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学关》毕业生感言

求学关

李小柳

 

      2018年,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年。

 

      这一年,我终于把折腾多年的硕士论文完成。这一年,我经历了令人忐忑不已的论文答辩。这一年,我把论文该修改的地方都尽我所能地修改了。这一年,我也顺利生下了第一个宝宝。

 

      从上大学开始,我就觉得论文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是一道最难越过的槛。上课、念书,对我来说是相当享受的事;考试、作报告,于我而言也还算可以应付;唯独论文,是我一直以来的梦魇。曾经以为,我绝不会成为研究生让自己再度陷入写论文的水深火热之中。但进入职场没几年,我就自己推翻了这曾经的以为,报读了拉曼大学中文系的硕士课程。

 

      上课期间,我不仅获得了知识的灌溉,也得到了不少思想上的冲击,开拓了自己的世界观。在完成了硕士课程的几门课之后,我又来到了论文这最后的一关。这一关很难过,已是意料中事,但意料之外的是,我竟然“卡关”卡了这么久,以致我不止一度认为自己恐怕要成为“关”下魂了。

 

      也许,是煎熬到了一定的程度;也许,是重重压力下的紧迫感;也许,是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点不甘,迫使我在最后关头总算把难产多年的论文完成了。对此,我要感谢我的父母、家人对我的诸多体谅与无条件的支持,尤其要感谢我先生一再地给予我鼓励与肯定,以及我的论文导师——郑文泉老师始终都怀着一颗“仁心”,一而再,再而三地将我从冰窖中拉起,给予我继续走下去的指引与资源。而不可思议的是,我这论文的大部分篇幅,都是在我怀孕期间写出来的。我想,那腹中的小生命,大概也给了我不少灵感和勇气吧。因此,我也要谢谢他。

 

      在得知自己终于可以在2019年3月毕业、获得硕士学位的那一刻,我那心头的巨石总算落了地。这不仅仅是一份学位的荣誉,更让我尝到了坚持的苦与甘,也让我完整地走过了一小段学术研究之路。虽然时间长了些,虽然这份成就如此微不足道,但至少我无憾了。这一路走来,虽然艰辛,但我学会了一种实事求是的求学态度,它不华丽、不夺目,却那么样地踏实,足以让我沉淀心情,向下一段人生旅程迈进。

 

Last updated: 04 Jun 2019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