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泉师考察印尼朱子学




应印度尼西亚孔教总会(Majelis Tinggi Agama Khonghucu Indonesia)之邀,汉学组组长郑文泉师藉参加印度尼西亚孔教宣道院全国工作会议(Mukernas Deroh Matakin)之便,展开为期七天的322─28日之印度尼西亚朱子学考察之旅。

 

考察属「朱子学在马来西亚的传播:1600─2010」研究计划的部分内容,旨在对「1877─1955年间孔教运动的兴起与朱子学的没落」时期之印度尼西亚情形做一实地了解,以便追踪孔学与朱子学的消长形势及其当代之发展状况。

 

22日傍晚抵达目的地梭罗(Solo,全名Surakarta)之后,郑师即在第二天早上前往梭罗孔教会(今日印度尼西亚孔教总会的发源地)拜会宣道院(Dewan Rohaniwan)主席徐再英学师(Xs Tjhie Tjay Ing),也是印度尼西亚孔教的最高精神领袖,了解孔教从过去被压制到2000年起获得国家平反的历史过程,也特别了解了他作为「印度尼西亚的理雅格」(James Legge)之在过去40年从不间断地翻译《四书》、《五经》的译经原则与问题。随后在下午的时段即前往Kusuma Sahid太子酒店报到,全程参加一直到26日中午才闭幕的全国工作会议。

 


 

由于孔教是印度尼西亚法定宗教之一,所以此全国工作会议也是由印度尼西亚宗教部支助的正规活动,相关部门官员也由始至终参加了此工作会议。整个会议是按宣道院的四大委员会形式进行,分别涉及孔教的仪礼的规范化、译经的规范化、神职人员的擢升机制以及神职人员的行为督导等四个部分。郑师选择参加译经的规范化一组,发现这是孔教宣道人员定期讨论《四书》、《五经》的印度尼西亚语翻译的确切性之平台和机制,诚为举世罕有之举。

 



 

在会议结束后的26日下午,郑师又返回梭罗孔教会的图书馆,检阅梭罗及爪哇各地的孔教文献,发现单是梭罗一地就可有「二十世纪《四书》、《五经》翻译史」可说,因为从1918年以来就不间断有不同的印度尼西亚语译本问世。从这些译本中可以发现,印度尼西亚孔教的经学仍然是朱子的,但已不取朱子的经学思想,以便符顺「孔教」的转型需要。

 

从朱子学的角度来看,印度尼西亚的孔教实际上是朱子家礼的宗教化,特别是家礼中的婚礼和丧礼二种,而所谓的「宗教化」不过是把家礼的举办方式,从原来宗教学所说的「弥漫式的宗教」(diffused religion)转成印度尼西亚国家所乐见的「制度式的宗教」(institutional religion)之形态,或未需讶异之。

 

师此次考察的最后两夜是在另一陈克兴学师(Xs Indarto)家中度过,后者也是印度尼西亚孔教总会两大会刊之一的Genta Harmonis之主编。在与陈学师的交谈之中,对印度尼西亚孔教的组织与文化也有更深一层的认识,尤其是在获得平反以来所遭遇的各种问题之详情。

 

作为爪哇思想与文明的研究者之一,郑师也不错过在梭罗这一行(隶属中爪哇之地,而后者为爪哇文明之腹地)之中参访、搜罗了爪哇研究的文献之便,以供日后进行爪哇研究与中华研究的对比之需。

 


Last updated: 30 Oct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