教授(国民大学)、Ding Choo Ming教授(国民大学)、Jelani Harun博士(理科大学)等共五位,各被指定一个研究课题作比较。郑文泉老师是负责《汉都亚传奇》与《三国演义》的战术兵法研究。

 

《汉都亚传奇》与《三国演义》的研究团队与语文局官员

 

对于《汉都亚传奇》与《三国演义》之间的可比性,郑老师指出,两者从直观上皆无相互影响或可相提并论之处,无论是在人物格局、历史真实性、故事背景上都不相同。然而,这两部著作的故事情节都离不开战略兵法或用兵之术,若从这一点看,其性质却是相同的。因此,郑老师选择了中国另一部著作――《三十六计》作为中介及论述框架,以便对两者所用的兵法作适当的分析。

 

然而,若将着重于单一人物的《汉都亚传奇》与整部《三国演义》在兵法上作比较,是有欠公平的,因而郑老师又将《三国演义》缩小到局部的人物传奇来看,以使两者更具可比性。《汉都亚传奇》的故事背景是马六甲王朝时期,而《三国演义》则是东汉末年至三国鼎立时期。郑老师认为,从王室正脉来说,马六甲国王可与蜀王刘备对比;而以汉都亚为首的五位师兄弟又可与刘备的五虎大将对比;若再从英雄性、忠肝义胆与永世不朽性来看,《三国演义》中的关羽将是最可与汉都亚进行比较的人物。因此,郑老师的论文主要便是以“三十六计”为据对汉都亚与关羽平生所用过的兵法进行对比分析,加深对他们在这方面的认识。

 

郑老师以分类图表为大家简单地介绍了“三十六计”之后,便开始进入了正题。郑老师指出,汉都亚所用的兵法整体而言是属于防卫性质的,因为他大多数时候都处于十分不利的境地。在马六甲,他曾两次蒙受不白之冤,当时他便分别使用了“三十六计”中的“美人计”及“走为上计”,成功脱难。而当他作为马六甲王朝使者身处异国时,用的是第二十三计“远交近攻”来化解马六甲可能遭受的威胁。此外,处在异乡为异客,大多时候都很被动,但他在满者伯夷时却能够时常“反客为主”,以此计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

郑文泉师发表中

 

至于关羽则不像汉都亚般一直处于不利之境,因而所用的计策便涉及了有利与不利于己时的两种情况类别。在刘备建立蜀国之前,关羽跟着刘备寄人篱下,用得最多的是第二十九计“树上开花”,即攀附别人之势以壮大自己。此外也常常要用上第二十七计“假痴不癫”,将心中的雄心壮志谨慎隐藏,以免壮志未酬,身已先死。而当刘备成功建立蜀国之后,情况便较于己有利了,当时为了与魏国及吴国抗衡,蜀国上下包含关羽在内皆决计联吴抗魏,用的是第三计“借刀杀人”。又共同设计在吴国与魏国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实行第五计“趁火打劫”,坐收渔人之利。

 

说完汉都亚及关羽的兵法谋略后,郑老师表示这里所论仅仅是以“三十六计”为框架所得出的两人兵法之大方向,并未包含其全部。而汉都亚的兵法虽说只有不利于己的情境之一类,但那也是受其生平境遇之所限,故不宜将此视为一种缺陷。

 

Jelani Harun博士报告《汉都亚传奇》与《三国演义》的国体比较研究

(李小柳报导)

Last updated: 14 Jan 2016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