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要走了

/陈慧倩

 

论文进展一段时日之际,已毕业的学姐曾提起她的研究所心路历程:“我和BI曾有放弃的念头。你有吗?”“还真的没有,也不敢有这样的念头。之前已劳烦太多人来成就这份论文,若轻言放弃,实在对不住他们。”说白一点,也就是没有退路了,而这几年来获得的多方协助,都是修读硕士学位期间最强大的后盾。

 

口才差、脸皮薄,本非从事本地研究的好料子,首两回的访谈还是在论文导师陪同下进行的,当时的心情是——十分安心,外加九十分胆战心惊;对于访谈这回事,是打从心底抗拒的。受访人大多事务繁忙,访谈地点的往来车程也要四五个小时,因此每回进行访谈前都特别慎重其事,总得花心思准备十来二十道问题,才有信心与受访人对话,最后竟也因为论文而完成了九个访谈。对自己而言,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可思议啊。

 

法师说:“我的人生没有‘离题’这回事。都是因缘,随顺因缘”,天主教友人说:“所有发生都是有原因的,带领你成长”。若某天变得淡定,或许是因为已随顺了足够的因缘,或经历了足够的发生,而过往的喜怒哀乐,都应交由时间老人慢慢将之淡化。

 

毕业礼当天,妈妈笑成了一朵花。我想,我还是很幸运的。槟岛的晨暮与海风、太平的茶香滋味、南湖镇的文艺气息、金宝的山光水色,还有,想象中的甘马挽风光,才是应紧记在心的。

 

再会。欢迎常来看看,怡保的秀丽山川。

 

Last updated: 23 May 2018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