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报〕孙和声先生力倡「公民国家」理念
由中文研究学会所主办的「人文与民主」系列讲座第四回,有幸地邀请到了知名学者孙和声先生担任主讲人

 

 

 

由中文研究学会所主办的「人文与民主」系列讲座第四回,有幸地邀请到了知名学者孙和声先生担任主讲人。这场题为《多元族群社会的建国理念》讲演会68日,A003视听室进行。

 

对于这个切身课题,孙和声先生个人认为我国建国多年后,概念一直不明确。因此此次讲演会将围绕着两个主要概念,即国族国家(Nation State)及公民国家(Civil State)谈起。

 

首先,孙先生以我国历史事件为例子,带出了国族国家的概念。国族(Nation)是一个多义词,可指国家、国民、部族、部落及先住民。当它与国家(State)联合运用时,就形成了一个专有名词,即「国族国家」,一般上也翻译为「民主国家」。其专门意义为「国族合一」,强调一个国家,一种语文,一种语言,一种文化。此概念起源于1789年法国大革命,多个欧洲国家如西班牙、意大利等皆采用其为建国理念。在推行的过程中,人民的多重理念将被磨灭,进而产生单一思想,从中达到「国族合一」的目的。在法国的影响下,二次世界大战后,许多新兴多元族群国家都吸收了相同的概念,包括我国。我国掌权的精英也以此为蓝本,作为建国理念,进而希望能将我国多个族群统一管制,形成了一个共同体。

 

孙先生认为由于「国族国家」概念偏向严谨,导致了我国族群间发生了一些不必要的问题。因此,他提出另一个选择,即「公民国家」。孙先生表示从十八世纪以来,大部分现代国家都是建立在公民权的基础上。「公民国家」的概念始于古希腊,在古罗马时期经历了一次的演变,从注重于少部分人民的政治参与,转化成了一种强调给予人民法律保护的理念。在经过了几次阶段性发展后,「公民国家」的概念也逐渐成形。它强调民权,以不干涉其自由为基础,赋予民众政治权力,让他们可以参与国家的建设,决定自己的未来。以我国为例,孙先生提到在我国的独立过程中,「公民国家」的概念也已经慢慢渗入了。在这个发展过程中,1946年,即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人的再次占领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分水岭。在当时,英国人曾提出了一项名为马来亚同盟(Malayan Union)的政策。这项政策重点在于单一公民权的制度实行,只要是马来亚公民,不分种族,就会享有平等的公民地位。这项政策在当时遭到了马来族群的反对,最后被回收了。虽然如此,这项政策还是对于我国后期的公共政策走向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也早早地奠定了我国现在格局的基础。

 

对于现代国家来说,所谓「公民国家」的概念是建立在权力与义务」的基础之上,并强调法律的平等。因此在非建立在「国族合一」的情况下,人民的爱国心往往受到质疑。对此,孙先生特别指出人们是会对于自己从小生长的环境产生自然的情感,再加上只要能享有无差异,无等级的公民权,爱国之情必然得以自然产生,进而国家也能取得进步。

 

在孙和声先生的引领下,在场来宾除了对于世界史及我国独立史进一步探讨,愈加深入了解联邦宪法的当代意义。(叶浚贤 叶浚琪报道)

 

 


Last updated: 14 Jun 2011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