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尚雄博士:华马翻译――中国古典文学之可译与不可译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汉学组于201374日在中华研究院(八打灵校区)举办了一场题为「华马翻译――中国古典文学之可译与不可译」的讲座,主讲人是吴尚雄博士。吴博士为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翻译学博士,现于马来西亚理科大学人文学院翻译部担任高级讲师,主要研究专业是翻译学、文化和翻译、语意和翻译、马来文文法、华马翻译。主要著作有:中国古典名著马来文译本系列(Siri Cerita Klasik China) ,华文-马来文:文化可译性(Bahasa Cina-Bahasa Melayu: Kebolehterjemahan Budaya)

讲座中,吴博士从翻译学的角度为大家探讨了中国古典文学翻译成马来文的可译性问题。首先,吴博士为大家讲解翻译的两大要素,即语言符号的转换与文化象征的转替。因此,在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语言的过程中,便会出现形体与语义是否可译的问题。形体是一般的语言符号,语义则包含了更深层的文化象征意义。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吴博士以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中已翻译成马来文的《封神演义》、《镜花缘》、《聊斋志异》、《西游记》和《水浒传》为例,从各方面跟大家探讨其可译性问题。其中包含了书名、测量单位、地方名、神仙、食物、饮料、信仰、服饰、武器、称呼、用具、气候、双关语、文化意识等可译与不可译的情况。

由于吴博士富有华马翻译的经验,故而也可说是一种经验之谈,为大家提出了不少独到的见解。吴博士认为译者有义务引领读者进入被翻译语言的文化当中,因而对于两种语言背后的文化均应有正确及深入的认识,并在翻译时小心斟酌用词,否则可能会对读者造成误导。例如将「接风酒」、「女儿红」翻译成「arak」(酒)时,在两种语言的褒贬色彩上便有了差异。「接风酒」、「女儿红」在中华文化里是好的东西,但「arak」在马来人的观念中是不好的东西、是被禁止的,因而会形成马来读者对中华文化认识上的误差。面对类似情况,译者应在有必要时加一注脚解释之。

 

 

大多数时候,由于两种语言生成的地理、社会环境、文化因素等有所不同,因此在翻译时语言的形体和语义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出入。原语与译语有越多共同点,其可译性就越高。当遇到有某些不可译的情况时,译者唯有根据其翻译目的在形体和语义之间作出取舍。总体而言,翻译绝不只是符号之间的对换,更须力求思想、思维模式的对等。

 

 

随后何启良院长、郑文泉老师和几位研究生分别提出了华马翻译在马来西亚和中国的情况、华马翻译在马来社会的接受度,以及从事翻译的基本功等问题,吴博士也一一作出了解答。吴博士认为目前马来西亚仍需华人进行华马翻译工作,主要原因是大马华人对这两种语言文化的掌握和认识一般较高。而关于华马翻译的接受度问题,吴博士指出看读者的反应是最直接的,因此在翻译之前可先做些调查,了解读者群的程度、需求、接受什么及抗拒什么等等。至于翻译的基本功,本身对华马翻译充满热忱的吴博士是从小就奠定了语文基础。他也鼓励有意从事翻译者要掌握好原语和译语,了解其背后的文化意识,从而对翻译工作和民族之间的和谐作出贡献。 

(李小柳报道)


拉曼大学网站报道:http://www.utar.edu.my/contentPageNewsAwards.jsp?catid=16&contentid=7098


Last updated: 01 Nov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