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克威博士:

2014430日下午2时,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于八打灵校区的中华研究院举办了一场汉学组讲座,题目是“‘居銮华语’――马来西亚一种特殊的华语社会变异个案分析”,主讲人为邱克威博士。邱博士先前在中国北京大学完成其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专业为汉语声韵学、历史语言学,现为马来西亚国立博特拉大学外文系中文组高级讲师。多年来致志于语言研究的邱博士,当天为大家介绍了曾经盛行一时、但今已衰亡的一种华语变体――“居銮华语”的来龙去脉,并分享其独到的研究心得。

 

邱克威博士为大家介绍“居銮华语”

 

“居銮华语”是1950-80年代通行于居銮市区的华语特殊社会变体。对于其产生的原因,邱博士在梳理了现有的有几种说法后,认为“居銮华语”是由中华学校学生模仿四川老师的口音开始,而其最初通行地“豆沙村”的客家方言为其形态确立的重要基础,两者结合之下,最终形成了特殊的声调变异。因此它不同于一般受方言影响的华语变异,而是更倾向于一种社会变异。

“居銮华语”的变异形态特点,主要是在声调上。根据有关的字音调查与谈话录音,邱博士分析居銮华语的声调特征为:(一)阴平调、上声调保持不变;(二)阳平调全变为上声调;(三)入声部分保留短促调;(四)去声调调值不稳定,大体接近上声调,但有时不变。其中阴平、阳平、上声、入声之保持或变异都属稳定,只有去声调较不稳定,这主要就是受到四川和客家两种方言的相对声调之影响所致。

邱博士指出,“居銮华语”产生后,其流通可分为三阶段,即:扩散期(区域流通阶段)、全盛期(全城流通阶段)及萎缩期(停止流通阶段)。由于“居銮华语”始于中华学校学生模仿四川老师的口音,因此最初是以中华学校及周边地区和“豆沙村”为中心,继而向四周辐射,直至形成居銮市区的通行用语。全盛时期,甚至连外地移居者及华族英校生都在使用。然1980年代开始便不再通用,时至今日,虽并未完全消亡,但已萎缩成一种封闭式的社群内用语。

而一个较有趣的现象是,华族英校生是目前“居銮华语”界里最活跃的使用者。邱博士认为这应该是英校生过去在学校中没有华语环境,其华语都是从社会上学来的,因而他们当时学会的是“居銮华语”,以后再要用到华语沟通时也只能说“居銮华语”的缘故。另外,也许和当时会党成员的使用有关,“居銮华语”一直以来都有粗俗、不正经的定位,故而在社会上基本属于男性用语,女性即使会说,也多只在家里而不会在社会上使用。至于“居銮华语”何以在1980年代突然停止流通,邱博士认为当时语言教育的标准化是一大因素,并提出这还有许多值得探讨之处。

邱博士在总结时感叹,从“居銮华语”的个案分析来看,最叫人担忧的还不是这一社会语言变体的衰亡,而是目前居銮社区成员对这一衰亡现象的冷漠态度。对此他指出,虽然语言有标准不标准的问题,但语言是一种现象,必定会受到特定社区的影响,并承载着一个社会群体共同的历史记忆,所有变异形态都是语言与社会互动影响下的合理现象,因此不宜轻易用标准或不标准来否定任何一种语言现象。

       

        邱博士赠送《学文》期刊予中华研究院             张晓威院长赠送纪念品予邱博士

 

之后的问答环节,老师和同学们纷纷提出心中的疑惑,邱博士也一一回应,并在解答的当儿针对一些语言现象及心理与大家作更深入的讨论,引发了不少省思,整场讲座就在一片讨论声中画下完满的句点。

 

参与师生与主讲人合照留念

 

(李小柳报道)

Last updated: 11 Jul 2014 by ICS © 2003 - 2018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