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泉师出席「第三届马来西亚佛教国际研讨会」

由马来西亚佛教学术研究学会主办,马来西亚佛光山、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协办的「第三届马来西亚佛教国际研讨会」于20131027(星期日)假沙阿南菩提园圆满举行。参与发表的国内外学者多达9位,而出席的与会者更是多于60人。此次研讨会主题为「开拓大马佛教教育之路」。大会将发表的论文依据各自领域分为三个场次,分别为:人物、教义组;历史、发展组,和文艺、语言组。

大会于930分准时开幕,与会者在主办单位的带领下以一阕虔诚的三宝歌打开典礼序幕。筹委会主席梁秋梅居士致词时提出,自2008年马来西亚佛教研究学会成立以来,一直积极推动马来西亚佛教研讨会。而拟定每两年举办一次的研讨会,到今年已是进入第三届。对于参与发表的学者每届递减的事实梁居士虽表示遗憾,但是对于给予的鼎力支持、每一届都会呈现论文的一些佛教学者亦深表感激,如王琛发博士、郑文泉博士、钟瑜教授等。大会接着邀请马佛教研究学会会长拿督洪祖丰致词。拿督洪祖丰则特别强调马来西亚佛教应该要从「知识作为基础的领导」(Knowledge based leadership)的方式搜集各地、各方、各种的佛教知识,来达致「智慧的领导」,逐渐摆脱「活动领导」团体的状况。他们举办这类学术性的佛教研讨会,亦旨在于此。致词后拿督即赠送纪念品于各发表学者和大合照。

 

 

大合照后,大会邀请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刘宇光教授作为此次研讨会的主题演讲员。刘教授在演讲中专就「南北汉传佛教」以及「佛教的宗教教育」的基本观念为现场做了较为全面的界定及概论,让与会者对中国汉传佛教有更深入认识。他特别为「南方汉传佛教和「北方汉传佛教」作出了清楚的界定和分割,引用了梁文道先生的说法:「北方汉传佛教「指的是台、港、大陆的汉传佛教;而南洋诸国的汉传佛教则为「南方汉传佛教」。他认为这是由于其各自所坐落的新社会与新文化的差异而导致的。而对于「佛教的宗教教育」,刘教授也指出了「宗教教育」在体系上、定义上的自相矛盾,甚至列举了斯里兰卡等地区的佛教宗教、民族恐怖主义的产生就是在体系上走向了极端的缘故。而对于宗教教育体系化、主流化后随之产生的宗教排他性,刘教授则认为应把握好「人文性与宗教性兼顾」的教育大方向,延续传统,培养人才。刘教授的演讲让与会者听的津津有味,与会者在问答环节时更是踊跃发言、提问,让现场陷入愉快的交流氛围。

研讨会在茶点后即开始。发表学者与课题包括从佛教内部研究探讨佛教的内在教义,如,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语言与大学预科学术发展中心讲师贝镇标博士的Religion in progress or regress: Inner strength matters, from a Buddhist perspective,就是以佛教的内在力量来探讨宗教的兴衰。他认为从「一念三千」的观念来看,所有物质现象都有精神现象。反过来说,物质现象就是人的意念下的产物,人们常常误以为这些精神现象都是真实的,更是因为执着于这些精神现象而遭受许多苦难。而贝博士认为,佛教的内在力量是帮助人们解脱苦难轮回的关键。贝博士提出了各种培养内在力量的具体方法,主要在于帮助佛教徒恢复内在平静、建构和谐社会,乃至能发展不同宗教、思想之间的对话;吴慧苑<佛教解脱道之道德实践:以《杂阿含经》为依据>则是通过西方哲学对于社会伦理的界定,寻找《杂阿含经》内佛教如何处理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从而达到未来与西方伦理学对话的作用。上述两位学者都旨在从佛教内部的思考来处理和梳理个别的课题,而这二位的著作却不约而同的冒起与佛教以外的文明、思想、宗教做一对话的念头,可说是顺应着现代全球化的趋势和对于文化、宗教交流诉求的响应。

除了探讨佛教内部问题,发表者亦对马来西亚佛教人物作出了精彩的报告。如中国学者卢志明、许丹合著的<宏船法师 功垂闽南 德被南洋>及钟瑜教授<析论星云大师的美育思想>的佛教人物与佛学思想研究。王琛发博士<南洋佛教实业公司的成与败>从佛教的经济思想、实际操作重构佛教在参与公民社会建构上除了文化与宗教上的历史,及其背后所代表的佛教思想;夏美玉<马来西亚汉系佛学院发展方向刍议??论行证不足之问题>则在现有的佛教教育培训中心、学院作出了概括性简述,认为当今佛教团体的培训所缺乏的不是知识上的经论训练,而是学员培训过程中的实行、实证上的不足;刘雅琳<马华佛教散文定义思考>则从文学文体的角度就蕴含佛教、佛学哲理的散文在马华文学作品当中的界定问题作出探讨与思考。

陈秋平博士<马来西亚佛教学术研究初探>为马来西亚佛教学术史作出了概括性论述。在其发表论著中,陈博士坦然承认,他非常注重佛教知识上的学术性探讨,且也认为现今马来西亚的佛教学术研究是一非常迫切的课题。郑文泉博士<马来语是佛教语言吗?>一文从语言学的角度出发,试图从现代马来语残留的蛛丝马迹探明、乃至于重构佛教对于马来语(或者说马来民族)的主导性文化痕迹。此主导性文化痕迹(当中亦包括宗教价值观词语,如bakti)在郑博士看来是非常强烈而深刻的,以至于马来民族本身认为这些词语本来即属于马来文化。这样的认知即使在15世纪伊斯兰教传入马来半岛后,亦不曾因此在意义、形式和发音上有所消退。文章中,郑博士剔除了现代马来学界所认定之外来借词(即西方与阿拉伯语),而主要从梵语与马来语在形、音上明显相同的借词词语作为研究与比较对象。他筛选出广义的佛教语言(僧、佛、法)的现代马来语,以作为梵语、马来语、佛教语言三者意义上的比较与考异。郑博士发现,现代马来语与佛教「真常唯心论」系派的梵文解释较为接近,意义上亦是相合的,因此作出「马来语如果是佛教的语言,那么应该是秘密大乘佛教的语言」 的局部结论

三场研讨会精彩绝伦的交流后,研讨会在和谐、有序的氛围下结束。而关于如何「开拓佛教教育之路」,各学者皆有其个别的切入角度与考量。但无可否认的,作为现今马来西亚佛教承先启后的论著,除了重构历史、补上马佛教历史空白处的同时,学者们都在努力的与马佛教各领域的现况挂钩,也对其未来发展作出各种反思与期许。

 

 

 

 

(钟晓贝 报导)

Last updated: 01 Nov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