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感言》毕业生感言

毕业感言

游杰华

 

      学术研究从来就不是一条平坦康庄的大道。研究者须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坚决的意志与毅力,才能跨越多重障碍,克服困难向前迈进。老实说,我所面对的难题,不只是时间上与心理上的,也包括健康问题,真可谓步步难行步步行,阻碍多多。

 

      报读中文博士课程,时间点大概是在2009年至2010年间的事,那时我恰好被丹戎马林教育大学(UPSI)录取成为合约讲师。退休后能获续聘,自然又是另一番拼搏,而且是在新的领域。就这样,我在UPSI一年复一年为备课、批改作业、评审实习教学而四处奔波,并处理远距课程(PJJ-Pendidikan Jarak Jauh )的开办而忙得不亦乐乎,我只能“昧着良心”将书写论文之事搁下,心里忐忑不安。

 

      五年半之后,我终于从UPSI退下。有一次与许文荣老师偶遇,且在尴尬的情况下告诉许老师,我还想继续我的博士论文,不想放弃。想来也是,既然已修毕了几门必修的博士班课程,回想起下午一点左右须从丹戎马林赶赴金宝优大上课的 “艰辛”路程,就觉得没有放弃的理由。此外,在UPSI待了几年的时间,也领略了没有博士衔头那种矮人一截的“心情”,心里很不是滋味。就这样,雄心再起、斗志油然而生。

 

      论文课题放下太久了,没有头绪该如何从新开始。终于带着不安的心情开始拜访阔别已久的金宝优大图书馆,每次都借大约八、九本参考书,加紧消化。我的论文题目是《马华文学与台湾文学自然写作比较研究》,要分析与比较这两地的自然写作,大量阅读与分析这两地自然写作作品非常重要;另一方面,也得从自然写作,尤其是台湾的历史与文化背景、环境与气候等因素着手,以了解台湾自然写作萌起及蓬勃发展的多种原因。至于马华文学的自然书写则较难掌握,因为马华文学的“自然写作”缺乏理论框架的支撑,多属于业余书写,不像台湾有自然写作选、或个人自然散文集;马华的自然写作多偏向环保意识书写,可是其中也不乏一些自然书写作品;写作人的意识有时总是不谋而合,因为喜爱自然环境是人的天性,马华作家喜爱与自然生态互动的也大有人在,这是两地自然写作之所以能契合、比较的原因。因此,从阅读、剖析与比较两地关于自然书写(或环保意识)的作品中,梳理出两者之间相同或相异之处,然后再做个总结。因此,举凡文学作品,只要和论文题目相关的,都在我涉猎之中;当然其中也包括一些哲学的、学术的评论文章,不论是中文的或英文的,都是我阅读的资源。在掌握了足够的资料之后,我开始了论文书写,过程可说耗时费力,真正体会到做学术论文的艰辛。

 

      正当一切往好的方向发展之际,突然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2017至2018年间,健康出现了问题。有一次因跌倒脑部受伤的旧患来袭,脑部扫描发现后脑有点溢血;专科医生认为血丝细小不做手术也行,身体有自愈的能力,我当然同意。病情有点像轻微中风的现象,不但记忆力衰退,也没有驾车的能力。在疗养期间,我给自己请了病假,混混沌沌地过了两三个月。2018年6月间,我又再次轻微中风而导致手脚乏力,走路时不但拖步,而且手掌拿什么掉什么,要穿衣脱衣也困难。我当时非常颓丧,以为从此要跟论文告别;我当时曾向许老师暗示可能要放弃书写论文,我以为我这次可能跨不过去了!脑部扫描后发现有新的溢血,幸亏血丝细小。物理治疗了一段时间后,慢慢地手脚才恢复知觉与能力。继续书写论文,也开始吃降低胆固醇药丸。

 

      意志消沉了两三个月后,双手再次能在电脑键盘上跳跃,可说是不幸中的大幸!拼搏之下论文终于完成,而内审核和外审也通过,我完成了夙愿。此次能完成我的博士论文,我得感谢我家人尤其是我太太的悉心照顾,让我能重新恢复健康,有能力继续书写。此外,我也非常感激许文荣老师的指导,在关键时刻他总能提出很好的建议,让我能紧贴论题提升论文的素质。书写博士论文让我吃尽苦头,却也尝到成功的滋味,此生无憾。

 

      此时此刻,我只想到处旅游,放松紧绷的心情。

 

      祝福大家2019年能更上一层楼!

 

 

Last updated: 17 May 2019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