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递进与发展――2016年马来西亚中国古典诗歌国际学术研讨会》圆满举行

 

由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汉学组及拉曼大学孟子学院主办;拉曼大学金宝校区中文研究学会及拉曼大学毕业生协会协办的《传统、递进与发展――2016年马来西亚中国古典诗歌国际学术研讨会》,已于2016115日至6日在金宝校区文遗堂A003视听室圆满举行。本次研讨会获得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拉曼大学孟子学院、富贵集团、崇德文教基金会、万家济集团、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协会以及叶顺恭医生与蔡少黎先生的热心赞助,致使各项筹备工作得以顺利进行。会议除了荣幸邀请到来自中国、台湾、新加坡及本地研究中国古典诗歌的同道们前来发表学术高见,也邀请到本地撰写旧体诗的顾问即徐持庆先生及周子善先生前来会场参与座谈。

115日上午九时正,中华研究中心主任暨中华研究院副院长黄文斌老师主持下而隆重的开幕典礼,并邀请到拉曼大学副校长锺志强教授致开幕词。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中心主任暨中华研究院副院长黄文斌副教授致欢迎词

 

拉曼大学副校长钟志强教授致开幕词

 

拉曼大学副校长钟志强教授(中)、主题演讲钟振振教授、研究中心主任黄文斌、汉学组组长郑文泉及筹委会主席林良娥合影于开幕典礼

 

本次研讨会的目的在于促进古典诗歌的研究互动与交流,汇集有关诗词曲赋等多面向的研究成果,从而带起大马中文学术界对古典诗词的研究风气,发掘更多元的研究视角,透过各国学者的交流,展开跨时空的文学对话。大会共分九个场次,主要探讨以下几个议题,即古典诗歌传播与接受、马来西亚古典诗歌创作、文献、理论与实践、诗学及词曲研究。研讨会的主题演讲嘉宾为中国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的钟振振教授,他也是古文献整理研究所所长、中国韵文学会会长及中华诗词学会顾问。

钟教授的讲题为《散文阅读惯性与诗词文本误读》。他说文学研究最基础的工作是对文学作品的阅读,包含文本解读、艺术分析与审美判断三大要素,并以八首古典诗词为个案,具体地论证了散文阅读惯性(意即散文思维)如何导致诗词文本的误读。独到而精辟的见解,让人听了有醍醐灌顶之感。其他与会学者包括中国四川大学文学院的赵义山教授、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的沈家庄教授,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文系的廖一瑾教授,以及多名来自中国、香港、台湾和本地研究古典诗歌的专家学者们,一时冠盖云集,充满古雅的诗意氛围。

两天的研讨会,共有29位学者发表了27篇论文,除了台湾中兴大学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林淑贞因故无法出席之外,其余发表人皆亲临会场,围绕着古典诗词这个大会主题发表了精彩的论文。本校中文系的郑文泉老师、林良娥老师、黄文青老师、林志敏老师及潘筱蒨老师也在会上发表各自的学术心得。此外,余历雄老师及莫德厚老师则担任了会议主持人的职务。

郑文泉副院长的发表论题是:白居易与二十世纪马来西亚吏隐。郑老师是从吏隐诗的角度,剖析二十世纪马来西亚从三园1873-1966)到南洲诗社(1960 年或1973 年起至今)的古典诗歌与白居易的可能联系。在三园即丘菽园、陈延谦(止园)、李俊承(觉园)的时期,由于三者均有比附于白居易诗歌的现象,若要将彼此的兼济之志独善之义二分的题材创作与其白俗的美学特点,归诸于后者的诗学践履,并无困难;但是,到了南洲诗社的李冰人、周清渠、周庆芳时期(以前三任社长为例),三者对白居易既未有特别的留意,所创作的诗歌如独善之义的闲适诗也少了禅悦之义,与白居易吏隐诗学的联系,不是有所弱化,就是不能如此轻易裁定。二十世纪下半阶段马来西亚古典吏隐诗歌与白居易的联系,看来还有必要扩大诗人群体的考察范围,才能得出最终的数据与论断。

林志敏老师的论题为:“略论陈蕾士与陈瑞麟的古典诗词艺术”。林老师是以中国音乐史家与潮州古筝演奏大师陈蕾士,以及砂拉越的著名诗人陈瑞麟为研究对象,并从两者多乡的生活经历入手,探讨彼此诗词里体现的国家意识。此外,再根据诗歌文本,分析其内容题材、语言风格,以及化用修辞等创作的审美特征。陈瑞麟称“诗崇李杜”,作品却不似李杜;陈蕾士则否决模仿李杜,有些诗歌却存李白色彩。最后指出陈瑞麟乃有意为诗,而陈蕾士却无意写诗。

