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哗非常热闹非常的中文系学生~畢業感言

 

 

被偷走的那三年

/沈汶沁

自从那套赚人热泪的电影上映,我觉得拉曼中文系的三年,也是被偷走的。明明是人生中十八廿二的黄金年华,我们在每天挣扎七点起床八点上早课中渡过;明明窗外阳光明媚,朋友都去郊外沙滩扮文青拍照po Instagram了,而我只能郁居图书馆里,眯起眼看史记小小的注释。或者我可以选择的,但是我太怕了,太怕考试不及格,太怕以后我要肩负的责任。

有同学说过,我是个死命都要将自己生活填满的人,甚至有片刻的空闲就会浑身不自在。中研会,节令鼓,华乐等,与中文系「话当年」还是颇投契的。可是之后呢?到更忙碌的以后,我还能分身于其他活动中,而不是只让中文科书进驻我脑袋的全部吗?甚至怀疑自己真的是在念中文系吗?

人生或许就是这样,有时候最重要的不是风景,而是陪你看风景的人,再平凡的地方也是美景。庆幸的是我有一班“无言独上西楼”的朋友陪我度过这三年,并肩作战并却扶持到最后。中文系的道路,因为有你们变得更美丽。或许所有的故事都有个结局。幸运的是,我们生活中每一个结局会变成新的开始。

被偷走的那三年,或许,有些人,在心底从没忘记。

 

 

 

                  图1:感謝父母                     

 

                       图2:感謝戰友

 

 

毕业进行曲

/朱慧怡

 

“选你所爱,爱你所选。” 这句话伴随我走过一年先修班和三年的大学路程。四年似过隙白骏,细数回想,却是漫长跋涉,间中容纳了数之不尽且难觅的记忆。

 

从来是身处离中文系最远的地方,它却坐落于我心之所在最近的位置。对它的情感极为复杂—— 热爱,却有一丝抗拒。我自认不是通熟中华文化的女子,却在填写志愿时将三则选项均留给了它。于是,就这么上了贼船。

 

船身一路摇晃,偶尔晃得我满头雾水,偶尔又被晃动得顷刻惊醒;偶尔钓鱼,偶尔任船只飘到很远的地方,一时迷了方向。最后还不忘在知识的汪洋里大肆打捞文人的智慧结晶,多么繁华的历程。可终究未及时坐稳 ,船就靠岸了。有点措手不及呢。

 

为何不后悔选择中文系?对于人生的诸多困境和疑难,我在这里寻得较为满意的答案。那是理商科无法带给我的。大学虽说不是职业训练所,然无可否认,它是思想改造所。我的本科并非专业技术的学系,却能在里头涉猎丰盈的学术知识,也取得修身立人的学问。从懵懂未知的傻子,蜕变成有些许忧患意识的青年,这是我特别感恩的一件事。

 

捧的知识越多,越发意识到自己的无知。因而在求学的路上,我似乎没有资格毕业,仅是刚好完成了课程。毕业,只是告一段落的形式。在人生的诸多方面,我也才刚入学。未来,兴许还有更多的毕业仪式要完成。在这里,我就先接过四方帽,作为一个记号或一个祝福。戴了四方帽,愿往东西南北,总在其中一方找到自己的定位。

 

大学生涯可谓人生最自由精彩的阶段。既有自由、充分的岁月去追求心中所属,又少有生活经济的负担。父母省吃俭用,从未给我买过名牌服饰,他们让我披上最昂贵,亦让彼此最感到自豪的,是毕业袍。这是我最感恩的一件事。

 

四年所获,我就光明正大地掳走了。

 

最后,献上夏宇诗一首:

<>

就走了

丢下脏话:

“我爱你们。”

 

 

1:四年同框·梦呓

 


 

初衷的延续

/黄雪儿

初进中文系,从没想过自己往后的人生也会在此领域深耕,那时候就一心想着实现自己的文学梦而已,只想跟文学更加靠近一点。

犹记老师们在第一堂课总爱告诉我们,中文系的课程大致分为文、史、哲三个部分,我尤其钟爱“文”的科目,不仅仅是酷爱阅读的习惯所致,也因为在文学作品里面更可以看见现实生活的折射。对我而言,文学作品最大的魅力就是考验人性,人的良知在阅读过程中不断地接受叩问,同时也必须去深思每个选择所牵引出来的后果,而后领悟出凡是凡人就无可避免地游走在人性的边缘。

