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持庆先生诗情意趣浓



 


2012328日(星期三),马来西亚著名古典诗词创作人──徐持庆先生应邀前来拉曼大学金宝总校主讲「古典诗词创作与艺术人生」,落英缤纷,古典新唱,分享瀚泳传统文 学之心得。此项讲座由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汉学组)与中文系联办,旨于提高本校师生对古典诗词的认识、推广本校师生对诗词创作的兴趣、促进诗词创作者与 研究者的交流。讲座主持人为拉曼大学中文系余曆雄老师。

 

讲 座伊始,主办单位播放一部特别制作的短片,通过一系列特选的主题照与生活照,配以诗情画意的旁白,精心构筑徐持庆先生丰富多姿的治学历程与艺术人生。徐先 生为拉曼大学中文系校友,中国暨南大学文学硕士,长期从事古典诗词研究工作,尤其是二十世纪马来西亚、新加坡的古典诗词作家与诗社研究,《新加坡国宝诗人 潘受》即其享誉中华学术界的标志性成果。徐先生幼承庭训,根基扎实,少年时期即已投身古典诗词创作,五十以后更是诗兴逸飞,雅韵绕梁,下笔浑成,竟有诗作 千馀首,先后选刊为《敲梦轩诗稿》一、二、三辑。据初步估计,马来西亚古典诗词作品约万馀首,而徐先生独占十一,堪称马华文学之奇葩,誉之「马来西亚国宝诗人」,亦当之无愧。

 

短 片之后,即进入余曆雄老师导读《新加坡国宝诗人潘受》的环节。余老师首先引述其导师之言:研究古典文学,不能只是懂得古典文学研究,还必须懂得古典文学创 作,才能真正体会诗人的生活,才能真正感受诗人的情感,才能算是真正懂得古典文学。徐持庆先生即是兼具古典文学研究与古典文学创作的「奇人」。余老师从五 个方面进行简介:一、结构:此书近二十万字,分上下两编,上编四章,探讨潘受生平事迹及其诗歌创作环境、内容分类与艺术特色;下编选注潘受诗歌六十首,此 为当今首家注本,其注释与语解颇有助于读者对潘受事迹与诗歌创作关系之理解。二、内容:潘受在新加坡和东南亚享有极高的声誉,毕生致力于弘扬中华文化与华 文教育,作者结合潘受的丰富人生,对其诗歌创作进行全景式的透视、分析和评价,皆具深度与广度;书末附有潘受生平年表与墨迹、照片,弥足珍贵。三、特色: 此书通过对潘受创作心态和诗体形态的论析,探求海外华人的文化心理与文化生存状态,揭示新、马区域性文学与中国传统文学的联系,发掘古典诗歌的现代意义, 拓宽古典文学研究的视野和领域。四、潘受诗歌举例解说。五、徐先生学成归来,撰写一首七绝《还乡偶书》遥寄导师赵维江教授,赵教授随即和诗三首,既展示诗 意盛浓的师生情谊,也彰显造诣深厚的汉学基础。

 

在 正式主讲的环节,徐持庆先生为此准备了十六页的讲义,主要分为「格律与诗趣」和「诗路历程」两个部分。徐先生首先讲解古典体诗词的基本概念。所谓「古典体 诗」即指古体诗和近体诗,古体诗又称古诗或古风,近体诗又称今体诗或格律诗(绝句、律诗)。近体诗,是唐代相对于古体诗而命名的一种诗体,从先秦到南朝都 算是「古」,从《诗经》到庾信诗都是「古诗」。唐人的这种说法,一直沿用至今。「诗韵」是古典体诗的基本要素,一般使用一百零六韵的平水韵。古典体诗的学 习与创作并不难,难的是要写出好的古典体诗,最大的难题是格律的运用,其中对「入声」字的掌握是一大关键。徐先生特别推荐参阅清人汤文璐编著的《诗韵合 璧》,此工具书将能协助提高初学者对诗词格律的认识,只要掌握了这门基本功,「信手拈来遂成诗」就再也不是梦了。

 

徐 先生也提到「古典体词」的基本概念。盛唐时期,「词」从诗体中分化出来,北宋初期始成独立的文学样式,或称曲子、曲子词、乐府、近体乐府、长短句、诗馀等 异名,迄于南宋中期始定名为「词」,但其异名仍受广泛使用。明人顾从敬根据宋人何士信《草堂诗馀》篇目而编选的《类编草堂诗馀》,将词体分为小令、中调、 长调三种,此说大致可据。龙榆生编著的《唐宋词格律》,则是今人学词作词的入门工具书。

 

