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学组「华-马科学哲学学术研讨会」圆满举行!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汉学组于61718日,与马来亚大学文明对话中心(University of Malaya Centre for Civilisational Dialogue, UMCCD)、马来西亚伊斯兰科学学会(Academy of Islamic Sciences Malaysia, ASASI)联办了一场以英语为媒介的华马科学哲学学术研讨会Seminar on Malay & Chinese Philosophy of Sciences),且获得Total Drive Transmission Sdn Bhd的经费赞助,取得圆满成功

这场跨文明的学术会议除了邀请到国内数位在文明对话方面有重大贡献的马来学者发表研究成果外,更有来自台湾清华大学、阳明大学以及南华大学的学者踊跃参与与交流。作为华、马文明的对话平台,本会议的“科学哲学”不取近代西方的自然科学的哲学(philosophy of natural sciences)之意,而是中古所谓的“系统性知识的哲学”(philosophy of systematic knowledge),以便双方有更为平易、公允的对话窗口和交流


 

郑文泉师在开幕典礼上致词

来自台湾清华大学哲学研究所的陈思廷教授为研讨会发表了第一篇文章“Capacity as a Structural Ideas: A Comparative Case Study”。此篇主要讨论以亚里士多德为首的西方文明与中国文明对于特定现象的因果组构过程之间的分别。西方文明大多认为每件事物的构成都是由特定的因由造成,而中国方面的因果论则较为不一样。陈老师提出了“势”的说法,认为一件事物的“因”是多方面而复数的。陈老师企图在这两种认识论之间在现代社会面临的各种问题时,找到更为折中而合适的实用操作方式。同样以西方知识与认识论作为切入点探讨“对话”课题的学者有来自台湾国立阳明大学心智哲学研究所的郑凯元教授,他所发表的文章题为“A Cross Cultural Study of Neuro-Philosophy”。郑教授在这篇文章中主要通过检验此领域的学术泰斗Dr. Georg Northoff 的研究:透过大脑造影的认知神经科学方法探讨哲学与思想的概念,他认为肉体与环境在建构自我与意识上是不可分割的,而脑部仅仅是作为建构这一关系的必要元素,而其本身并不足以成为独立的自我意识。郑教授所要探讨的却是透过亚裔的传统哲学,显示其与西方学界不一样的新颖观点与理念。以上两篇皆作为中国文明与西方世界的比较篇章,而同来自台湾南华大学宗教学研究所的何建兴教授所发表题为“Is Consciousness Self-Aware? 的论文,则透过印度佛教文明对自我意识的认知与西方以笛卡尔为首的论述展开一系列的分析与比较

 

 

后排左一为何建兴教授、右二为陈思廷教授,前排右一为郑凯元教授。

前排左一为ASASI秘书,中二分别为UMCCD正、副主任

郑文泉老师作为其中一名受邀学者,于此次研讨会上发表了一篇以“Xunzi on Empathy: A Confucian and Biological Viewpoints”为题的论文。由于大多与会者是伊斯兰教徒,郑老师特别以Al-Farabi作为比较对象,加深第一次认识荀子的伊斯兰教徒对荀子的印象,并让他们对于荀子在儒家中的地位得到了初步的认识。Al-Farabi被称为伊斯兰教内继亚里士多德之后的第二位大师,与荀子相同,Al-Farabi非常重视知识与学习,他除了是一名哲学家,也是当时著名的音乐家与数学家。儒家的构成分为人性、礼义与天道三个环节,荀子对于人性的认知更倾向于自然科学即生物学的认识。例如,他认为人生下来即有来自于肉体的欲望,而人们的本性就是为了满足肉体的欲望。礼仪的存在是圣人为了满足人的生物欲望而“伪之”的结果,表示礼仪不是人生下来就有的本性,而是要通过后天的人文教养与学习。这样对于事物实质本性的观察,也导致他对于“天”的更倾向于“自然天”的认识。荀子看透事物本质的现实层面,让他对社会阶层与政治理念上更容易“面对现实”。所以他认为社会应该有不同阶层的存在,而每一个阶层的人们都应尽自己的责任,才能保证社会和谐。与他对人性的认知一样,他并不赞成“父业子继”的政治继承权,唯有有能力(透过学习)监督并执行礼仪、规则与社会正义的人们,才应该被提携到相应的地位。这种自然科学式的人性论与现代自然科学上的认知拥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如已有神经科学家提出“镜像神经元”(mirror neuron)的论述,指动物(人类)在执行某个行为或观察其他个体执行同一行为都在发放冲动的“神经元”,让他们能够“镜像”出其他个体的行为,就像自己也在执行相同的行为一样,是一种模仿与学习的能力。而从逆向思维来看,不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同理心了吗?

 

郑文泉师发表论文一影

马来亚大学数学学者Dr. Shaharir Mohd. Zain(前国民大学署理副校长)所探讨的论题更加趋向于马来民族本身的民族哲学研究与探讨。以“Malay Reasoning”为题,他对于能够表现马来民族特质的词语翻译:如Moga-moga的英语翻译显得并不满意,现有的“hopefully”或是“may”其实只是表现了其中一个层面的意思,而缺乏了马来民族“Budic”(字源为马来语‘Budi’,后缀‘c’为表现其性质)的一面。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Dr. Shaharir竟以数学哲学的研究方法来衡量Moga-moga的英语翻译准确性

研讨会期间,被评选为马来西亚20大学问家之一的Dr. Muhammad Haji Salleh也被邀请前来做发表学者之一。现任教于大马理科大学(University Science Malaysia, Penang)的Dr. Muhammad是一位风趣而充满人生智慧的老人家。作为一名文学研究者,他在此次研讨会上发表了题为“Pantun: Romance and Laughter in the Archipelago”的论文。同样的,与在场的马来学者一样,他也一直极力寻找扎根于这些传统活动内的“马来性”,以期建构属于马来民族的自性。这篇以班顿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篇章充满了马来民族可爱而生活化的一面,让我们大开眼界。Dr. Muhammad与与会者分享,其实班顿在马来人的生活内是非常自由、随意而充满韵律的一种生活方式。作为传统诗歌的一种,班顿来源于生活周遭,尤其是大自然的风貌一直是班顿的主角。发展到现代,班顿一直存在于马来人的生活当中,一些年轻的马来人甚至将班顿以简讯方式传出做班顿接龙,直至环绕地球一周后还回到了马来西亚。根据Dr. Muhammad,班顿内的马来性其实是丰富而多面的,如:马来民族依靠大自然生活,他们善于观察自然、向自然学习

 

Dr. Muhammad Haji Salleh发表论文一瞥

纵观此次的发表文章题材甚为丰富,从哲学思想、宗教神学、物理、自然科学、资讯科技、文学、语言等都有所涉猎,而这些论文篇章始终围绕着一个主题:与他者的对话。主题虽为“华马科学哲学”,但也不乏西方学科文明与现代价值的体现,让这次的文明对话除了促进与他者之间的了解,也打开了与会者的眼界,真正实现了‘放眼世界’的宽阔胸襟。

此次的对话除了茁壮了在地的文化交流,也让所有与会者了解到,文明之间的对话并不是学术潮流,而是国际趋势,而只有将视野放宽,人人才拥有了解与聆听他者的能力,拥有更多的宽容与包容心。

 

钟晓贝报导

Last updated: 11 Feb 2015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