在修读本科的这三年,固然不是每个科目都深得我心,各方面养分的汲取却有利于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唯有好学,方能博学。在埋头苦干的这些时光里,我最感激的是能够和一群志趣相投的同窗一同打拼,她们不仅在学业上优秀,还活跃于课外活动,方方面面所累积下来的革命情感是难能可贵的。真的非常感激这三年有你们,我的同伴们,婉婷、怡蕙、文秀、秉璇、韵卉!还有我们这一班名为“墨韵”的同学们,很感谢能够认识你们,这三年一起上课学习的日子,会怀念的,但愿你们未来前途似锦、事业有成。

最后,我很感谢每一位老师在我求学的路上所花费的心血和给过的帮助。作为一名老师很不容易,除了授课还需要处理许多职务上的事情,在学生敲门询问的时候,还需要拨出时间为学生们分忧解难。对于这份师恩,我除了感怀心底,只能藉由日后的成就来回报老师们了。在这里,祝福老师们幸福安康、桃李争妍、万事如意。

 

  1:我与母亲


 

大学四年

/容健辉

大学四年,始于基础班,还记得第一堂课是社会学(Socialogy)整个讲堂外百余人,与我一样等待时间准备上课。青涩的我依然摆脱不了中学时期的稚气,上课期间携带手提电话都总感觉浑身不自在,仿佛就像随时会被巡察员突击检查,然后没收一般。大学四年,终于大学三年级,最后一堂是文字学的研讨课课。还记得当时准备呈现大学生涯最后一份报告,而报告主要以古文字运用于现代广告中。当时班上除了我组与评论组,外加两位参与同学及老师,总和不足十人。这过程仿佛像人生的写照,出生时大家都会聚集起来迎接你的到来,死亡时则仅剩下最亲近的人与之相伴。

我经常认为我自己不像是中文系学生,我没有孔子要求的温柔敦厚,写不出李白将进酒,杯莫停后的诗,也唱不出李后主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哀歌,更不喜欢束缚于周公制定的礼乐制度中,因此爱玩爱闹的我,就像野孩子一般总是往外跑,去看外面的世界,认识外面的人。闯荡两年后,安份的回到中文系的课室,考虑许久,到底该如何改变系中喜爱躲在书中做呆子的风气?我与伙伴们一起尝试举办各类活动、交流会等,似乎也没有办法将大家从书里的世界拉出来,呼吸新鲜的空气。虽然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勇挫我当初桀骜不驯的目标,但起码过程中我所收获的相较我所失去的更为贵重,已经算圆梦了。

最后想要感谢每一位曾经教导过,或是未曾教导过我的教师,因为有你们,所以有了健辉在中文系中出色的表现。在此,也感谢维龙老师,循循善诱的指导,我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毕业论文。另外,感谢无言独上西楼的伙伴,虽然组名显得感伤,但一路前进有你们相伴,走在路上也是精彩着的。最后,墨韵我们这一班,我认为大家都是非常卓越又有趣的人类,我们有各式各样的才华,我们有各式各样的特征,正因为每一个特别的我们成就了不一样的中文系,亦是属于我们的时代。

大学四年,我是幸运的!

即使身边的人离离合合,但在不同的时候,遇到的总是对的人。

 

1:再会!墨韵的同学们。

2:生命中耀眼的一刻。

跑步

/林佩仪

有人说,人生就像跑步,有些人在开始的时候跟你一起跑,有的人在途中遇见一起跑,有的人在途中休息不再跟你同一个步伐,无论如何你都要自己跑到终点。在大学的跑道上,我非常谢谢有一路同行的“无言独上西楼”,中文系师友,拉曼大学华乐团团友以及在活动中认识的朋友。无论这跑道上有多障碍,大家都在坚持着,努力着,共同把任务完成。

特别感谢“无言独上西楼”的战友,健辉,汶沁和洺谦。没有他们一直在我身旁的带领和激励,我相信我今天难以有如此的满足感。一眨眼,我们就从懵懂的大一生变成了大三的老油条了。从懵懂到老油条,这得经历了什么啊?这得经历每学期的“抢时间表”,算出席率(我不需要算),做报告,呈现报告,评论报告等等。刚成了老油条,可以如鱼得水了,就说要离开了。纵然不舍得与时常见的熟悉面孔,那也得在这条分岔路口,跑向各自的人生啊。

如今,我留在金宝这个地方工作,昔日一起打闹的伙伴却已经往各自的方向跑去。今天的分离,让我不舍。但我相信,即使我们不再是跑同一条跑道,我们终究会在成功的终点站相遇有一句歌词说:“相遇是为了分离”,但我坚信“离别,是为了再相聚”。

我们会再见的!

1:今天的離別,是為了明日再相聚!

Last updated: 15 Oct 2018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