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泉师与杜维明教授与谈「中庸之道」

 

主办单位赠送纪念品于杜维明教授

由马来西亚全球中庸基金会、马中友好协会等多个团体联合主办「儒家中庸之道如何应对多元社会」讲座于111日(六)假吉隆坡中国华文小学感恩讲堂圆满举行!大会邀请了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兼哈佛大学研究教授杜维明博士主讲此次讲座,其讲题为「《中庸》之道:多元文化脉络底下的理论与实践」,由王琛发教授为讲座主持人,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副院长郑文泉博士更是受邀作为此次讲座的对谈人。开幕词后,王教授简单介绍杜教授、郑老师以及此次演讲的主办缘由,杜教授也在现场满座与热烈的情况下正式开始这一次的演讲 

 

杜维明教授演讲「《中庸》之道:多元文化脉络底下的理论与实践」

杜维明教授提出「文化中国」的概念,是从整体的大历史环境出发的必然结果。他认为文化是流动而并不局限于地域。杜教授在80年代提出文化中国的概念时,是基于三个相互关联而又独立的文化意义世界――其一,汉人为主轴的社会,如中国大陆、台湾和星马华人社会;其二,散布于世界各地的少数华人,如南亚、东南亚、南美等华人社区;其三,与中国无婚姻、血缘关系的外族人,却通过如汉学、旅游、外交、企业、媒体等途径的传播,对中国文化保持了长期关怀、成为中国文化参与者的外国人们,也是文化中国的构成之一。而这三个意义世界的Chinese(华人)一词 的观念基本上分为中国人和华人二个意义,分别是作为一种政治的选择和一种文化的观点

但在这样困难的集体记忆中,文化成为中华民族的资源――以一种宽厚而仁爱的精神面对世界。每一个中华民族的个体都是中国文化的载体,如何化解、消融这样的记忆,并承继发扬本身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历史传统,成为现代中华文化在世界文明以及个人在每一个阶层、生活的挑战。杜教授认为,现代广义的中华民族正走向文化复兴的时代,而拥有20005000年大陆文明历史的中华民族,正通过文化、经典、儒学、道学、佛教的理解和继承,作为文化中国的一部分,成为生命文化互动体。

现代中国100多年来面对各种挑战、屈辱、文化冲击,加上自五四以来提倡的是反传统的富强之道而非中庸之道,中华民族所积累的历史记忆深刻而痛苦的经验是多样而全面的,也让中华文化的承继一度停滞不前,这一情况在改革开放之后才有所改善。为了让中华文化得到发展,杜教授认为作为中华文化继承人的我们的选择和视野必然是全球性而非狭隘的个人和地方

儒家的基本精神是考虑一个活生生、具体的人――是为己之学,为了塑造自己的人格,但这一个「己」是一个关系网络的中心点,不是孤立绝缘的个人作为中心点的个人,在家庭、社群中是具有自己的主体性、独立的尊严、自主并能够建构自己的认同,而如何与他者和谐相处是对中华文化的最大挑战。杜教授更着重提出,如果中华文化只能为中华民族造福,而它的价值不能为他人所分享,那么这个价值是有问题的。这一具有精神性的人文主义是为了21世纪的人类的存活的发展。虽然我们的视野是全球的视野,但却也能在具体的不同个人环境中得到实践。

杜教授认为,与印度学者所面对的困难相似,中华文化必须去其糟粕,把爱国主义与狭隘的民族、国家主义分开。所以不同文明对话是必需的,而对话的起点是宽容,尤其要多与极端主义影响下的他者进行对话,达到彼此之间的容忍、接受,乃至承认、尊重、互相参照、学习与了解。杜教授认为对话的目的是为了培养聆听的能力,基本精神是「把人当人看、将心比心,了解别人的想法,对我做人关系的网络的中心点是有价值的。」这样的对话丰富了我们本身,所以不应将不同的观点视为干扰。杜教授更以自己的经验为例,认为不同文明的交流扩大了他的视野,而接触不同的观点、与不同宗教、文明大师进行对话,更是丰富、加深了他对自己所选择的文化道路的理解。