潘筱蒨老师的论题是竺摩法师诗歌意象内涵与禅理。潘老师认为竺摩法师所写的诗,从中国古典诗歌系列而言,属于僧诗系列,而僧诗往往具有特定的意象使用,其意象皆透露佛学的禅理或禅思。中国古代诗歌创作从唐代的僧人进行诗歌创作时就开始与禅理挂钩,而一些非僧人的诗人也将佛禅的思想引入诗歌中,导致大量禅诗的出现。因此她的文章主要是从竺摩法师诗歌意象的选择与写作,探讨意象中的禅理,即意象中的艺术内涵与其美学价值性。在僧诗的传统书写中,即也含有特定的意象书写,在竺摩法师诗歌中亦能见到,因此运用意象来表达禅理,一直是僧诗不变的书写传统。竺摩法师的诗歌收录在《篆香室诗集》一册,当中具有的意象大致可分为自然界、社会生活、人的创造物等,而当中的自然界意象如月、云、花、山、叶与水都富含了佛学的禅理。通过竺摩法师诗歌中的自然界意象分析,可探讨出僧人在诗歌创作中文学性与佛理性意图。

黄文青老师发表的论文则是:宴游与自然:魏晋诗歌的文本空间。黄老师的这一篇论文旨在观察六朝文人如何在游宴的自然空间,寻觅于世存有之道,游宴书写可说是六朝文人最早与自然的最直接相遇,最能展现季节物候与文人交会的身体感。她的这一篇论文本文拟以建安邺下集团的西园之会、西晋西谷诗会以及东晋兰亭雅集等游宴诗作为考察对象,以宴饮饥饱、俯仰游赏的身体感为进路,探视诗人在宴游的自然空间中如何以身体的各种感知来展演其较为隐蔽的抒情书写,进而提供六朝诗歌抒情传统之另一诠释视域。

林良娥老师的论题是:论婆罗州诗人黄政仁诗词的抒情特质。林老师的论文是从兴发感动之美感特质、抒怨与抒愤之诗歌传统及多元意象之婆罗州书写三方面来窥探黄证仁诗词中的抒情特质。林老师认为旧体诗一直是拉让江文人坚持已久的文学特色,比起现代诗,他们甚至更具有延续力与持久性,而在这发展过程中,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黄政仁一直都是扮演著领军人物的角色,他不仅具有深厚的古典诗词素养,本身也深諳填词作诗之道,在他的指导与带领下,古典诗歌创作一度蔚為风潮,至今依&#289#28982;方兴未衰,他也培养出了不少创作旧体诗的后进与能手,可以说是為发扬砂州的旧体诗做出了探索性及承先啟后的贡献。他的诗词题材多元,举凡感怀时事、咏史怀古、抒写身世之感、山水纪游、节序咏怀、交游酬赠、悼亡、讽喻等内容皆涵盖於内。这些作品在抒发情感的时候,意蕴深微、情真意切,手法上更是多样,技巧也很纯熟,故品读他的诗词,也更能激起读者的情感共鸣。

与此同时,大会也特设了两场研究生场次,共有六位来自中、台、马的硕博生发表与研究相关的学术论文,并安排资深学者给予个别点评,意见中肯,有褒有贬,令在场学生们眼界大开,获益良多。

这次研讨会的压轴好戏为為最后场次的圆桌会议。主持人是南京师范大学的钟振振教授,与谈人是张海鸥(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廖一瑾(台湾文化大学中文系教授)以及马来西亚的周子善和徐持庆先生。周子善和徐持庆兩位老先生都是古典诗词爱好者,本身亦是创作人。然而,对于古典诗词在大马的发展,他们却以式微二字來形容。周先生说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新马的华文报副刊都设有诗词栏,提供绝佳的古典诗发表平台。可惜后来因各报管理层的办报宗旨改变,副刊取消了诗词栏,对于古典诗词的创作产生了負面影响,导致古体诗进一步的式微,感叹大马犹如诗词沙漠。主持人钟教授却不以為然,他作了一首五言律诗勉励大家:

