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泉师应邀参与SEMINAR SAINS KETAMADUNAN

2014311日,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郑文泉博士应邀到Akademi Kajian Ketamadunan & Kolej Dar al-Hikmah 参与该大专院校主办的一场与文明研究有关的研讨会,主题为「Sains Ketamadunan: Ke Arah Pembentukan Paradigma」。

由于主办单位本着重质不重量的精神,因此与会者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对有关课题兴趣浓厚与真心进行学术交流之士。郑老师发表的论文题目为「Sains Ketamadunan: Ensiklopedia Malaysia dan Historiografi Konfusianisme,主要是对十六卷本的《马来西亚百科全书》与中国史学「十通」中的《通志》进行类比,再以《通志》为范对《马来西亚百科全书》作出一些分析评述。 

 

郑老师发表期间,与会者全神贯注聆听

具有「书志体」体例的《马来西亚百科全书》,可说是马来西亚的「国学」之一,共有十六卷,分别为自然类四卷(环境、植物、动物、海洋)、历史类四卷(古代史、现代初期、现代政府与政治、现代经济)及社会人文类八卷(建筑、表演艺术、语言与文学、宗教与信仰、人民与其传统、手艺与视觉艺术、体育与娱乐、统治者)。这种「书志体」的体例与一般百科全书的词条式编目不同,而是更重视个别卷中各主题之间的联系与系统性,因而能够更好地说明一代政治、经济、文化等典章制度及其历史沿革,反映了本国学术传统的一个总体面貌。

虽然如此,郑老师认为《马来西亚百科全书》仍有不足之处,即其对于所选的十六个门类之间的关联为何,以及其覆盖范围为什么是这十六个门类而非其他,并无说明,同时也未提出相关的理论依据,因而可说未臻完善。

反观与《马来西亚百科全书》体例相似的《通志》,共分为氏族、六书、七音、天文、地理、都邑、礼、谥、器服、乐、职官、选举、刑法、食货、艺文、校雠、图谱、金石、灾祥及昆虫草木二十略,但各「略」本身甚至「略」与「略」之间均有一定的会通性,而非相互分离或完全独立。也就是说,其无论在时间的连续性或空间的涵盖面上,都有所贯通。此外,二十略的排列孰先孰后,也有按照一定的逻辑顺序,主要是以中国传统儒家思想的史观为依据来会通之。

郑老师说明,「会通」是非常重要且必要的,缺乏「会通」,我们对特定领域或事物的认识就不够全面,只是一知半解甚或趋于无知。举例而言,如果我们对马六甲王朝之前的历史没有认识,就无法回答马六甲王朝以后平民在见到苏丹王族时所行的接足礼(伊斯兰教中无此礼节)从何而来;友族同胞所谓的「Bukit Cina」,华人称之为三宝山,是纪念明代郑和的,而郑和同时也是一名伊斯兰教徒,「三宝」实为其伊斯兰教名「al-Shabur」(坚忍者)的音译。华人和马来穆斯林友族若没有这方面的认识,就不知道「Bukit Cina」原来也是「Bukit Islam」。因此,在历史研究中一定要有「会通」意识,并以此为原则,如此才能对事物的来龙去脉有理性的认识,以及消除不同类别事物之间可能出现的排斥与分歧,终至融会贯通。

郑老师发表完毕后,不少巫裔学者提出问题,显然对不同文化之间的异同充满了好奇。郑老师也尽量以对方惯用的术语来回答,以便对方更易于理解也更感亲切。与会者多兴趣盎然,有些更进一步提出一些观点来讨论,互相交流学习。最后,主办单位颁发纪念品给郑老师,该场会议也在和谐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提问环节,现场感受到的是一幅相谈甚欢的画面                       郑老师正认真地为提问者答疑解惑

 

 

 

郑老师从主办者手中接过纪念品

(李小柳  报导)

Last updated: 11 Jul 2014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