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报〕 中文系謝師宴意義深長

 

近兩三年來,我們都會出席一年兩三次的謝師宴。每次出席謝師宴,我們都見到應屆畢業生會絞盡腦汁將最好的節目呈現給師長,以表達他們對師長們的培育之恩。同學們不僅邀請全體中文系的師長出席,也邀請外系而教導過他們的老師。這是中文系特有的傳統。今年是我在拉曼大學中文系度過的第九個年頭,除了休假出國,幾乎每次的謝師宴我都不會缺席。每每在謝師宴上見到同學們謝師節目的精心安排,心裏都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上一週碰見文學院媒體系的鄭文德講師,他向我提起他為第十七屆中文系畢業生主辦的謝師宴作了新聞報導並投到《星洲日報大霹靂》。好奇心驅使我搜尋這則於五月十五日刊登的新聞。閱讀後,我再查中華研究院的網站,幾乎不見同學們曾報導過謝師宴的活動。也許,每一屆即將畢業的同學,主辦完謝師宴後,即投入準備即將來臨的最後一次考試,故沒有將籌辦謝師宴的活動寫成新聞刊登在中華研究院的網站上。抑或同學們辦謝師宴旨在感謝師恩,只要將活動辦好,將心意傳達,宣傳一事就不在乎了。

然而,對中文系而言,這一項活動的意義遠比其他的活動來得更有意義。師者為莘莘學子傳道、授業及解惑,而同學們歷盡三年師教之培育,如幼苗茁壯成長。同學們能深刻地體會師長們循循善誘的教誨對他們成長的意義,故有謝師宴之舉。無論是師長們的愛心教誨,抑或同學們籌辦謝師宴所表達的感恩之心,師生之間都具有一份情感。沒有感情的人是麻木不仁的,兩人心中有感情,心靈才能相互感應。感恩固然可以通過言語與活動形式來表達,但內心真誠的情感更勝於一切。師生間真誠的情感可換來一生美好的回憶。

 

出席了第十七屆這批畢業生的謝師宴,我特別感動。這批畢業生今年全部都上我的《史記》課。一學期來的互動,無論是真情忘我的講課或腦力激蕩的分享,都讓我特別喜歡這一批的畢業生。當然,出席謝師宴時見到他們準備了各式各樣的感謝師恩的節目更是令人感動。他們在舞臺上扮演自己從懵懂新生到成熟畢業生及惟妙惟肖地模仿老師們的上課情景,正是他們心裏真實的感受。此外,他們還特別安排了全體師生到戶外點蠟燭,以點燈象徵薪火相傳。又為中文系老師們各別畫了一張卡通人物的肖像,傳神地表達老師們教學的特徵。最令我感動的是在節目尾聲時,全體同學列隊向老師們行最後一次上課「三部曲」:起立!行禮!謝謝老師!過後,許多同學也留下了眼淚.....

這次謝師宴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李殷樂同學代表畢業生們朗讀了一篇向老師們致謝的文章。我很欣賞他用真情念出了同學們的心聲,故特別要求他把這篇謝師致辭稿放在中華研究院的網站,一為紀念,一為示範,以昭顯中文系的傳統及人文精神。(文:黃文斌)

 

李殷樂同學代表第十七屆中文系畢業生致謝辭(13.04.2013

剛剛的《分享》和《真心英雄》實在唱到我的心裏了。這些或許都是一些老師們大學時代的流行曲。我們用我們的真心來辦這次的謝師宴,感謝老師走進了我們的生活;今天的謝師宴是我們將我們的「真心」,呈現出來與老師「分享」的一個舞台。那麼多屆的謝師宴中,我們的謝師宴雖然樸實無華且簡單得很,卻有我們對師恩的真摯感謝,也有我們的萬般不捨。

 

進入大學以前,前輩們總說大學靠的是自己,老師扮演的角色少了。三年將屆,我卻說老師對我們三年的大學本科生涯來說太重要了。老師們教我們欣賞的一首詩、一篇文章,教我們分析的每一部小說、哲人,向我們述說的每個歷史、思想,都成就了今天的我們。多年後叫我回想起大學的三年,腦海中出現的必定是老師們在課堂上侃侃而談的身影,老師們在報告、論文稿紙上的每一句批語,和老師們課堂外的關懷。中文系三年是一個倉促的旅途,老師是那個永遠不辭勞苦的導航人,在我們學習的道路上為我們遙指就在不遠處的彼岸。而如今即將步出學術殿堂的我們,對永遠和藹、慈愛的老師們,除了不捨仍是不捨。

中國傳統學術之所以有溫情,就在於對「師恩」的重視。這種重視,我想往往是建立在學生和老師之間的一些細微回憶。這些回憶都是往後我們想起老師們時,能夠勾起我們嘴角笑容的一些美麗精粹。余英時著有《猶記風吹水上鱗》一詩紀念恩師錢賓四先生,還記得當時他和錢穆先生看電影時,錢穆先生落淚的情景;馬亞中懷念起他的恩師錢仲聯時想起的是他字體潦草差點被挨罵的往事;錢文忠記憶起季羨林先生時腦海出現的是那一年他們師生二人給馮友蘭拜年的經過;劉小楓紀念宗白華教授,不自覺想起的是宗白華在湖畔漫步的身影。畢業以後,我們還會記得老師們的哪些趣味與往事?我想,老師教、我們學的日子裏,窗外一只白鷺飛過也是值得回味的。

最後,在這麼一個感人的氣氛下,感受的太多,能講的太少。我相信在場的每一位同學,對老師們的感謝,大概也是千言萬語,心頭點滴吧!最後,我謹以班代,也是拉曼大學中文系第十七屆畢業生代表的身份,為老師獻上無限的祝福,與滿溢的謝意。(文:李殷樂)

 

Last updated: 07 Jun 2013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