宾主萃金宝,师生炫玉珍。风流新旧雨,韵味古今文。枥伏能引路,火传望积薪。天声鸣大铎,我辈正当仁。

钟教授逐句诠释诗中典故,最后一句是歇後语當仁不让。他也推介了几个有关古典诗词发表的网站和创作比赛的信息,欢迎大马创作人踊跃投稿。他勉励大家说人人皆可为李杜,希望大家不要放弃诗歌创作。钟教授义正词严的一席话,博得如雷掌声。好几位学者不遑多让,纷纷发表了即席的五言或七言律诗,現场气氛热烈。大家诗来诗去,其乐融融,充滿愉悅的氛围。

这是拉曼大学首次举办古典诗歌研讨会。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已经有人提议,以後每年举办一次,借以拋砖引玉,开启大马人创作古典诗词的风潮。为期两天的研讨会,在筹委会主席林良娥老师和中华研究中心汉学组组长郑文泉副教授主持的闭幕仪式下,划上了完美的休止符。

 

优秀及朝气蓬勃的学生工委

 

 

全体论文发表者与钟志强副校长及黄文斌主任合摄于Heritage Hall 礼堂外

 


 

闭幕典礼结束后的全体照

 

马来西亚旧体诗前辈徐持庆先生(右)及周子善先生(左)参与座谈

(叶蕙老师整理报导,林良娥补充)

 

怡保及槟城文化考察报道

学术研讨会后,众人前往怡保、槟城,进行两天一夜之学术考察。首先的考察对象为怡保二奶巷。此地风光不再,现代商店林立;废弃楼房的断垣残壁,似乎在悠悠地诉说昨日风情。在参观完毕之后,众人到闻名遐迩的天津茶餐室,品饮润滑香醇的怡保白咖啡。经咖啡提神后,众人来到著名岩洞之一――霹雳洞,拜访霹雳洞主持张英杰先生暨交流之余,寻幽探胜。此洞有名家题画楹联数百,例如张大千先生普贤坐象图、曾后希先生韦驮菩萨像、于右任先生字;众人循着多达550多层的阶梯,层层而上,边受前人文化遗迹熏陶,亦得赏览自然之闲趣。在此活动结束之后,张英杰先生款待众人到霹雳洞临近餐厅午餐,主宾相谈甚欢。挥别怡保之后,考察团即北上,经北海而抵东南亚重要佛教圣地――极乐寺。此地热带花草繁盛,色彩缤纷,百卉争妍斗丽,众人不禁驻步慢赏。其中一座混合缅甸、泰国、大陆色彩的佛塔,造型独特,让众人啧啧称奇。此塔耸立于山顶,翠峦缭绕,登高可一览槟岛风光,清风徐来,胸襟亦为之广阔。

 

众学者们与霹雳洞洞主张英杰诗人(右五)合影

在槟城休息一晚之后,第二天早上众人再度开启考察之旅:首先抵达的地点为韩江家庙。这座家庙建筑成立于1870年,并在2006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为亚太区文化保护遗产。当初,它是为照顾从中国南来的潮州同胞的福利而所建设。其中光绪年间静镇赤眉泽及溟海派衍韩江等三幅匾额、以及同治年间帝德同沾匾额,皆寄寓着当时南来移民的期盼和心境,最能启人幽思。

接着,大家便来到马来西亚最大型的华人会馆――龙山堂邱公司。它亦是槟成最主要的历史建筑之一。此地最可游览之处为其宗祠。宗祠底层除了邱氏家族史料和龙山堂建立始末的史料之外,更有播放潮剧演出;别具特色的剧种,使得不少学者都细细聆听。除此以外,最不能错过的当数宗祠的浮雕群和壁画。浮雕群金碧辉煌、壁画黑白淡墨,各有特色;构图造型皆取自华人耳熟能详的历史典故或神话传说,手艺巧夺天工,群像栩栩如生,令众人连声赞叹。最后的考察地点,则是槟城历史博物馆。此馆内收藏有马来裔、印裔、娘惹峇峇、英国殖民时期和日据时期的历史资料与文物,让外国学者得以领会马来西亚多元文化色彩的面貌。午餐到娘惹峇峇餐厅用餐,也让学者有机会体会热带食物既酸带辣的独特风味;所有人都大快朵颐,享用得很是尽兴。

 

韩江家庙前合影

 

这次考察,让各国学者深感不虚此行;他们觉得有机会体验马来西亚多姿多彩的文化生活,增加他们对本国的了解。他们也表示希望可再度,并且有更多时间游览本国。总的而言,这次的考察成果,是在收获丰硕,众学者也带着心满意足和依依不舍心情的情况之下,划上完美的句号!

(莫德厚老师整理报导)

 

Last updated: 06 Jan 2017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