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毕业》毕业生感言

关于毕业

/ 黄慧菁 

  

我的毕业实感很早就出现了。

 

有次考试结束之后想给学校拍照,骑着脚车一路从图书馆停停拍拍地回到Block P。柳树下的脚车停车位,凹凸不平的石头路,LDK后面的树,礼堂外的斜坡,Block P楼下的石灰凳。都是我经常走的路。

 

考试时期的教学楼很是空荡,除了我再也没其他人。我记得当时的我安静地溜达了一会,好似在巡视自己的私有财产,忍不住偷笑。然而当我推开P004的门,摆满桌椅却空无一人的课室显得如此空旷。明明是意料之内的场景,心里却莫名有些抗拒。下一次再见课室被学生填满的画面,要等到我进入第三学年的时候了。

 

那是2017年12月,突然就意识到自己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

 

我想我是很喜欢这个地方的。每天至少三四个小时认真接受文学的熏陶,培养一些自己喜欢的新习惯,开始思考从前根本不会考虑的问题,留心人与人相处之间的细节末端。你完全可以感受到那么多来自异乡的人如何全心全意地投入这里的生活。他们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路线,知道哪家店的冰淇淋份量最大最甜最好吃,有什么好玩的地方都了如指掌,身处陌生的小镇却有不少记得他们的人。

 

每次听到他们把宿舍称为自己的家,都会发自内心觉得这群人真实的可爱。

 

我和他们一样,生活就这样过了很久,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一旦停止这里的生活会是什么模样。

 

实习结束以后的假期几乎每天写信。那天写到一半,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准备离开这里了,结果夜里失眠到天亮,整晚都是不开心的情绪。毕业信,说白了就是一个自己与某个人发起一场真挚对话并好好终结过期问题的最后机会,顺道好好祝福。想到有些人可能很难再见到了,这次写信很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说话了,就觉得好难过。开学后有次开车回家,想象了一下这是离开那天搬东西回去,感觉像丢下第二个家和一半的自己,就什么也不敢想了。

 

害怕离别,大抵只是因为还没准备好离别。

 

我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提前很久开始舍不得,毕业情绪的余额提前用完了,到了真正毕业典礼的时候,毕业实感反而没有毕业之前强烈。也正是到了真正离别的时刻,才明白离别其实并不是一件悲伤的事。

 

 那天很忙,和家人、朋友、同学拍照聊天,始终不得闲,在礼堂穿梭来去,每个人忙碌地很幸福。而当我抱着“这是最后一次”的心情跟同学道别,当我真正地离开学校,我非常清楚自己已经准备好、有了力量去面对没有他们的人生。我收到很多祝福,也只想给他们祝福。

 

但我会永远记得我在这里走过的每一条路,遇到的每一个可爱的人。一个地方只要刻下了记忆,就会有不可比拟的价值。我会一直放在心上的。

 

图:三年同窗。在与不在的,请你们,每一个人,一定要好好地过。

Last updated: 29 Mar 2019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