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那三年,毕业那一天

/廖秀莹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一日,我学士毕业了。九时,我戴着四方帽、穿着毕业袍,坐在敦林良实礼堂的椅上打了一个盹。同学给拍了下来,发到群组聊天里,电话把我给震醒,看了信息,我扬起嘴角,笑了一下,有点累啊!

 

四时,天未亮,我摸黑刷牙洗脸,戴上美瞳、抹了粉底、涂了口红,花了很长时间打扮。当我望向镜子,妆似乎有点浓,但我没时间卸妆重画了。

 

想起一个星期前到双溪龙分校拿毕业袍和帽时,就在想着,我该怎么以最好的样子向我这三年好好道别。坐在桌前看着干燥又分叉的发丝,我居然没想在这之前去弄个什么大波浪卷,还是负离子烫的。幸好姐姐醒了,帮我梳了麻花辫。也好,把那头厚重的头发给束起,免得自己给热晕,毕竟金宝是个很热的地方,真的很热。

 

我是二零一五年入的学,初到拉曼大学,参加学校准备的迎新周,一个星期内还真未遇见与自己同系的系友,还在想该不会没什么人报读中文系吧?开课第一天,独自找课室时,看到门外站着两个女生,开口问了才知道是同学啊!感动得都快掉泪了。回想老师在中文系的迎新周结束时提到,“这是有史以来,从迎新会开始至结束都没有新同学中途离场的一次,全员到齐,我们去中文系牌匾前拍照留个纪念。”

 

的确,我们的人数,是手指加脚趾都能算得到的人数。我就这样开始我的学士生活。

 

我是一个很难安下心的人,总是想抓住很多东西,什么东西也想参一脚,到处八卦、到处闹,当活动和学业同时夹攻时,睡眠不足感到痛苦异常,但我还是开心的。感谢在大学时期遇见了黄文斌老师和陈慧倩学姐,像个大家长督促我。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历史,小学中学的地方历史科目更是用红笔给填在成绩单里。可是,到了最后,我居然选择地方历史作为我的研究,以前的我怎么都没想到我会变成这样吧!的确,是大学三年的生活、老师们、同学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了我。

 

感恩那些出现在我大学生涯一起筹办活动的系友、一起表演的舞蹈团友、一起到台湾的游学团、一起吃喝玩乐取了奇怪团名的朋友。还有那些一起上课赶报告,一起参演州府和雷雨的同学,叶嘉莹、符诗诗、庄欣颐、卢薇贤、廖慧璇、林芷薇、沈司卉、黄明思、蔡美欣、钱蕴琦、颜依慧、苏玮豪、黄揩源、锺启轩、林华礼、黄贻琳、林卉纤。写到这,我并不是想筹字数,若真的为了筹字数,我一定也要把面包鸡、瓦煲鸡饭、肉骨茶、一号方舟、那一间、蛋包饭,把所有金宝美食给写进感言。

 

我是一个金鱼脑,总是丢三落四,我怕…我怕踏入社会,我怕工作忙得晕头转向,忙得让我忘记三年这一切,只能用这篇毕业感言,记下这一切。踏出校园,我们或许无法像之前一样全员到齐,每逢新年一起吃团圆饭,那就祝我们,重逢之时,我们还能待对方如初。祝我,祝你,毕业快乐。

 

卸下妆,洗把脸,生活…还得继续。

 

谢谢你的坚持

 

 

谢谢你的鼓励

 

谢谢你的到来

Last updated: 03 May 2018 by ICS © 2003 - 2019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
Legal Statement | Terms of Usage