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泉师:古代马来人的佛教知识分类学

 

研讨会会场

2014115日至6日,马来西亚国民大学文明伊斯兰研究所(Institute of Islam Hadhari, UKM)、马来西亚伊斯兰科学学会(Academy of Islamic Science Malaysia, ASASI)及马来西亚伊斯兰发展局(Department of Islamic Development Malaysia, JAKIM)联合主办了“第四届东亚与东南亚科学哲学国际学术研讨会”(The 4th East Asia and Southeast Asia Conference on Philosophy of Science),以英语为媒介语,地点设在马来西亚伊斯兰训练中心(InstitutLatihan Islam Malaysia, ILIM)。与会者除了本地大专院校学者外,还有来自台湾、韩国及日本的学者。

 

郑文泉老师也是受邀学者之一,并于116日下午发表了题目为“Malay Classification of Buddhist Knowledge”的论文,即有关古代马来人的佛教知识分类学。郑老师这篇论文主要是重温俄籍英国学者Vladimir Braginsky对于古典马来文献的分类系统,并就古代马来人的佛教知识分类学对此提出了一些意见及看法。

 

郑文泉老师发表的论题

郑老师首先为大家介绍Vladimir Braginsky在俄国以及迁到英国后的几部著作,主要都是与马来古典文学/文献的发展、历史以及系统性认识有关。按照Vladimir Braginsky的研究,他认为16世纪下半叶至19世纪上半叶为传统马来文学/文献的古典时期(classical period),即灿烂的开花阶段。他也提出古典马来文学/文献系统(system of classical Malay literature)包含三个领域,由低到高分别为美学领域(sphere of beauty)、实益领域(sphere of benefit)以及精神完善领域(sphere of spiritual perfection),是一种三重系统。其中美学领域包含的体裁类型有奇幻冒险故事、浪漫诗歌等,读者主要从情感上感知;实益领域有叙事文学、启发性文集、王朝纪事、历史性或启发性诗歌等,读者主要以理智感知;精神完善领域则有圣经、理想化的传奇故事、苏菲寓言诗等,读者须以灵性感知。

   

Vladimir Braginsky在俄国以及迁到英国后的几部著作

但若从知识的角度来看,上述美学领域可说包含的是奇幻冒险及浪漫性的知识;实益领域是启发性、历史性的知识;精神完善领域则是宗教、神秘性的知识,分别满足人们情感、理智及冥思方面的需求。因此,这三重古典文学/文献类型系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一种三重知识分类。换句话说,这三重知识分类也可看成是对古典马来知识的一种分类法。那么,它是否也适用于Vladimir Braginsky界定之下的更早的古老马来文学/文献时期(old Malay literature period7世纪-14世纪上半叶)呢?

 

Vladimir Braginsky的看法,古老马来文学/文献的分类,是由佛教梵文经典、与经典相关的论述及作品、实用领域文献、非实用领域文献这四个方面,以同心圆的方式由内向外逐步扩大的。他认为这有缺系统化,也就是不能构成上述的三重系统,因而不足以称作马来文学/文献史上的古典时期(开花阶段)。但郑老师表示Vladimir Braginsky在这方面的论述是比较含糊且值得商榷的。

 

讲述之一瞬

郑老师以古老马来文学/文献时期即已存在于印尼爪哇的婆罗浮屠塔(8世纪末-9世纪初)为例,指出其建筑层次及浮雕的佛经演示,实际上可与Vladimir Braginsky所提出的古典马来文学/文献时期的三重系统对应:其低层所示《佛本生经》中佛陀在此界出生前三十四世的故事,以及《譬喻经》的故事,皆可归入美学领域;中层是有关《方广大庄严经》中佛陀讲经教学的传记,可归入实益领域;上层是关于《大方广佛华严经入法界品》中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悟前参学事迹,则可归入精神完善领域。

另一方面,从一些可靠的文献如义净的《南海寄归内法传》,以及释迦称著、义净汉译的《手杖论》,还有婆罗浮屠塔之浮雕所演示的五部佛经次第、印度僧人阿底峡的《菩提道灯》、苏门答腊金洲法称的七部论著等,可以推断古老马来文学/文献时期已有其一套知识分类系统,并可知印度的“五明”知识分类法甚兴于室利佛逝王朝时期(7世纪-13世纪)。所谓“五明”,即声明(语言学等)、工巧明(艺术、技能、天文等)、医方明(医药学)、因明(逻辑辩证)及内明(佛学知识、法界实相)。其中“内明”的佛学知识又可分为五个层次,由低到高分别为因明、对法、戒律、中观和瑜伽。在瑜伽行派中,阿底峡又在其《菩提道灯》中将修道的次第分为下士道(人天乘)、中士道(小乘)和上士道(大乘)三等。虽然这是一种解脱道的修学次第,但其各等级所包含的佛学知识,与Vladimir Braginsky的三重系统似亦具可比性:上士道的慈悲知识可比于精神完善领域;中士道中对于预防个人恶行的知识可比于实益领域;下士道中有关个人获取世俗之乐的知识则可比于美学领域。

 

由上述两个实例,郑老师指出Vladimir Braginsky的古典马来文学/文献系统似亦适用于婆罗浮屠塔的分层上,若然,按照Vladimir Braginsky的标准该时期便应被承认为马来文学/文献史上的古典时期。此外,室利佛逝王朝时期瑜伽行派的三士道修学次第与Vladimir Braginsky心理学意义上的三重系统也具有潜在的关联,诚然,对于文学及知识具有三重修学次第观的室利佛逝王朝时期是否更应被定为马来文学与思想史上的古典时期,而原来被Vladimir Braginsky所称的“古典时期”(16世纪以后)则应被重新定义为“后古典时期”,实须学者们重新认真审议,以便对马来文学与思想史有更周全的认识。

 

郑老师发表完毕,几位台湾学者及马来学者提出了一些问题,郑老师也予以解答,一番讨论后大家对所述的佛教知识分类学皆相当看好,并期待其后续的演化。

(李小柳报导)

Last updated: 11 Feb 2015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