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解义


馆藏书码:Chi  PL2466  Z7 H83  2004


自来对《诗经》的研究,只能依靠传世典籍。而有关典籍最早也不超过汉代,汉以前《诗经》是什么样子,先秦学者怎样看《诗经》,我们一无所知。1994年5月,上海博物馆购得一批战国竹简,曲阜师范大学黄怀信教授对其中的《诗论》进行了专门研究并写成专著,这就等于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审视《诗经》的窗户,为我们理解《诗经》的本义提供了宝贵的借鉴。《诗论》引用了一些《诗经》原文,这就提供了与传世典籍相互比较的文本,可以校正传世文本中的误字。如《小雅裳裳者华》,而《诗论》作《棠棠者芋》,毛亨传:「裳裳,犹堂堂也。」由此可知「裳裳」、「棠棠」都是「堂堂」的假借字。读黄书,有助于对孔子以后《诗》学传承的了解,这是学术史上的重要问题。还可以直接了解《诗经》在秦火之前是什么样子,把毛诗以及齐、鲁、韩三家诗与之互考,可以在更大程度上接近《诗经》原貌。这包括对篇名、排序、文句的考订,也包括对诗大序与小序关系的研究,还包括对《诗》本义的理解,拨开所谓微言大义的迷雾,纠正有汉以降的传统误说,恢复《诗经》的本来面目。《诗论》的发现,刷新了中国人研究文学文本的历史记录。过去一直以三国魏曹丕的《典论论文》为中国文学批评史上最早的诗论专篇,战国竹简《诗论》问世,无疑为重新审视传统文学批评,正确考量文学批评的产生发展,深入探析传统文学观念等等各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证。(李国正师)
Last updated: 06 Jul 2011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