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梦想走成理想.在陌生里惊讶自己》毕业生感言

把梦想走成理想.在陌生里惊讶自己

刘海莲

 

      读博的“梦想”,需要耗费许多真实心力、精神去把它属梦的部分抽丝剥茧成可触可及踏实的“理想”。

 

      写论文的过程,既是一个险境,又是一片火海。我常窘迫地追问自己:“那把一个做饭的女子拿到火上去烤的人,不就是你自己吗?”

 

      这片火海,却给了我浴火重生的视野与生命力。不是指写完论文就获得学者的荣誉与待遇,而是我内在的生命由偏执极端返回中道中肯;由混沌紊乱归入逻辑清晰;由浮躁动荡进入沉淀与沉着。

 

      写论文的过程里,大部分时间我闯入古书世界,那里总能让我产生一种由衷的感动与怦然心动。有者承担着沉重的社会责任,运用大智慧救苦救难;有者踩着乡野人间情味,吟诵天南海北;有者用最真的本性情欲,尽情享受人生欢愉。那么遥远的语境、对话,却常能鼓励我当下的行动--每一种人生,都离不了耕耘的必要。

 

      把论文耕耘至收成的阶段,不惑之年早已远矣。友人问我:“你要步入老子说的‘大方无隅,大器晚成’的境界么?”我当然知道,一介女子如自己,成不了大器,入不了大匠之门,更永远形不成风起云涌的大气象。读书以至于写论文,对我最大的吸引力,是一种求知,以及回应来自天上的一种感召力;得着无涯里有限之知识,再以至善、宽厚、成全的心,而且健康地、持续地与年轻世代对话,那将是一种快乐的生命情调与理想。

 

      我的中年人生,曾经陷入一片迷失自我的大混乱中,上帝以读书服侍生命的吩咐,让我在读博过程中获得生命里清晰的优先次序与逻辑,然后再把这一种清晰次序与逻辑转换成水银泄地般的气势和节奏,如此,知识赋予我的存在价值,也就出现了。

 

      读博,于我,是一项惊讶的祝福:惊讶知识那么深厚又无涯;惊讶自己的驽钝也能被毅力雕琢;惊讶那些马蹄箭鸣、呼啸惊叫的困境里,祂的恩典竟然仍够我用。于我,读博也是一种全方位的生命唤醒:唤醒混沌的人生方位;唤醒知识本性的存在价值;唤醒生命传承生命的感召。

 

      或许青春不再,或许生活困滞,或许职场哗变,我以过来人身份鼓励您:读书吧!您会在知识海洋里遇见陌生的自己,会在陌生里惊讶自己。

 

 

Last updated: 17 May 2019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