徐 先生认为,古典诗词虽为两种不同的文体,但两者是能够相通的,高明的作者往往能巧妙地把诗改成长短句的词。相传乾隆皇曾命纪晓岚题扇,纪晓岚原欲题写王之 涣《凉州词》一诗(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但第一句却漏写一个「间」,纪晓岚赶忙戏称是作词,曰:「黄河远 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因此避过了乾隆皇的责罪。此外,同样有人将杜牧《清明》一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 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改成一首长短句的词,曰:「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这样的 例子,实在是不胜枚举。大家在学习古典诗词之馀,不妨也尝试这方面的练习。

 

徐 先生随即与大家分享其「诗路历程」的趣事。徐先生谦称自己的古典诗词创作纯粹是自娱娱人的赏心乐事,从没想过会被冠上「诗人」之名。在徐先生的回忆中,屡 次遭遇被迫「即席作诗」之窘境,而在这些既惊险又刺激的经验中,往往能够激发一些崭新的观点,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运气」。徐先生笑称,除了「才气」,「运 气」也是写诗的必备条件之一,而且庆幸自己颇有「运气」,始能成功化解多次「即席作诗」的险情。例如,2005年在广州暨南大学进修时,忽有同门雅集叙 旧,酒酣之际,醉醒之间,徐先生奉命为导师赵教授赋诗助兴,当时乘着酒意吟哦,即席骤得三句,曰:「蒙邀叙旧乐盈盈,感我师尊万斛情,幸拜元词河北赵」, 但第四句却久久续吟不得,心情忐忑,正准备放弃之际,突然灵光一闪,脱口吟出「等随宋学洛阳程」。徐先生的「幸拜元词河北赵」与「等随宋学洛阳程」二句, 对仗严谨工整,今典呼应古典,遂成师门美谈,真可谓「妙手之得」!

 

再如,20067月的硕士毕业典礼前夕,广州南方电视台约访,节目拍摄期间,主持人「脱稿」要求徐先生在镜头前即席吟诗,因 事出突然,毫无准备,徐先生只好硬着头皮,随即口占一绝,曰:「南方卫视访书痴,三载黉宫感赵师。此后壶觞茶榻畔,更谁相与论诗词。」吟毕,导师赵教授满 怀欣喜,曰:「太难为你了!」所谓「口占」,亦是创作活动中的一个名词,指不用起草而随口成文,后多指当场作诗,亦即「即席题诗」之谓也。

 

又如,20078月徐先生与诗友到绍兴作「文学之旅」,参观中外闻名的「兰亭修禊,曲水流觞」的会稽兰亭。杜甫《丽人行》诗 句有云,「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其热闹情景可想而知。当时曲水之畔景色秀丽,满是游客,徐先生一行人不知是何事故,遂趋前凑个热闹,而见眼 前曲水中有酒觞漂来,徐先生一时兴起,举觞而尽,不料即有晋服女子来曰:「觞既尽,请题诗。」原来这是绍兴旅游局为了增添游客兴趣,雅化景点,仿效「曲水 流觞」之例,饮者赋诗。徐先生遂又被逼即席吟诗。由于时间紧迫,徐先生只好以一首绝诗「矇混」,曰:「羲之稧帖书中圣,千古毫端仰典型。昔日流觞吾不在, 今时黄酒饮兰亭。」徐先生当时以南海粤语吟诵,还博得当场游客的击掌鼓励!

 

一席讲座之中,数十年工夫,徐先生侃侃而谈,往事轶趣,精彩纷呈,赢得全场观众热烈的掌声。

 

余 老师在总结时称,一般人的情况是「人生七十古来稀」,徐先生则是「人生七十才开始」。现代人写文章的情况往往是「小论文,一小抄;大论文,一大抄」,毫无 新意。徐先生结合了努力、才气与运气等因素,无论是在事业、诗词或学术方面皆充满创意,勇于求新,这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的「艺术人生」之精神。

 

最后,余老师仿效前例,「脱稿」请求徐先生为今天的讲座「即席口占」,现场观众也纷纷鼓掌喝彩,满怀期待徐先生的妙手之作。徐先生谦让再三,沉思片刻,援笔挥就,曰:

 

母校讲座应邀即席口占

师妹师兄聚一堂,更欣拉曼溢诗香。

今朝何幸能回馈,献丑私衷感愧惶。

 

徐先生的即席口占,为当天的讲座画上圆满的句点。余老师也特别感谢徐先生盛情赠送《敲梦轩诗稿》(一辑)给每一位出席讲座的观众,让在座的每一位都能深刻感受一场丰收的文学盛宴,并等候下一季的花期之约。(叶浚琪、曾籽发报导/李殷乐摄影)

 


 


Last updated: 30 Oct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