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懂得》毕业生感言

因为懂得

翁丽珠

 

      犹记得,毕业典礼前夕,万千思绪盘旋脑海。认识的朋友都以为我圆了自己的梦,祝贺我“梦想成真”。事实上,一切无关梦想,自己从来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梦。素来清楚知道自己的个性、追寻与方向,当初,报名读博,只是,单纯的一个念头:想做一件事,做好一件事,仅此而已。尔后,以为竭尽全力去做,兢兢业业,诚诚恳恳,就能顺利完成论文。而世事的版图,岂似想象中的蓝图?学术的道路更是纵横交错、迂回曲折、隐晦艰涩、让人感叹为学之不易,亦常有山穷水复、柳暗花明的错觉。

 

      从一开始,就了解自己的局限与不足。执着如己,仍是在浩如烟海的文献中一步步攀爬,在艰辛困顿的研究考察中匍匐前行。处在挫折非难与小有突破的时刻,一边怀疑自己的能力,一边坚定自己的信心。总是努力劝自己,过了就好,过了就没事,不必太难过。由始至终,一路保持着最初的热情与最纯粹的念头,誓要用尽全力拼出最好的自己,仿佛所有的疲惫与期盼都休戚与共。总算,坚持了自己的初衷,实现了自己的心意。

 

      过程中,曾因五十肩加上右肩摔伤而进行了整整一年的物理治疗。和蔼的医生总是一再提醒必须减少敲打键盘的时间。当时,脑海不时浮现打退堂鼓的念头。只是,以自己向来乐观的个性,这事,轻轻一笑又过了。或许,是因为心中常有一份若无实有的召唤:人,总是要寻找与自己内心相对应的东西,期待着自己私下认可的某种价值在现实中兑现。自己一直相信,人走到哪里便是哪里,日子总会把新的东西变成老的,包括所有的悲喜。

 

      这许多年,一直窝在儿子房间里最舒适的一隅。他在美国深造期间,我就在他靠窗的电脑空间埋头奋斗,也霸占了他那张大床的半壁江山。直到去年,才渐渐把重重叠叠的书籍资料收拾整理,然后昭告天下——完璧归赵。怎知这小子竟说:半夜睡醒,没踢到床上那一堆零散的东西,好不习惯!

 

      岁月沉积,人生知味,读博的日子里,学会了偶尔转身,偶尔抽身。从老师的身份回到当研究生的身份,即使年纪一把,仍是常常感受到研究院里一众教授导师对学生的亲切与关怀。站在不同的位置与角度,越发觉得:厚道很重要,涵养很重要,品德很重要,尤其是当教师的。一个人怎样做学问,怎样做事情,应该先有一个基本的条件,那就是:先认识自己。一直记得我们前院长何启良博士在某个场合中提到:不管你的学术成就有多高,永远不要忘记保持谦卑。听此叮咛,心中突然大静。

 

      几番风雨花开花落,水流花静,一样花开。此时今刻,内心是温暖和悦的。那些如切如磋的日子,成了人生一段难忘的记忆。期盼,从此,自己能有更宽广客观的视野,更圆融包涵的胸襟,走向更自在的天地。

 

      写此文,作为纪念,一种忘却的纪念或永远的纪念。

 

 

Last updated: 16 May 2019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