新的人文主义是尊重各种不同宗教和了解全球文明,杜教授认为深刻文化认同和对话:1. 必然是开放而不是封闭的自我陶醉,2. 其性质是多元,了解并接受不同的观点,3. 具有反思能力,不是没有经过反思能力的一厢情愿,从主观的意愿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杜教授紧接着在演讲上提出了这样的共识――对话必须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恕道出发,有了恕道 还必须发展「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仁道,突显仁义礼智信的中华文化核心价值。其中,以仁爱的观念最为重要,因为「仁」是一种通德,是每一个人都拥有的价值,也是中华民族的核心文化价值。「仁」与现代西方普世价值――人权、法治、平等、民主、科学一样,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接受的价值。

杜教授认为现在是多元核心价值文明对话的难得情景,而中华民族通过仁爱的中华文化核心价值,对自我的期待应该是为21世纪人类的存活创造文化的条件。杜教授更以龙的形象为例,提出中华文化开放而综合的体现,是和而不同的大同文化理念

与西方提出的法治、科学等普世价值所带来的对地球资源、弱势群体的掠夺不同,儒家作为一种精神性人文主义,所提出来的具有精神性的人文主义,就是为提供世界公民的语言创造条件,补充了西方文明的不足之处。其所要发展的事实上是一种全球文明,是每个人都要接受的文明价值。在这样的基础上,尊重世界各种不同的宗教,通过宗教之间的对话中寻找作为人的最为基本价值。人们只有先学习做人,最为基本的就是关爱地球,了解并接受世界本身的存在就是神圣的、关怀现世,接着才是选择成为一名宗教徒。儒家入世,参与社会、关切政治、注重知识分子,对不同宗教的平等接受与尊重,同时面对西方的挑战、汲取西方知识,体现了儒家包容而宽厚的精神。杜教授提出,虽然华人在各个国家、社群中遇到不同的挑战、矛盾,但是在文化的大方向上必须以此为本。而「文化中华」的价值:宽广而深刻并具有精神含义的人文价值,是中华文化所能提供给世界的财富。最后,杜教授以钱穆先生的话语作为演讲的结束:「我们中华民族可以为世界提出的最好的贡献应该是人心和天道的合一」,以天地万物为一体,做一位利己利人的仁人。 

 

郑文泉老师为受邀对谈人

杜教授的演讲结束,随即进入对谈人郑文泉老师的回应环节。郑老师首先总结了杜教授的演讲,认为中华文化在进入国际舞台的高度后,必然会碰到杜教授所言的挑战与问题,而全球性的视野和全球化的大同势必是世界文明的走向。在这样的观点下,郑老师专就马来西亚境内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观察与补充。郑老师以马来西亚首相纳吉阁下于2010年的演讲为谈话依据,提出纳吉阁下认为世界分为中道主义分子和极端主义分子的差别,而中道主义分子提倡的是全球不同文明的融合而不是同化,强调自己与前几任首相一样是中道主义的政策执行者,他以马来西亚境内将不同种族的节庆列为国家公共假期和不同语文教育的自由开办为这一观点的论据。如实与否,不予置评。

至此,郑老师以纳吉阁下提到的中道主义分子的精神为切入点,提出「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多元文化的真正执行应从个人的修身起,与杜教授前述「为己之学」遥遥相应。郑老师更以人本身的感官自由性,与个人意愿选择的局限性的相对为例,认为感官作为人的工具,只有在人们狭隘的选择下才会只说一种语言、只听一种话、只了解一种文化与文明。郑老师进一步指出,人们应该对「人」有自信,最为基本的要相信自己,那么即使放开心胸接受各种文化,也不会被改变「某种人」。

郑老师的观点与杜教授上述儒家大同理念、仁爱价值的宽厚与包容基本一致。杜教授关于中华文化在世界文明的前景的演讲拥有深远意义,而郑老师的补充则在一定程度上让在场的马来西亚华人从杜教授的演讲中得到了现实的印证,两者可谓相得益彰。

 

杜维明教授回应现场观众提问

提问环节紧接而来,观众的踊跃提问让现场更是充满了火药味与情绪冲击,在杜教授与郑老师的回应后,现场观众仍意犹未尽继续发问,但由于时间关系而不得不结束。杜教授更笑言此次的演讲问答环节是他曾参与过国际演讲中最为激烈与激情的互动,他认为这样的活力是中华文化重「变易」的动力体现,是令人鼓舞的。最后,大会邀请陈凯希先生为此次演讲做结束致辞。

钟晓贝    报导

 

 

 

 

Last updated: 11 Jul 2014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